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20/09/2021
张立德.开放和复课的最佳时机
张立德

我们追求孩子们最大的安全及健康。他们这一代经过此疫情,已经失去太多,缺失的部分已经难以追回,大人们所能够做的就是尽量权衡最适宜的方案,不让他们继续失去。

开放已是必然,问题在于我们做好了哪些准备?一旦放宽限制后导致疫情反弹,我们又愿意付出哪些牺牲和代价?

每个人对这件事的看法不尽相同。

趁着开放之便前往浮罗交怡度假的国人,有人视之为“敢死队”,当事人则认为本身完成了两剂疫苗接种,行程期间也会做好必要的防护措施,所以选择第一时间出外散心并无不可。

担心因为出游人群过多造成防疫破口,不选择这个时候出游“蹭热度”的人,可以继续留守在家,无需口出恶言。

当局在游客踏上岛屿之前设下重重关卡,从新闻报道观察,可谓滴水不漏。没有人希望看到“旅游泡泡”防疫出现漏洞,导致已经严重的疫情雪上加霜。

既然已经开放,接下来会有什么状况,无人可预测,所以应该先行沙盘推演,防患于未然。惟有事前万全准备才不会后知后觉,万一疫情因开放而反扑,才能快速反应予以防堵。

当抗疫来到这个节骨眼,为了民生经济,继续封锁不一定是完美的选择,不如权衡轻重,选择损失最小的变通方式。

在与病毒共存的概念下,定位冠病为地方性流行病后,就不再把焦点放在每日新增确诊人数,而是以重症者、入院者、入住加护病房者、需要氧气辅助者,以及死亡人数作为指标。关键在于我们愿意看到这些数字处于哪个水平?我们有没有能力把这些重症乃至死亡的人数控制在不危险的水平?

除了冠病,我们的医疗体系还需要对其他非冠病患者的病人提供医疗服务,防止医疗体系出现不胜负荷的情况也是值得关切的。

医疗体系以外,不能忽略纳入经济考量的因素。不幸发生下一波疫情,我们是否又循环之前的做法,那些仍未从开放中完全恢复的行业,还能够撑多久?行业公会及政府必须先计算得失,磋商下一步的应对方式,之前见步行步,一刀切的援助,恐怕已经不合时宜。

开放太快,有反弹的风险;持续限制,继续伤害企业,因此我们要做最适当的权衡选择。

诚如本栏上一篇文章所提,我们以为对冠病病毒的了解很深,事实却并非如此,我们以原始病毒为研究和预测基础所做的决策,现在恐怕已经不再适用。变种病毒改变了一切,甚至影响疫苗的效力。病毒不断进化,促使我们做任何的决策和选择,都必须亦步亦趋,沉着应对。

目前学校应该不应该复课?学校上课年历是否要延长?是一个比是否开放出游或者堂食?逛街及上电影院?更为棘手的议题!

一提及复课,无论主流媒体还是社交媒体的讨论区,几乎是一面倒反对。教育部之前发布调查结果,显示有70%家长及相关人士赞成复课的标准作业程序,更是被批评得体无完肤,很多人不愿意买单,认为调查缺乏指标性。

即使教育部赋予家长选择权,由家长决定是否送孩子返校上课,但是很多人还是把焦点放在当局很可能“搬动龙门”让更多州属学校复课,届时家长决定权等同虚设。

学校该不该复课?每个家长都有千百种理由,其中最击中要害的是,学生的性命比较重要?还是学业比较重要?这些讨论,或者更直接说是争论并没有交集,各持己见。

冷静来看,这同样是关乎教育领域的开放并没有完美的方案,摆在大家眼前的选择是,我们必须权衡得失,为不同需要的家庭及学生做适当选择。

教育部已经做出官方那一层面的权衡,家长亦获得选择权。更细节的方案可能就是学校方面有足够的自主空间,各学校视乎自身的环境及教学进度做细微调控,甚至与家长相互协调,以便尽量满足各方的需求。

这会不会是在无止境争论之外的最佳解决方案?我们追求孩子们最大的安全及健康。他们这一代经过此疫情,已经失去太多,缺失的部分已经难以追回,大人们所能够做的就是尽量权衡最适宜的方案,不让他们继续失去。

冠病
教育部
复课
张立德
骑驴看本
分享到:
热门话题:
2小时前
7小时前
8小时前
10小时前
更多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