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20/09/2021
张晋玮.疫情解封后的政治与经济
张晋玮

自由市场的概念在80年代盛行的原因之一,是因为人们发现当政府过度干预市场,它导致了经济放缓,通胀恶化,各国最后陷入“滞胀”的窘境。无论是政治还是经济,中庸之道都是成功的关键之一。

大马逐步“解封”,英国取消了防疫限制,澳洲维新两州放弃了“零确诊” 政策,开放经济已是大势所趋。解封后,经济增长会加速。联合国指出,美国的2021年经济增长预计高达5.7%,中国冲上8.3%,欧洲重回4%。

全球经济增长预计高达5.3% ,创下过去50年来的高点,但这算不上是一个经济成就,而是从谷底反弹。经济加速有赖于各国政府举债救市,据澳洲央行,发达国家的债务暴涨,与GDP比例接近二战时期的水平。

为了救市,大马的债务上限去年上调至GDP的60%。政府近日再次提议把它上调至65%,高国债将成为后疫情时代的特征之一。

世界各地开放经济的速度有别,新加坡与丹麦在疫情受控下解封,前者解封后确诊人数回弹;美、英的确诊人数高,但仍然逐步开放;香港与纽西兰坚持以封锁政策遏止病毒。

无论如何,对于经济开放的进度,它受限于各国接种疫苗的速度。据彭博社,全球接种了56亿剂疫苗,考虑到全球人口为79亿,这一个进度不算太差。

但当中,还有不少国家的接种率令人担忧,包括印度只有26%的人口接种了疫苗,大部分非洲国家也少于5%。相比于它们,大马超过 76%的接种率令人羡慕。

对于经济发展,疫情不是唯一的阻力,中美的贸易与科技战也在打击全球经济。疫情前,两国向对方的产品互加关税,美方还切断了某些中方企业的零件供应。

在疫情期间,各国的贸易关系持续恶化,贸易战蔓延至澳洲。后者多种产品遭到了中方提高关税,包括牛肉、红酒、大麦等。

疫情后,若贸易战不能得到舒缓,它会让物价上涨,提升通胀。若此事成真,它将限制各国用货币政策刺激经济的方法。举个例子,它将让各国陷入“减息物价高”和“加息伤经济”的两难状态。

政治方面,疫情期间,美国从阿富汗撤军,塔利班重夺政权,该国总统被逼逃到海外,此事让阿富汗政局动荡。在中东以外,各国的争端升温。近日,美、英、澳联合组织了一个新的“印太安全联盟”,它被指对抗中国,各国在印度太平洋区域之争一触即发。

《经济学人》将台湾列为 “世界上最危险的地区”,指出两岸关系的紧张局势升温。朝韩相续各试射导弹,双方关系也进一步恶化,朝鲜半岛的紧张局势升温。这些政治紧张情绪仿佛蔓延全世界。

在疫情中,各国政府带领人民抗疫,人民不得不对政府言听计从。无论是经济,社会还是人民的生活,政府都被赋予前所未有的权力,各国经济发展的方向似乎有所改变。

美国一方面以 “派钱策略” 刺激经济,另一方则提出 “向富人与企业加税” 以减低政府债务负担。两者可以被视为一种典型的“ 财富再分配”,崇尚资本主义者甚至可能认为是“劫富济贫”。

中国大事提倡“共同富裕”,国内掀起了一阵阵的“反垄断”与“反无良企业”风。对于这一场突如其来的政策改变,从科技巨头到补习中心,无不感受到它带来的影响。新政治理念似乎有从“自由市场” 转向了“政府主导市场”的迹象。

回到大马,希盟执政时提出了“共享繁荣”的愿景,从字面上看,它与“共同富裕”的说法相近。在疫情中,政府的救市方案算是稳定了股市和房市,但民间的“举白旗运动”凸显了贫者的困境。

从这一个角度看,疫情可能扩大贫富悬殊。在这种情况下,类似共享繁荣的政策有助于解决问题。

但凡事有利必有弊,自由市场的概念在80年代盛行的原因之一,是因为人们发现当政府过度干预市场,它导致了经济放缓,通胀恶化,各国最后陷入“滞胀”的窘境。无论是政治还是经济,中庸之道都是成功的关键之一。

冠病疫情
经济
政治
张晋玮
微观时事
分享到:
热门话题:
19小时前
2天前
4天前
4天前
4天前
更多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