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22/09/2021
科学家隔94年,婆罗洲发现2贻贝新物种
文、图:诺丁汉大学
新教育(9月21日)第2版:科学家在东马发现2贻贝新物种
新发现的淡水贻贝物种:Khairuloconcha lunbawangorum(左)和K. sahanae(右)。

由诺丁汉大学领导的研究项目,成功在婆罗洲发现淡水贻贝(也称青口和淡菜)的两个新物种和1个新属。

诺丁汉大学地理学院的研究员齐里茨博士(Dr Alexandra Zieritz),与马来西亚、印尼、汶莱、美国和葡萄牙的研究伙伴,是在沙巴哥曼洞森林保留地和靠近砂拉越瓜拉孟达兰村庄的小溪流发现贻贝新物种。他们认为这两个物种与过去的认知很不一样,因此认定是新物种,分别命名Khairuloconcha sahanae(纪念已故Sahana Harun博士),及Khairuloconcha lunbawangorum(以婆罗洲伦巴旺族命名)。

在这之前,最近一次在婆罗洲发现贻贝新物种已经是94年前的事(1927年Ctenodesma scheibeneri)。其他17个物种是在更早以前,介于1840年至1903年间被发现。婆罗洲特产的淡水贻贝种类特别多,约有15至20种贻贝是这里独有的物种。

研究团队花了4年时间从事这项研究,研究成果刊登于《水产资源保护》期刊。在更早以前2016年,此研究团队为婆罗洲淡水贻贝进行了有史以来的第一次DNA定序。

沙砂各发现1个

作为论文第一作者的齐里茨表示:“我们发现的淡水贻贝新物种非常罕见,在个别地点绝无仅有(沙巴和砂拉越各1个),因栖息地遭到持续破坏而受严重威胁。

“其中1个种类正面临绝种的严峻危机,因为发现此种类的地点已落入油棕业手中,研究团队正在联合砂拉越大学准备文件,希望这个地区得到保护,而保护的不仅仅是这个地区独特的生物多样化,也保护伦巴旺原住民,即Khairuloconcha lunbawangorum名字由来的族群。”

研究团队指出,婆罗洲淡水贻贝数量下降,很可能是受到大规模森林开发,还有原始热带雨林被转变成单种耕作地(主要是油棕业)所致。这是因为这些开发活动会侵蚀土壤和污染河流,进而对淡水贻贝的栖息地造成负面影响。另外,居民排污和工业排污、水文变异、矿业、气候变化及外来物种入侵也可能是导致婆罗洲淡水贻贝数量下降的原因。

新教育(9月21日)第2版:科学家在东马发现2贻贝新物种
研究期间,砂拉越大学副教授凯鲁阿哈A.拉欣博士在林梦河流域调查水质。
爲什麼淡水貽貝對生態重要?

淡水贻贝是淡水栖息地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它们生活在河、溪流、湖和池塘的底层,扮演生物滤器的角色,每个贻贝每小时可过滤1公升水中的藻类、细菌和其他物质,这些物质之后将成为底栖生物的食物来源。除此之外,爱吃海鲜的人应该对贻贝不陌生,人类除了会食用贻贝也会利用贻贝的壳做成装饰品。

齐里茨说,此次研究意味着我们对婆罗洲淡水贻贝栖息地还有很多事情是不知道的。尽管她和团队过去几年努力研究,但也只局限于东马和汶莱。至于土地面积占婆罗洲总体面积73%的加里曼丹,则少有关于淡水贻贝的研究数据。

“尽管受到各种限制,但我们已经发现两个新物种,意味着可能还有更多新物种有待发现。然而,有鉴于栖息地遭到迅速摧毁,我们需要尽快找到其他婆罗洲原生的贻贝,以便它们能够得到保护。值得一提的是,其他淡水生物也面临同样的情况,例如水甲虫、淡水螺和蜉蝣,我们所掌握的数据更少。”

参与这项婆罗洲淡水贻贝研究的本地大学成员包括沙巴大学的里奥纳多再尼、阿曼哈迪费克里和砂拉越大学的凯鲁阿哈A.拉欣。其他外国成员则有来自美国国立自然历史博物馆、印尼丹戎布拉大学、汶莱大学、汶莱工艺大学和葡萄牙波图大学的研究员。

更多文章:

安永年轻税务菁英赛成绩出炉 冠军娜迪拉将迎战世界高手

【2021国际创意与设计大师班:创意与设计篇】自我提升不松懈

【The One国际创意与设计大师班:数码及视觉艺术篇】动画制作幕后功臣

劳力士推出保护海洋新纪录片,唤醒对海的关爱

新教育
贻贝
新物种
婆罗洲
分享到:
热门话题:
4天前
6天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3星期前
更多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