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17/09/2021
蔡镇燊.前首相们欲卷土重来
蔡镇燊

大马人不应轻易忘记和原谅这一切。 接受这些领袖的行为,会损害我们的集体道德观,因为我们将他们的罪孽,转化为自己的一部分。

来届大选我们或许会看到3名前首相,在各自的选区再度披甲上阵,分别是:马哈迪(浮罗交怡)、慕尤丁(巴莪)及纳吉(北根)。这3人中,马哈迪应会竞选连任,慕尤丁再披战袍也在预料之内,而纳吉则是最不可能。

我们可从3人的动向中看出这点。马哈迪公开表示,他的政党斗士党将在下届大选竞选多达120个席位——毫无疑问包括他本人。慕尤丁则告诉他的政党土团党,他们会卷土重来,夺回属于他们的一切。至于官司缠身的纳吉,从不否认有意回归,并一直暗示那些出局的人,总是有机会再翻身——对他来说,是借助“Bossku”旋风。

3人蓄势待发的举动也告知一切。大家都晓得,如果您曾在现任政府中担任过要职,获得连任和升官机会就更大,这是公认的政治潜规则。因此,慕尤丁被任命为国家复苏理事会主席,是有道理的。早前也有传言,指纳吉或出任首相特别经济顾问,该职同样具有部长地位。至于马哈迪,他最近几个月,一直自荐成立国家行动理事会并由他领导。

想要再度回归是民主好迹象。由于希望再度掌权,3名前首相尽管不情愿,仍做到了让民主正常化,例如辞职、让步退位及和平移交政权。

然而,我认为允许3名前首相重返政治主流,存在一般、特定和潜在风险。

一般风险:集体失忆

首先是集体失忆的风险。当一名糟糕的首相不再掌权时,我们往往会忘记他在任内所做的糟糕事。随着时间流逝,我们逐渐宽容和接纳他的所作所为。更糟糕的是,我们开始认为“事情没我们想的那么糟糕”。

这在纳吉身上表现得最为明显。他失去政权后,刚开始几个月,民众是无情的,齐声指他滥权应被判入狱。尽管一开始对“Bossku”感觉厌恶,但精明的公关和持续塑造良好个人形象的活动,软化了这位前首相的形象。

今年初,当慕尤丁出现颓势时,纳吉开始在尖锐的批评中,说出我们的想法。许多人分享他在社交媒体上的贴文和公开声明。文内一贯可找到黑色幽默元素。

这点和我们3年前可接受马哈迪时,大同小异。反对党当时试图推翻纳吉,马哈迪被塑造成近乎圣人,极少人提及他任内22年的所作所为。当马哈迪再度掌权时,他以往恶搞政治、工于心计和狡猾的特征,间接造成希盟垮台。

同样的事情(洗白),也可能出现在慕尤丁身上。“阿爸”(Abah)的形象柔和但严肃,带有一丝不苟的讯息,即他会为您的最大利益服务,尽管现实相反。他无法处理卫生、经济和政治三重危机,将被重新定义,叙事方式是已本着良心,做出合理尝试,及“至少他不像其他人那样腐败”。当冠病疫情好转时,慕尤丁政府失败的阴影,也会被遗忘。

集体失忆一般无法避免,但这对3名前首相来说,另有特定风险。这引出了我的第二点:具体的道德风险。

特定风险:道德风险

3名前首相所犯下的过错,并不是一般的表现不佳,而是会带来严重后果的失职。马哈迪对我们的机构如司法、国会、警察、政府部门、政党等所做的一切,让大马人认为滥权和腐败非新鲜事。裙带关系、种族言论和不惜一切代价争权夺利等令人厌恶的做法,至今挥之不散。

至于纳吉,他的金融丑闻是全球最大的白领犯罪事件。我们子孙好几代人要付出数以百亿计的代价。现金为王的不当概念,已将政治格局推向悬崖。

慕尤丁同样严重失职。我们对疫情管理不当,全球排名倒数。卫生体系崩溃,将原可避免的死亡病例,变成无可挽救的悲歌;失业率飙升,企业以惊人的速度倒闭;精神健康和自杀问题创历史新高。

大马人不应轻易忘记和原谅这一切。 接受这些领袖的行为,会损害我们的集体道德观,因为我们将他们的罪孽,转化为自己的一部分。

潜在风险:改革停滞

最后,改革停滞的潜在风险也令人担忧。如果前首相们卷土重来,我们的制度永远不会真正改变。期待再度班师回朝的前首相,会试图打造其政治遗产和带来影响,阻碍我们向前迈进。您根本无法指望他们之中任何一人,会以真正的改革者身分回归,他们不可能摧毁自己亲手建立的制度。

也许我们永远无法理解失去权力的痛苦。有时,满怀有朝一日可重新掌权的希望,是舒缓痛苦的方式。但也许可通过担任一届国会议员,并和孙子们共度晚年的方法,来疗愈一切,再次强调,是当国会议员,不是首相。

首相
慕尤丁
蔡镇燊
我心向阳
纳吉
马哈迪
分享到:
热门话题:
3小时前
1天前
2天前
3天前
3天前
3天前
更多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