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18/09/2021
腌渍入味/颜书韵(永平)
颜书韵(永平)

文字之于好静的我,魅力总是大于声光,于是阅读写字成了我和语文交流的最主要管道。但学习一门新的语言,除了读写还得掌握基本的听说,否则片面不全,也只能算是学艺不专,或是被戏谑成“聋哑语文”,即阅读和书写毫无障碍,却听不懂说不出,无法实际运用于社交会话。

于是为了练习听力,我开始收听日语Podcast,看日本综艺访谈,甚至看渡边直美的生配信(网络直播),在半是对牛弹琴半是鸭子听雷的情况下首先慢慢习惯了日本人的说话音调和语速,即使还听不太懂,或是在简单的议题上可以明白个三四成,对日语老师常说的“语感”也稍微有了一点头绪。

接着再试图抓出那连珠炮的一长串音节中可辨的关键字词,这时我总是想像自己在用念力把耳鼓撑大,像是提升耳膜接收表面的敏锐度似的,细瞇着眼睛侧耳聆听,在淙淙潺流的水势当中卖力指认出河床底下的卵石形状。

听出了学过的字汇、连体词或句型,却因刚进驻脑袋的日语编辑部仍属刚成立的新部门,运作流程有待改进,因而从入荷、解构、转译、重组到输出都还是卡顿得像上个世纪的拨接网络速度,常常有头脑跟不上听力的有听没有懂状况。

至于会话,则像是整个换了根舌头,虽然用母语也未必能言善道,不过至少还算随心所欲,能尽量清楚地表达自己的立场或意见。

但转到日语频道,我的头脑大概有小学生程度,舌头却仍处在学龄前,奇妙的是,我对世界的理解未曾改变,却在弹弄起啊伊呜诶哦的嘴型时,从心境到眼界都会自动缩小至厘米寸光,仿佛回到牙牙学语的童年,看一碗饭是一碗饭,说一座山是一座山那般的直观且心无旁骛。

因受限于所学的词库和文法,词穷等于剔除了一切繁缛,间接简化了我惯用语的思考脉络。那些婉转感伤或激愤喟叹到头来也只能化作一句“悔しい”吧。

唯一教我稍有埋怨的,是长久来静默的读书写字时光,现在必须腾出位子给各色会话人声,允许它们登堂入室,和孤僻自闭的我喋喋不休彻夜漫谈。但我想这是必经之途,听说没有捷径,唯有熟能生巧,如日语的“日本语渍け”,把自己彻底腌渍在一个环境里,才能变得更入味。

语感
练习听力
思考脉络
颜书韵
分享到:
热门话题:
2星期前
更多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