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19/09/2021
萧婉思(吉隆坡)/北京有鼠族?
萧婉思(吉隆坡)

派屈克·圣保罗是法国《费加洛报》驻中国特派记者,2000年获得Jean Marin战地记者奖,曾在最危险国家工作(狮子山共和国、利比亚、苏丹等)。他揭开北京城不可言说的禁忌——那群蜗居地底世界的底层基础劳动力。书中第二章开头就写“现在我很确定,当初决定写一本关于鼠族的书是个错误。写这个主题面临的障碍太多、太巨大了!第一次在北京进行地底采访时,才几分钟我就被毫不留情地赶了出来……”(页49)。圣保罗一开始低估了打压异议与舆论不遗余力的中国共产党,很庆幸,这本书顺利问世。

2008年奥运前夕,北京政府展开清理“低端人口”行动,一夜之间,穷人区被夷为平地,这座城市也忙于大兴土木迎接奥运盛事,任何破坏国家形象的事物,包括活生生的人也必须消失。何谓北京鼠族?北京2100万人口,有700万是穿州过省来的工人,其中超过100万住在地底。中国与苏联冷战高峰期,毛泽东下令北京地底兴建避难网,当时约有两万多间这样的避难所。虽称避难所,这些地下城也拥有其他设施如学校、医院、商店等。随着岁月迁移,邓小平将这些避难所商业化,形成庞大的地下城。但后来北京房产价居高不下,外省民工无法负担,地下城就成了栖身所,也就成为所谓的“鼠族”。北大社会系教授卢晖说“跟老鼠一样住在地底的移工,他们的居住条件如同这类啮齿动物,只享有那么点自然光,有时甚至没有采光,生活环境相当潮湿。”(页33)大家或许认为鼠族都来自农村,这点苦不算什么。其实不然,北京鼠族还包括正在求职的毕业生和领着低薪的年轻人。这些人都有一个共同目的:追求属于自己的中国梦。

虽然圣保罗在探讨严肃议题,但他轻松有趣的笔法让阅读零压力。采访过程中,他除了常吃闭门羹,最大挑战在于隐形公安的监视。他在书中采访不同背景的鼠族,也一步步揭露鼠族背后隐藏的中国社会问题。例如中国的城乡户籍政策让这些外省鼠族无法享有北京城市福利、富二代与鼠族之间的极端贫富差距、父母出城赚钱遗留孩子给乡下两老照顾所产生的“留守儿童”等。由此,鼠族群体并非单一的隐忧,北京政府面对的是其背后千丝万缕的社会问题。

否认祖先真实经历可耻

鼠族也要忍受社会的冷眼看待。我想起前产业部长郭素沁的“马来西亚华人祖先是外劳”论前阵子在华社引起反弹,为什么部分华社会对此番言论反感?“外劳”二字背后的意思应该可以解释。“外劳”原指“外籍劳工”,意思相当中性,不知从何时开始污名化,演变成贬义词,代表着低等、落后、没文化。台湾移民署2019年决定将外侨居留证上居留事由的“外劳”更名为“移工”,因为前者带有歧视。所以无论是对郭女士“华裔祖先是外劳”论的反弹或台湾政府的更名政策,都一一显现了部分人类的自以为是。他们认为只要跟“外劳”二字扯上关系,分身就会矮人一等,这是何等可笑?低端不可耻,因为自己的傲慢而否认祖先的真实经历才可耻。

世界上没有一国的经济奇迹,不是由一群社经地位低落的外来劳工撑起的,我们不必以身为外劳子孙感到羞耻。晚清由于战乱与饥荒,中国输出数十万华工到世界各地(如到美国建造铁路淘金、马来亚开采锡矿、秘鲁种植甘蔗棉花或南非开发金矿)。南非金山大学仍收藏36具华工人骨遗骸,这批20世纪初到南非的华籍矿工,有家归不得,长眠于冰冷的收藏室,早已被世人遗忘。这就是低端人口,这就是那群撑起世界经济奇迹却被大部分人唾弃的外劳。若你曾对外劳或鼠族露出不屑眼神,建议你看这本书,看完也许会有一丝愧疚。

北京
鼠族
分享到:
热门话题:
6小时前
1星期前
1星期前
3星期前
1月前
2月前
更多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