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19/09/2021
【沿途行文】年华世事两迷离/陈旭辉(亚罗士打)
陈旭辉(亚罗士打)
“金雀餐厅”每一个角落都是绝佳场景,让朝圣者忍不住逐一定格猎杀。

电影,是冰冷的;电影梦、梦工厂是有温度的,承载着匪夷所思、光怪陆离、天马行空,一切不在正常轨迹的,一旦有梦,都变得烫帖毫无突兀。

香港电影场景无处不在,赋予了旅人一个可以触摸的梦,许多人因为一个、两个或无数次浮现的场景,毅然推着行李箱来到这一个地方,去嗅觉去体会那一团不是固体或方方正正的梦,唯有亲身感受,才叫心向往之。

老生常谈的《重庆森林》已经深入骨髓,每一次想说“重庆大厦”什么什么的,总会错口说成“重庆森林”,这不是中毒太深,又是什么呢。走到中环最长半山扶梯,王菲捧着老板口中不健康的食物的蹲躲动作,许多戏迷一气呵成仿效不需take 2;冷漠的空姐周嘉玲在扶梯拖着行李,感触蹲下饮泣,让这个场景镀上一层光彩,久久不散。诚如导演王家卫说的,“在这部电影,所有的场景、所有背景,其实都在街角,如果这些街角化为人物的话,它就像目击者。在故事里,不同的人物,在同一个街角交叉而不自觉。”

寻找3个苏丽珍

在王家卫电影作品中,一共有3个苏丽珍,我独爱《阿飞正传》那个永远带着重重心事缺口的青涩女子。璀璨旗袍韵味流泄的《花样年华》苏丽珍以及流光式登场的《2046》苏丽珍,不是不喜欢,只是纯粹一个电影人物,无法跳脱出来,盘踞我心。

我迷恋“阿飞”的苏丽珍,但始终没有去过南华体育会的小卖部,把那支饮料咕噜喝下,留在那一分钟,或到卫城道那斜坡转角,重温超仔对苏丽珍数段对话,含蓄的关怀。

尽管如此,我还是去了铜锣湾兰芳道《花样年华》与《2046》苏丽珍与周慕云最重要的场景之一“金雀餐厅”。两对夫妻感情交叠出轨,周慕云在餐厅不停抽烟,整个画面在云雾中,试探性抽丝剥茧追问“你的手提袋在哪买的?我想买一个给老婆……其实我老婆也有一个一模一样的,她说是上司送的。”苏丽珍不停搅拌着杯子,紧接盘问周慕云,“你的领带在哪卖的?我先生也有一模一样的,香港没得卖,是上司送的”,一来一往的对话,把彼此疑惑一层层剥开。

第二次在“金雀餐厅”出现时,两人神色不再那么凝重,开始把一圈圈的暧昧晕开。“你帮我点餐,我想知道你老婆喜欢吃些什么”,“那你老公喜欢吃什么?”苏丽珍卸下防备,认真地在锯牛扒,每一口都塞得满溢。再下一幕,两人依然在吃着西餐,跳过了试探期的暧昧,去到了澄明关系,“今天下午为什么打电话到我公司?”,“我没事做,只想听听你的声音。”

若你是戏迷,让你坐在已经有五十多年历史的皮卡双人座,吃着“花样”套餐,再沉着的人,身历其境还是忍不住拿着手机把整个场景一一拍下来。那时,细心的好友,不停地帮我拍摄,不愿错失每一个细节场景,或许我们的快乐打扰了他人,又或者因为得到餐厅部长的鼓励与默许,所以拍得特别积极,结果一个情绪不佳的顾客,瞬间对着吾友咆哮,“你拍够了吗?”接着还有一连串发泄式的句子,因为说得太快,我们的耳朵都来不及接收。

原本如此尴尬的场面,可能会戏剧化般,整个画面忽然定格噤声下来,但实际上,现场顾客完全不当一回事,此起彼落的沸腾声音依旧延续扩展,既然其他人若无其事,我和好友鸣金收兵,坐回座位,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直到走出了“金雀”,才开始讨论那人的躁狂症,到底背负了什么压力,才会有如压力锅的沸点情绪。

你看,电影的画面那么的叫人心旷神怡,现实中的素人,只不过想拍摄自己心中的画面,就会出现极度反差的状况。还记得2014年第一次光顾“金雀”,那时是两间店铺打通,环境宽裕,没想到第二年就宣告停止营业接近一年,2016年再度营业时,已经缩小变成了单一小店,2018正式迁离到骆克道商业中心,改名“香港情”。周慕云与苏丽珍的人生场景没有去到2046,中途已成了消失的历史。

香港的电影场景,逐格地消失,你现在看到了,很可能下一刻化为乌有,所以当站在自己喜欢的场景里头,绝对不是“我曾来过”的擦身短暂曲,它会沉淀在我们人生的记忆匣里头,成为积年不散的一部分。

在电影海报下,吃着与戏中人同样的食物,每一口咬嚼的都是精髓。

王家卫
花样年华
香港电影
金雀餐厅
陈旭辉
分享到:
热门话题:
3天前
1星期前
1月前
1月前
更多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