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21/09/2021
张家威.叛国还是爱国?
张家威

大部分的战争片,都离不开传递一个信息——和平并非必然,却是可贵的。讽刺的是,如今文官好战,武官却厌战。

《华盛顿邮报》记者伍德沃德近日推出题为《危险》的新书,揭露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曾两度密电中国军队的联合参谋部参谋长李作成,保证美国不会突袭中国。消息转开后,震惊美国政界,也引起了两极化的反应。

鹰派人物普遍挞伐这名美军最高级军官,其中共和党资深参议员炮轰他“积极颠覆在任的美国武装部队总司令(即总统)”,而且其行径等同于越权和“叛国”;得州强硬派参议员克鲁兹也批评米利违背职责,向敌方示好,却对自己的总司令抗命不尊。当然也有不少保守派和右翼媒体趁机炒作,认为无坚不摧的美军在大敌中国面前却“耸”了。

确实,美国有“政军分离”的传统,而“文官控制军队”原则在美国更是根深蒂固,这点与我国非常相似,而不少国家(例如印尼)也正努力遏制“军人干政”现象卷土重来。因此,米利的行为确实设下一个危险的先例,因为毕竟忠诚向来被视为是军人的核心价值,无论是效忠或是愚忠。而“通敌”向来是兵家大忌,更何况对方是美国最大的战略对手。这些人认为,这可能促成军人日后大可自作主张,成了在抵御外敌时的一大隐患。

当然,不少人也认为米利此举是出于“大局为重”,认为特朗普输掉总统选举后可能做出一系列疯狂之举,包括向中国发起战争。他也要求高级军事领导人在执行特朗普下达的任何海外进攻令之前与他磋商,将任何“擦枪走火”的风险降至最低。

随着米利被推上风口浪尖,他的新上司拜登也挺身为其辩护,除了完全信任其领导力,也对他的爱国精神和对宪法的忠诚予以高度评价。当然,此举虽能安抚米利,但对缓和批评声浪的效果是微乎其微的。在典型的二分法思维下,拜登被视为是反特朗普的人物,即使有了他的背书,米利仍然逃不过被指“通敌”的罪名。

笔者并非美国宪法专家,因此无法评估米利是否应该为此辞职,以及其行径是否违宪,但唯一确定的是,特朗普任内的不靠谱行为,包括冒然从阿富汗和德国等地区大规模撤军,很难不让人猜想他是否会在卸任前整军挑衅,甚至借由挑起与中国的冲突炮制一场危机,让他以战时总统的身分争取全民和政治团结。

而身为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的米利,确实有与盟友和“伙伴”沟通以缓和紧张局势的必要性。正是出于这个原因,美国在世界各地的陆军和海军将领一直努力与盟友,甚至宿敌建立关系,因此不时被称为“带刀外交官”。

无可否认,战争是一种解决纷争的手段。一些政客往往以捍卫国家利益之名,借助战争对现状进行洗牌,奠定有利于己方的游戏规则,并认为一切的牺牲都是无可避免且有必要的。反而曾参战的军人都了解到战争的可怕和带来的破坏。相信任何打过仗的军人,只要稍有人性的,这辈子都不会想再上战场了。因为他们深知,每个消逝的生命,背后都有令人心碎的故事。

大部分的战争片,都离不开传递一个信息——和平并非必然,却是可贵的。讽刺的是,如今文官好战,武官却厌战。米利基于自己的专业判断去守护国家乃至世界的和平,无奈和平时期往往难以看出一个人的忠心。即使官位显赫的他,如今也只是中美博弈下的一颗棋子。

美国
中国
特朗普
张家威
观海听风
分享到:
热门话题:
2小时前
6小时前
7小时前
12小时前
更多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