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20/09/2021
【南北吃东西】胡须佬的堂食滋味(上)
文:胡须佬
[email protected]
**已签发(请注意作者是用笔名)**:柔:南北吃东西:胡须佬的堂食滋味(上)
光明正大的点心餐,不必打包,感恩呀!

进入国家经济复原期第二阶段的州属,终于开放堂食。
“堂食”这个字汇大量被引用,应该是新冠病疫发生后的事吧。一直感觉这个字眼用法感觉怪怪。一查,堂食果然源自唐代政事堂的公膳:“每朝会罢,宰相百僚会食都堂“。就是说朝廷开完会后,官员们免费享用的公家饭。

元代的《赚蒯通》更妙了:“为官的吃堂食,饮御酒,多少快活”。一言蔽之,堂食,在过去是带贬意的。

也不管了,在一个习非成是的网路年代,大家说了算。堂就堂吧,连感谢和感恩都没有分别的时候,堂食更是不值得争论。

开放第一天,先去方圆两公里一带的大小食肆巡视一番。胡须佬最大的优点就是怕事怕输怕死,当然还是不敢坐下来吃。第一站先去以往公事应酬常去的“堂食”中餐馆,在外探头一窥,平日足以摆满50桌的大厅,只有3桌见人影:两桌各一对老年夫妇,另一个是单身老头。各聚东南西一角,互不侵犯。3人年龄总和应该有400岁吧。趁还没被餐厅经理发现前撤退,以免被拉去填另一角。

楼下快餐店、酒吧、美式咖啡厅等还没开放,只有一家韩国餐可堂食,不过也不见人影。继续电话考察:问了几家常去的,大家都说观望。那时是8月尾,大多工作人员,尤其外籍员工都还没完成施打二剂。

加上如果有感染事件,消毒也是一笔大开销,餐厅重开,是一大挑战。

堂食
胡须佬
分享到:
热门话题:
2天前
2天前
2天前
4天前
5天前
5天前
更多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