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16/09/2021
三狮军团战衣/王晋恒(双溪大年)
王晋恒(双溪大年)

欧洲杯开踢,闲置许久的液晶电视重新被绿茵刷亮。多年以来,我和父亲分别是曼联和利物浦的球迷,但是一旦上升到国家队级别的对战,两个死对头就会站在同一阵线,支持英格兰国家队。两父子坐在电视机前看球,已经少了往日的那种激动。偶有前锋突围,一记抽射,偏离目标,我们也只是轻嗤一声,不复以往那般握拳跃起,大骂急躁的球员乱射门。

支持英格兰队的原因直接简单,无非因其自带最耀眼的明星光环,汇聚英超联赛各个俱乐部的最强球员。我还是小学生的那年代,从后卫Rio Ferdinand、John Terry;中场的Steven Gerrard、Frank Lampard、David Beckham;再到后来投入前锋位置的Rooney,可谓强强联手,每年都让球迷错以为冠军在望。

记忆中有一张父亲把我抱在怀中的泛黄合照,当时两人身着的,正是98年世界杯的英国战衣。盾形的队徽绣在胸口中间,印有蓝底白字的“ENGLAND”、3只蓝狮子及10朵蔷薇花。球衣的质地软绵通风,仔细端详,更有独特的纹路彰显那年代制衣技术的进步。后来英国队的球衣设计日趋简单,侧边少了眼花缭乱的红蓝色块,队徽时而偏左时而偏右,而红色的圣乔治十字旗每个赛季也会更换位置,变化球衣的整体观感。随着潮流的演变,球衣的剪裁变得贴身紧致,让球员竞速夺球时不再像以往那样臃肿笨重。

我和父亲的那组父子装,当时仍由双菱形的Umbro赞助,应是过季的设计,却也要价150令吉左右。所以父子一人一件英国球衣,也只为拍照留念,从不敢穿着和公园里的马来孩子竞技,除了深怕球衣沾染污泥,也担心技术的不济害英国队沦为笑柄。我拥有全场最完整的配备,却同时表现得最为差劲,其他人赤脚控球,轻轻松松就精准地把球传过我的胯下,绕过我的防卫。

父亲的英国球衣是Michael Owen传奇的10号衫,而我因为自知缺少偶像之魅力,往往只敢选个空号。后来更发现,支持英国原来是会招笑的。英国球衣绣着一颗闪亮的五角星,代表英国仅获一次世界杯冠军,而那次的胜利,又因决胜球的误判争议而变得不甚光彩。英国当年高捧的世界杯,还是胜利女神伸直双臂,手捧大杯的“雷米特杯”,而自从那次夺魁之后,英国队的表现长期以来都不太理想,遗憾频发——1998年,David Beckham狡猾地后抬腿,绊倒对手结果被红牌罚下,一夜间顿失“万人迷”称号;2010年,Lampard的关键进球被判无效;2014年英国队小组赛就惨遭淘汰……

于是英国队的颂歌〈三狮之歌·足球回家〉已经成了英国人的非正式国歌,其曲调不像一首出征曲,反倒更像是苦乐参半的自我调侃,承托球迷共同守候冠军的情怀。足球场上,不是每个球员都有机会站上彩花纷飞的颁奖台,但那些遗憾和命定,却也是值得传颂的佳话。回望足球历史时,总是令人想起那句“没有绝对的偶然,偶然注定了必然”,种种葬送英国人梦想的误判,其实都是无可回避的命中注定。90分钟的3声哨音一吹,胜负已决,失落的球员抱头痛哭,黯然离场,仅留绿茵上渐弱的光线。

未来球坛属于年轻球员

悲剧进行式到了2018年的世界杯才出现转机,那时我和几个大学朋友相约到麦当劳观赛,终于见证英格兰打入四强,但我们都不知道,以吾辈有限的生命,能否亲见“足球回家”的奇迹,让闪耀的奖杯重临英国本土。那场打赌,成了那夜星空下,一行人的青春梦语。

今夜,不过是三狮军团再度出击的第一场小组赛,控球率达六成以上,表现大致令人满意。这届欧洲杯的英国队队员都是陌生的年轻面孔,踢起球来都特别鹰扬跋扈,让我和父亲想起那年David Beckham技惊四座的“香蕉球”,还有Michael Owen冲锋陷阵的机巧敏捷。即使不被江湖人士看好,即使最后与冠军失之交臂,我相信未来球坛还是属于这班年轻球员的。

第56分钟,中场球员从右路突击,皮球传中,前锋接球长驱直入禁区,破门!现场气氛因为温布利球场的防疫举措而不怎么热烈,我和父亲的“Goal”亦只有简单的一个低频音节。岁月更改了许多生活细节,比如多年后再度和父亲看球,我终于有资格和他分析哪队的球路更稳健,预测哪个球员的表现会获得顶级俱乐部的青睐。我们大概不会再身着那件白色战衣,热血地为英国队卖命欢呼,只有昔年观赛的模糊印象,于每一届的大赛事时重新在脑海鲜活。不变的,始终是自阿公那年代开始,想在三狮军团球衣再绣一颗五角星的殷切热望,还有那份恨铁不成钢却始终不离不弃的支持和拥戴。

父亲
足球
英格兰队
球衣
王晋恒
分享到:
热门话题:
3天前
1星期前
1星期前
1星期前
2星期前
更多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