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18/09/2021
许俊杰.医生不骂人,除非太生气
许俊杰

“这种病人啊,真的让人很生气,都不知道他们去哪买这样多伊维菌素,医生没让他吃,他倒厉害,照三餐混进各种成药补品里吞下去。”

“又是一个不知道听谁讲,乱乱吃药,又不知道从哪里得到氧气机乱乱吸,结果都不能呼吸了才送来医院的确诊病人。”

祖儿是政府医院急诊部的医生,大半年以来都在救治确诊重症者。我和他在连锁咖啡馆里啜饮氮气冷萃甜茶,享受放宽后的第一次堂食惬意。他告诉我急诊部里的众生相,我想起这大半年处理过的类似新闻,竟是一一吻合的,医生所说的都真实不虚。

祖儿说,有确诊者看起来很健康,说话挺大声,一直拒绝任何疗程嚷嚷着要出院,手指一夹发现血氧已经跌穿80,是“快乐缺氧”;有确诊者上气不接下气,走进医院都气喘吁吁,同样嚷嚷着但却是吵着要病床、要氧气罩、要热水、要枕头、要冷气调低点;有确诊者倒是乖觉,挺配合医生的治疗过程,“这种病人反而让医生特别留意,这样卖乖肯定有猫腻”。

果然,祖儿说对了,这类确诊者往往都挟私带着一堆保健品和禁药,从普通病房起便把自己当炼丹炉般实验,把种种补品和禁药按三餐份量吞下去,结果显现一堆副作用,医生逼问下才肯说实话。

“这种病人啊,真的让人很生气,都不知道他们去哪买这样多伊维菌素,医生没让他吃,他倒厉害,照三餐混进各种成药补品里吞下去。”

祖儿说,还有一类确诊者被送进急诊部时就意识模糊,说话颠三倒四,却往往会返光回照说出真心话:医生啊,我是不是要死了?我现在打针(接种冠病疫苗),还来得及吗?”

“是,那天报章报道的,有确诊者进院后才求医生给他接种疫苗,是真实事件,我们都认识那位医生。”他说,新闻没有报道的是,这位在被用药昏迷灌氧前的重症者,没能挺过来,后来去世了。

每位确诊者都会说不知道从谁身上,从何时何地感染了病毒,祖儿说医生不会去追问这些,因为他们有更重要的任务,就是抢在病毒把肺啃噬得坑坑洞洞前救人性命,“病人反而会主动跟医生说实话,他们会说后悔不听劝,去了谁的家做过什么事、见过了哪位确诊者,埋怨那个人传染病毒给他,也后悔自己出现症状时没有主动检测,也不隔离,直到呼吸都困难了才来医院。”

“你有很凶很凶的骂过这样的病人吗?”我问祖儿,咖啡馆外有一家大小出来走街,一家大小的口罩就只盖着嘴巴,鼻孔都露出来。祖儿说如果医生很凶很凶的骂,可以骂醒相信禁药者、相信土方疗法者、相信巫医者、反疫苗者、和一切反科学反智者,那他肯定会天天插腰骂遍上述偏执确诊者,把温柔软语留给真正无辜重症者。

“医生不会骂人,除非太生气了。”说的是布城医院医疗专家拉菲达阿都拉医生在脸书开骂,剑指坊间一堆扮专家的“仙家”到处宣扬他们的邪说,从疫苗、伊维菌素、各种垃圾保健品、还在急诊部里点菜般选择疗法与药物的行为,都“击败”了真正的专家,气得她写下:这些仙家静静躲在山洞算了,不好再误人误己啊。

“真的!拉菲达说的都是真的!我就遇上了,还有脸说这是他的人权,否则他就要投诉我,写在脸书上实名举报我不跟着他的指示来治疗。我气不过,冷冷的说:快写,不然我怕你来不及写。”

这些比病毒更凶险的“仙家”,以种种邪说误导民众拒绝疫苗,要他们相信土方疗法,更“高级”些的就搬出不知道哪里搞来的数据,装成专家那样“分析”疫苗的无效性,然后狂销他们家的保健品、说什么国家都靠伊维菌素来治好冠病,对医院与医生的治疗不懂装懂,还比手划脚。

“一天天的,医院里的这些事真闹心,越来越多重症者来到医院说他们呼吸困难,医生不是一直叫你们去接种疫苗了吗?都重症到呼吸不来了,还来跟医生谈人权!”

“拉菲达骂得好:“当你的肺都坏掉了,血氧严重不足了,需要用药昏迷插管供氧,但你却拒绝医生这样做,没事,请你从医院里滚出去!

“可能有其它所谓的医生,可以在其它地方给你其它疗法。”祖儿说拉菲达说出了医生不敢说不能说的心里话,我坏坏的说:简单,反疫苗者、信土方者、信巫医信保健品者,去吧,确诊后不要来医院,去找土方,免得占用了医疗资源。”

专业的祖儿还是没说出狠毒的话,他举起冷萃饮料专用杯子和我碰杯,嗯,明白了。

许俊杰
文王曰咨
接种冠病疫苗
血氧
急诊部
分享到:
热门话题:
3天前
4天前
1星期前
1星期前
1星期前
1星期前
更多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