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18/09/2021
刘惟诚.谅解备忘录不利希盟?
刘惟诚

从理论上来说,这份朝野备忘录,其实是具有一定程度的法律约束力的。当然,你可以問,政府会守承诺?这个我就不知道了,这个确实只能交由时间来证明了,但我现在想说的是,我们不可能因为自己的悲观,而排斥任何可能改善现状的措施。

政府与希盟在马来西亚日前夕簽署的谅解备忘录,虽然已经事隔多天,但争议依然不断,政府被斥责贿赂在野党,希盟则被指责背叛支持者。

当然,更多的争议,就主要落在备忘录没有法律约束这一块,而在所有的签署方当中,希盟因为是在野联盟,也是有条件的信任供应者,因此所遭受的压力最大。

之所以他们会承受这么大的压力,是因为很多支持者会觉得,你要卖自己也要卖个好价钱,簽个没有法律约束的卖身契把自己卖出去,太窝囊了。

他们此刻觉得很受辱,但他们觉得骂政府没有用,因为他们从去年3月开始就骂了,心不累嘴巴都酸,所以希盟就在这次被大力批评了。

但这份备忘录真的没有法律效力吗?要谈之前,首先我们要了解什么是“备忘录”。

备忘录,在法律语境上,是“合约”(或“合同”)的初步文件,而且它的功能也正如其名,就是“备忘”。因为功能主要是“备忘”,所以备忘录通常只是证明双方开启合作的正式协议(agreement),其内容通常很简单,不包括细节,一般不会有利益互换(就是我很具体的以什么东西来换你什么东西),也不会有很具体的承诺。

根据大马合约法第10(1)条款,所有协议都可以成为具有法律约束的“合约”,而要证明其有效性有几项,即签署方必须互相认可(第13条)、不涉及威逼(第19条)、不涉及非法活动(第24条)、双方以文字形式落款,并且涉及具体的利益互换(第26(a)条)等等。

所以,一般备忘录之所以没有司法效力,就是因为满足不了具体的“利益互换”,而一般企业与合作方所签署的备忘录一般都是这类,双方签署的目的只是要公告天下,我们合作了,堵截对方吃两家茶礼,或者拉这边谈那边的可能性。

但如果满足了这个条件,备忘录算不算具有法律效力呢?有,这种包含具体细节、利益承诺的备忘录将具备法律约束力,双方拥有履行承诺的法律责任,若有一方违约,被违约方可以在法庭向对方提出诉讼。

至于政府和希盟签订的备忘录又是怎么样的呢?

具体内容我就不说了,因为我相信大家这几天都看了好多相关的报道和论述,但如果你细看的话,是可以发现这当中所涵盖的范围相当全面,比如备忘录将倡导成立一个由朝野合作组织的10人督导委员会,主导并推动首相在上个星期所提出的7大改革献议。

尽管进一步细节尚缺,但这项倡议已经相当具体,不属于构思层次(如果“备忘录“等级的层次,我举个例子,在这方面应该只会写“成立督导委员会”,不会细到人数、朝野份额、任免方法、工作范围),一些内容还包括具体的落实时间。

另外,根据网媒的说法,这份备忘录其实还包括了利益互换条款,就是希盟会以在国会里配合政府的重大法案(如财政预算案)为条件,来换取政府开启这一系列的政治改革。

这些都是相当具体、明确的内容,而且利益互换的条件清晰、直接,都已足以让这份“备忘录”登入“合约“的台阶,再加上这份文件由众多宪制官员、议长的见证,并由国会秘书处装钉、发布,这些都足以赋予该“备忘录”无形的司法效力。

所以,从理论上来说,这份朝野备忘录,其实是具有一定程度的法律约束力的。当然,你可以問,政府会守承诺?这个我就不知道了,这个确实只能交由时间来证明了,但我现在想说的是,我们不可能因为自己的悲观,而排斥任何可能改善现状的措施。

如果真的落实,甚至完成50%,也皆大欢喜呀,就算最终落实不了,这届国会的任期也已经剩下不足两年了,你下届大选可以送他回乡种番薯。

不过话说回来,有没有司法效力,其实真的很重要吗?对希盟来讲,根本一点都不重要,因为到时如果落实不了,这份备忘录绝对是希盟现成的大选筹码呀。

希盟
刘惟诚
纯粹诚见
谅解备忘录
法律约束
分享到:
热门话题:
4小时前
4小时前
4小时前
更多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