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21/09/2021
黄晓虹.部长的道歉
黄晓虹

一个部门之首常常道歉就有问题了,道歉越多,代表犯错也多,况且这个部门还是掌管年青人的事务,会给年轻人作什么身教?

青年及体育部长阿末法依沙又道歉了。

事情是这样的,副青体部长郑联科较早时宣布,国家复苏计划第二阶段和第三阶段州属的健身中心,9月17日可以重开,让完成疫苗接种的人士恢复健身运动。健身中心业者对这个消息盼到颈项都长了,停业9个月,看到其他行业一个个复业,健身中心却遥遥无期,再封下去逾百家健身中心就要面对倒闭,副部长的宣布犹如拨开云雾见月明,不过业者高兴得太早,一觉醒来又见阴霾,因为青体部长表示这个消息是“沟通失误”。

阿末法依沙向健身中心业者道歉,并承诺会努力让他们尽快重开。神奇的是,隔一天,他就宣布健身中心18日准营业了。

这已经不是U转了,而是令人昏头转向的W转。就像给你点亮一盏灯,接着泼一盆冷水,再替湿水蜡烛点火,烛光微弱闪烁,还要担心会不会再有大风吹,已经高兴不起来。

不知道到底是沟通失误,还是不满副手抢先公布决策,朝令夕改肯定是惹人生气的,尽管是好消息,喜悦也会被抵销,道歉并不能为他和部门加分。

其实,这不是阿末法依沙第一次道歉,他创下第一天上任就道歉的纪录。

他还未正式视事就有意改变马来西亚足球联赛的赛制,把下赛季的大马超级足球联赛,从原本12支球队扩充至16队。这番谈话引发球迷炮轰,质疑他要干预马超联赛,让本赛季降级的霹雳队在下赛季“重返”马超联赛。舆论压力致使他上任第一天的首个记者会,向全马人民以及大马足总的头头道歉。

阿末法依沙坦承他的发言是错误及不明智的,他终于知道什么是能说和不能说的事,誓言要从错误中学习。

不过言犹在耳,阿末法依沙的毛病又犯了。

他不久前和柔佛王储东姑依斯迈会面,在回答王储的问题时提到,武吉加里尔国家体育场提升草坪需要花1000万令吉,让王储觉得太夸张而质疑,后来阿末法依沙声称言论被错误引述,他指拨款是包括修整数个体育场的开销,但王储否认误解他的谈话,而且有人作证,叫阿末法依沙不要再改故事。

这个事件尚未了结,不知道会不会有另一次的“道歉”。

阿末法依沙不是政坛风云人物,但好几次成了“风头人物”,除了言论闹了几次风波,官途崎岖又峰回路转,很戏剧化。

从巫统跳槽土团党之后,他在2018年大选政治骤变时,代表希盟出任霹雳州大臣,2020年2月24日随着希盟政府跨台,霹雳州也变天,阿末法依沙失去大臣职,不过不到一个月,土团和国阵伊党组成国盟政府执政霹雳州,又选回阿末法依沙当大臣。

但是,他这位历史性的两任霹雳大臣只维持了9个月,同年12月,霹雳州议会对大臣提呈信任动议,阿末法依沙只有10票支持,48票反对他和1票弃权,他只得接受失去多数支持的事实,交出大臣职。

他失去大臣职并不代表失意政坛,今年5月,他被委为前首相慕尤丁的特别顾问,地位等同部长,不过这个风光极短,才做了11天,慕尤丁就下台了。有人笑他是“最短命”的首相顾问,但是他的官运看似穷途又不到末路,很快的依斯迈沙比利组织新内阁,阿末法依沙入阁成为青年体育部长。上位一个多月,大家不太记得他做了什么,只知道他一直是话题人物。

最新争论是阿末法依沙只做11天的首相顾问,却领到2万7000令吉的薪酬,他承诺把薪金捐给冠病基金,以便平息这场争议,他表示会原谅批评他的人,还加了一句:“如果我说错了什么,我也请求原谅。”

严格来说此事不是他的问题,他也对自己没做到什么就领了干薪感到过意不去,捐给冠病基金也是最好的解决方案。阿末法依沙真应该检讨的是,到底他的沟通能力是否有问题,何以言论经常被误解,还是他不知道“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的诚信对“大丈夫”有多重要?

一个部门之首常常道歉就有问题了,道歉越多,代表犯错也多,况且这个部门还是掌管年青人的事务,会给年轻人作什么身教?

姑且勉强接受青体部长的年龄不是问题,但是要成为年轻人的榜样,除了要走在年轻人的前头,也要拿出担当的精神。

阿末法依沙
青体部长
黄晓虹
健身中心
下班的路
分享到:
热门话题:
2天前
1星期前
1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更多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