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17/09/2021
黄子豪.依斯迈的意外收获
黄子豪

时至今日,希盟如果要避免被政府牵着鼻子走,那么影子内阁和有效的政策对比、辩论就是当务之急。唯有这样,那才能让人民货比货,看看谁优谁劣。

比起他的前任慕尤丁,显然,依斯迈更有自知之明。他清楚了解他处在巫统、土团党和希盟的夹缝中;他现在只是一个全国大选来临前的过渡首相,一旦全国大选重新洗牌,他可能就此别过首相大位。

就以上的认知而言,作为一个政治人物,依斯迈已经比慕尤丁来得成功。西敏寺国会制是一个数人头的游戏。只要你不够数,那么无论出动什么手段,包括紧急状态、扭曲元首劝谕等,那还是弱势首相一名。依斯迈上任过后,以维持原本的内阁阵容暂时稳着国盟;然后和纳吉密商国家经济政策,象征性的给巫统大佬们足够的脸面。最后,通过历史性的和希盟缔结谅解备忘录,算是通过政治让利获取希盟有条件的支持。这么一来,希盟、巫统和土团党之间就形成了一个恐怖平衡的三角博弈阵势,而依斯迈则是居中的人物。最后,马来西亚历史上最弱势的首相,反而意外获得了308以来最大份额的议员支持,算是一个非常意外的收获。

当然,这一个意外收获,实在有太多的变数了。就以谅解备忘录中所提出的给予执政党和在野党议员同样数额的选区拨款,如果执政党要在这个条款上玩猫腻,那么只需要通过首相署拨出特别款项给予执政党议员,那就可以轻易凌驾于反对党议员所获得的数额。正如当初国阵在民联执政的州属里另外设立平行的联邦村委会,以和州政府委任的正牌村委会抗衡。

此外,对于国会改革,表面上看起来高大上,但万恶的魔鬼其实隐藏在细节里。首先,谅解备忘录固然阐明了国会特别委员会的执政党和反对党议员人数将更为平衡。但其实最重要的是赋予特委会实质的立法权力,当中包括让特委会成为国会法案的牵头组织,那就是在法案还未呈上一读之前就必须在特委会讨论和通过。然后在法案二读和三读之间的委员会阶段,国会应该取消全院辩论的形势,而应该赋权特委会作为核心组织,实现修改和调整法案中朝野协商的功能。

最后,经历一整年的政治动荡,想必大家都对议会领袖首相干涉国会议事程序的庞大权力感到触目惊心。因此,如果要真正改革国会,那么就必须限制首相在国会立法事宜中的角色。最关键的,就是把首相决定国会开会的日期、天数,议事议程的权限剥离,转交予国会特权委员会,让国会事,国会了。

虽然希盟和政府签署的谅解备忘录有不完美的地方,但是无可置疑,这是马来西亚宪政历史上的里程碑。依斯迈领导的政府虽然是基于政治现实而不得不伸出橄榄枝,但这也算是不破不立。至于希盟方面,他们更应该进一步的组成固定的影子内阁,确立影子部长以便监督政府的施政。还看政治发展史,一个强大、稳固和可靠的反对党联盟,是一个能向全民宣示随时有能力取代执政党的反对党。

时至今日,希盟如果要避免被政府牵着鼻子走,那么影子内阁和有效的政策对比、辩论就是当务之急。唯有这样,那才能让人民货比货,看看谁优谁劣。

依斯迈沙比利
希盟
黄子豪
花旗物语
谅解备忘录
分享到:
热门话题:
4小时前
16小时前
23小时前
2天前
3天前
更多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