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17/09/2021
Geraldine·电灯泡

骆瑶看着桌上亮眼喜庆的喜帖,突然有点反应不过来,呆呆的抬头看向交喜帖给她的那个人。

“这是……?”

“我和小善的婚礼时间已经定了,知道你不喜欢麻烦,所以就不让你当伴娘了,你到时只需要出席吃吃喝喝就行了,不收你礼金,还会给你一封媒人红包。怎么样?我们对你好吧,大媒人?”

骆瑶说不出现在是什么心情。

媒人红包……是想多谢她的无心撮合吗……

眼前这个男人叫陈子健,是她的好兄弟,而他口中的小善则是她的好闺蜜,他们仨的关系好到出门永远都是三人行。

然而,都说混搭型的三人行久了就肯定会有一个落单,看到陈子健和小善牵手向她宣布恋情的时候,骆瑶只觉得此话不假。

看到他们十指紧扣,她呆愣了几秒,脑子也混乱几秒,最后选择忽略掉内心一抽一抽的疼痛,大方给予祝福,连表情管理都做得十分到位,仿佛她只是一时接受不了两个好朋友背着她产生感情而已。

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是在极力隐忍,隐藏在桌子底下的手正用力的握紧拳头,指甲都泛白了。

这下子,一直藏在心里多时的秘密就彻底变成永远都说不出口的秘密了。

此后,每次只要有什么值得庆祝的节日,他们都还是一样三人行,但是到底他们之间还是有些东西改变了。比如,以前是三个人一起嘻嘻哈哈的走,现在则是两个人牵手走在前头,一个人落单走在后头。再比如,以前是三个人的话题怎么聊也聊不完,现在却是两个人有聊不完的话题,剩下的那一个愈发沉默。

骆瑶有时候觉得自己挺可笑,明明自己现在已经是个局外人了,可就是再心痛再难过也舍不得离开,甚至还坏心眼的等着在他们关系破裂之时插一脚进去。

直到眼前这张喜帖的出现,正好就如同从天而降的一盆冷水,让她瞬间清醒,也让她清楚知道,要自己大胆的横刀夺爱,插足进他们的关系,她做不到。

既然做不到,就应该放手了,不是吗?

不过,这个红色炸弹是不是有些刺眼得可怕?不然为什么她会红了眼眶,鼻子也开始酸酸。如果不忍住,只怕她来之前内心早已建好的把所有负面情绪围起来的高墙会瞬间坍塌,眼泪会如洪水似的冲出来,到时就难看了。

她以为,女朋友和好兄弟只是一线之差,只要她再努努力就肯定能和他在一起,可是她却忘了,对他来说好兄弟就只是好兄弟,永远都不可能变成女朋友,隔了一条线就是隔了,那是一条永远都无法跨越的线。

她也以为,自己肯定能做得很好,既能藏得住心里的喜欢,同时还能保留和他们的友谊,可那也只是她美好的想象,她根本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酷,那么善于处理这种关系,更没办法看着他们在一起。

她不确定自己极力控制的情绪什么时候会爆发,与其搞得大家到时不欢而散,还不如趁着还没撕破脸之前退出,日后再见面也就不会觉得尴尬了。

该来的还是会来,该放下的终该放下。

“恭喜,终于要结婚了。”骆瑶在他期待的目光中强装镇定的拿起喜帖翻看,然后缓缓道:“不过,这个时间我刚好要出差,可能去不了你们的婚礼了。”

“改期不行吗?”陈子健看起来还挺失望。

“我只是小员工,公司安排的出差我也不能说什么啊。还有,我之后都会很忙,以后应该也没什么时间和你们联系。”骆瑶摇头,站起来朝他伸出手,“你们那封媒人红包我看不要了,在这里预先祝你们新婚快乐,你一定要对她很好很好,不然我不会放过你。哎呀,我这个电灯泡,也是时候退场了。”。

语毕,骆瑶微笑着离开了。

再见了。

终于可以不再当电灯泡了,这个电灯泡她真的当怕了。

但愿所有人的三人行就真的只是不会超出友谊关系的三人行,没有人会落单,也没有人需要当电灯泡。

电灯泡
分享到:
热门话题:
更多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