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17/09/2021
丁杰隆.告别政府更懂一切的年代
丁杰隆

政府其实不需害怕面对公众,认为这些“多事”的公众只在“找碴”,刻意耽误政府工作进度。因为在许多公务员的潜意识里,咨询公众仅是“程序所需”,对决策没有显著帮助,能闪则闪,能快就快。政府是时候改变这种主观认定。

雪州行政议会上周推翻撤销瓜冷北部森林地宪报地位,取消有关保留地上的综合发展计划,显示政府在落实重大决策之前应先咨询公众的重要性。正如雪州武吉兰樟州议员黄洁冰提到,此次瓜冷森林课题的重要教训,就是政府在任何涉及人民利益的决策上必须强化参与式民主,以及和人民互动。

实际上,晚近几年,不管是希盟还是国盟政府,在颁布重要决策后一再U转的事件,层出不穷。这些大U转政策,往往是在未经深思熟虑、充分咨询利益关系者下,由少数政务官和公务员在会议室里擅自作出决定。

我们必须面对现实。今天的政府,已经无法和独立初期的“家长式领导”政府相提并论。政府比任何人更懂一切的年代明显已经结束。套佐摩教授(Jomo K.S.)的话,其中关键是今天的政府团队里缺乏像过去般拥有庞大优秀、具专业知识、有意识且以公共利益优先的技术官僚(conscious technocrats),协助决策。

以前,马来西亚最优秀的学生皆会视进入公共服务体系为第一志愿,许多毕业自海外大学的大马年轻子民也乐意选择回流为国效力。马来西亚曾被称为“亚洲四小虎”,在1980至90年代取得高速经济成长,很大原因必须归功经济策划单位、贸工部、工业发展局等关键部门里默默耕耘的技术官僚。

然而,当我们再比较今天公共服务体系里高阶公务员的履历,教育背景却有趋向同质化和单一化,也不难发现大部分毕业自国内大学,这必影响政府的整体思考和决策模式。

再加上大多数的正副部长也没有显著或具说服性的教育背景和履历,并缺乏大量阅读和消化资讯的习惯,以至非常仰赖官员们准备的小抄,在国会里、在记者会上低头念稿的画面愈来愈常见。有者甚至无法掌握辩论,看看现任和前任卫生部长在国会的表现,就知道当中差距。

在瞬息万变的年代,政策制定的过程无法像以往一成不变,或闭门造车。政策的制定,必须具备弹性,持续动态演进,再也不能以昨天和今天发生什么作为明天应当如何应对的基准,而是必须进一步针对明天以后可能发生不同的场景推估,做出不同应对方案组合,才可避免决策失误,或减少U转的机会。

当政府不懂,就应该不耻下问,不要不懂装懂,或在犯错后甩锅给属下公务员。咨询公众,让公众参与决策并不是一件羞耻之事。仍有许多比政府内部更优秀、更懂得的人士,愿意协助政府进行决策。也许,能够帮助政府更好决策、说真话者,仅有在体制外。

玛拉工艺大学Dasimah(2009)和理科大学Zikri Muhammad(2015)等人的地方研究显示,大部分公众其实乐意提供政府意见,但政府显然还没做好准备,让公众在决策上有更多参与机会。

政府其实不需害怕面对公众,认为这些“多事”的公众只在“找碴”,刻意耽误政府工作进度。因为在许多公务员的潜意识里,咨询公众仅是“程序所需”,对决策没有显著帮助,能闪则闪,能快就快。政府是时候改变这种主观认定。

政策
丁杰隆
城乡大桌
地方政府
联邦政府
分享到:
热门话题:
5天前
5天前
2星期前
3星期前
3星期前
3星期前
更多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