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18/09/2021
淡泊明志的李锦宗/叶啸(前马来西亚华文作家协会会长)
叶啸(前马来西亚华文作家协会会长)

我在念高中时喜爱上文学,开始写作投稿,自然也关注马华文学的动态。

当年,星洲日报及南洋商报每年元旦必推出厚厚的新年特刊,我第一时间必定追读李锦宗的年度马华文坛活动报导。

撰写马华文学史料的人不多,李锦宗从未停歇,每年都将马华文学出版刊物及活动详细记录下来。

90年代,我加入了作协,李锦宗也是理事,自此才有机会和他碰面。

每次开理事会会议,锦宗甚少发言,他似乎乐于当一个聆听者,这反映出他时时刻刻秉持客观的态度,对一些文坛上的人与事,从不擅加批评,无论是用嘴或用笔。

2008年我就任作协会长,和李锦宗的见面更加频密,可是他仍然和我甚少深谈,一幅与世无争的样子,淡泊明志的个性从没改变。

即使他患癌入院出院,依然不惊动他人,对于他的病情,我还得透过林玉蓉才知一二。

李锦宗的性格,和一般文人的愤世嫉俗,怨天尤人的作风大相径庭。他的文章从不锐利,他的为人从不浮夸,他总是实实在在地做人和写作。

2012年,我率领作协理事访问华社研究中心(华研),同意由作协提供马华文学史料,以供华研制作电子版和原稿存档收存。

我先斩后奏,过后才问李锦宗可否提供他手上的珍贵史料,以及一些前辈作家的手稿。我知道锦宗不会拒绝,也乐于促成这椿美事。他欣然付诸行动立马整理了好些资料呈交上来。可见锦宗的心愿,也是要将这些珍贵史料永远留传。

2013年7月,适逢作协庆贺成立35周年,当晚也是我卸任会长的日子。应届理事会配合马华文学节开幕,同时也举办亚细安动地吟,以及感恩晚宴,颁发文坛长青奖给二十多位资深前辈,李锦宗是其中一位实至名归的得奖人。

可惜当天他因动了手术而无法出席,我不能亲手颁奖给锦宗,实为一大憾事。

2017年锦宗逝世时我身在国外,遗憾不能参与追悼。回国后知悉他捐赠了大体,遗爱人间。这更让我肃然起敬!

自古以来,愿意献出大体的文人作家甚少,这也许是人死留名虎死留皮的心态作祟。偏偏,锦宗一生不为名,只默默奉献,他留下的何止马华文学的宝藏,更是一颗赤诚之心,让后人膜拜。

马华文学
珍贵史料
赤诚之心
奉献
分享到:
热门话题:
2月前
更多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