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18/09/2021
黄泉安.希盟把命运交给巫统掌管
黄泉安

安华举例,备忘录里没有阐明希盟必须在信任动议中支持依斯迈,而希盟也从未认同签署备忘录后无需提呈首相信任动议,大家好自为之。

希盟与依斯迈沙比利政府签署“转型及政治稳定”谅解备忘录,尚未看到政府成员有何琴瑟和谐的气象,反而是巫统总秘书阿末马斯兰竞逐副议长议案触礁,阿末扎希/纳吉派系摆出此时无声胜有声仗势,山雨欲来不知日后有何动作。

另一边厢,大家看透希盟苟延残喘的种种动作。公正党是摆出严谨把关、若即若离阵法;诚信党是随波逐流,无甚主张;民主行动党则大幅动员四处做讲解,同时抢功自褒,更把政府谕令银行借贷免息3个月的吝啬措施,视为初步胜利。

很多人认为,希盟面对备忘录最困难的环节,是如何编撰一套论述,来说服内部党员和党外拥趸,不是老王卖瓜自赞自夸那么一厢情愿。

基本上,备忘录内容跟1个月前希盟所拒绝的慕尤丁政府献议,大同小异,现在行动党竟比公正党更积极敲锣打鼓,居心令人质疑。

反对党尖锐发炮者,是民兴党主席沙菲益(仙本那国会议员)。他在国会殿堂痛斥希盟忘了在野党本分,不提政敌偷取民意委托的旧事,竟与窃贼沆瀣一气,直言很多政治人物在“贪婪和欲望”驱使下,以不同理由来谋取职权。

对此,希盟主席兼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承认,慕尤丁的献议是“信任与供应协议”(CSA),而伊斯迈则将合作格式降级为“谅解备忘录”(MoU),这也方便在野党应对,对方若是出轨,希盟仍有出走的选择。

安华举例,备忘录里没有阐明希盟必须在信任动议中支持依斯迈,而希盟也从未认同签署备忘录后无需提呈首相信任动议,大家好自为之。

安华论调,获得黄基全(梳邦再也)和梁志坚(士拉央)的回音谷声援,重申希盟和政府签署的只是MoU而不是CSA,希盟拥有中途退出协议的自主权。因此,公正党必须坚定立场,确保反对党继续发挥对政府制衡的作用。

反观行动党各路领袖的论调,显得各取所需,宏观微观政论杂乱,立场与信息策略也严重失焦。

全国宣传秘书潘俭伟乐见跨党协议,因依斯迈获得反对党力撑,如今不须再向巫统“官司派”及土团党阿兹敏派系低头。

他承认,希盟错过了前首相慕尤丁的橄榄枝,导致巫统重返布城,但至少可从依斯迈身上获得第二次机会,制衡巫统。

全国组织秘书陆兆福则把谅解备忘录主轴,锁定于依斯迈政府任期长短与改革流程表。备忘录虽将明年7月31日列为期限,政府若是需要更多时间来实施改革议程,首相有权将全国大选拖到2023年期满为止。

行动党对备忘录阐释方式出现领袖数头马车各自走,显然也在党内部与基层掀起层层疑云。

因此,中央领导火急召集在线交流会,9月15日先与柔佛领袖对话,席间林吉祥颂赞潘俭伟、王建民与刘镇东联手铸成朝野备忘录居功不小;18日再对槟城桥头堡党员沟通,肯定也会上情下达,把争论抑压。

行动党这种忐忑心境,可从耆老林吉祥的伪善动作,看出端倪。

政论学者胡逸山于签署备忘录当天,在英文媒体评论希盟的最新举动,将会危害大马政治,启动反对党去势,导向灭亡末路。

林吉祥即刻以不点名方式回应,形容预早认定反对党势将消亡的政治分析家和评论员,显然不懂得历史。

林吉祥所谓的历史,是列举第二世界大战各国朝野领袖携手克制敌人的史迹,包括毛泽东和蒋介石统一战线对抗日本侵略者、英国丘吉尔和艾德礼组织联合政府对抗希特勒的德国纳粹。

毕竟,谷歌资讯仓库是历史照妖镜,大家知道,林吉祥过去曾多次引经据典,来为行动党政治立场与选项,自圆其说。

2017年2月15日及2018年2月7日,林吉祥分别于马六甲及雪州蒲种,借用毛蒋国共联手抗日的史迹做出师表,关键所差,是他没说明火箭到底想做再世毛泽东,还是曾经的蒋介石。当时,希盟共主安华仍在牢狱服刑,行动党主导场外论述,开始投石问路,广传希盟接纳前首相马哈迪,甚至将奉之为首相人选的决定,引来非议有如排山倒海。

普遍上,人民忧虑马哈迪一旦再度任相,他将恋栈权位而出卖希盟和改革议程,林吉祥却挺身为马哈迪极力辩护,并以本身政治节操作担保。

事实证明,历史对林吉祥是非常残酷,希盟虽入主布城但只消22月时光,人民对马哈迪的忧虑竟然一一应验。

马哈迪最终背叛希盟协议而想另组跨党团结政府,希盟不但从此失去安华任相的契机,大联盟的号召力也因而严受创损,其余皆是历史后话,无需多加赘述。

希盟搞到今日筹码散尽,落得勉为其难与敌同栖的下场,而林吉祥再三重提国共历史作挡箭靶,显得黔驴技穷。

他只提及毛蒋国共合作前半段,却将1949年中国红潮泛滥,毛泽东枪杆出政权,蒋介石落荒退守台湾小岛的下半段,完全抹杀,足见林吉祥的心胸怀抱,只是“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的短途心态。

讲到历史,大家可有读过明朝马中锡《中山狼传》描绘东郭和狼的故事?东郭先生把“兼爱”施于恶狼身上,救助被人追逐的中山狼,结果几乎反被狼所害而险遭厄运。后人就把东郭先生泛指对坏人讲仁慈的糊涂人。

上周,依斯迈以首相身分书面回答诚信党国会议员卡立沙末(沙亚兰)提问,证实联邦政府刻正草拟伊斯兰法庭(刑事管辖权)(修正)法案,务使伊斯兰法庭刑事管辖权全国正统化。

这条法案国语简称为RUU355,伊斯兰党党魁哈迪阿旺曾于2016年5月26日以私人提案方式在国会一读通过,随后虽被搁置,但对非穆斯林法权仍是一大威胁。

最近,掌管宗教事务的首相署副部长阿末马祖基沙里(伊党彭嘉兰芝柏议员)私自公布,政府将拟定4项新法令,包括管制与限制非伊斯兰宗教发展法令,以强化全国伊斯兰法,引起内阁异议。

伊党加盟内阁使出一连串宗教法令修订攻势,是朝野签约合作的无名禁区,希盟选择与狼共舞,一不小心就会晚节不保,变成再世东郭先生事小,背负历史罪人枷锁才算事大。

安华
希盟
黄泉安
开门见山
谅解备忘录
分享到:
热门话题:
42分钟前
1小时前
2小时前
6小时前
1天前
更多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