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路见不平
7:20am 22/09/2021
郭健平.全职兼职已界线模糊
郭健平

不仅仅是平台零工,各类的零工将会持续出现,如平面设计、会计簿记等,其实都是可以请零工或散工的行业。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零工遍地开花的现象,不只是因疫情才开始雨后春笋。早在几年前,当两大巨头Grab和Uber为了抢市占率,在电召车领域争个你死我活时,许多早入行的司机,无论全职还是兼职,都赚到不少。甚至有人为此放弃打工,转行当电召车司机。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去年因为疫情国内第一次封关,许多人看到网卖有赚头,开始在购物平台开店卖货。越早进场的因为疫情也赚了不少,甚至有人藉机赚了第一桶金也不是夸张之词。

来到今时今日,网购似乎呈退潮期,这关系外在及内在原因。今年经过几次开了又关,关了又开,许多人因此前路茫茫,已不敢胡乱花钱网购。再来,如近日国内许多地方陆续开放,商场恢复营业,甚至可以到浮罗交怡旅行之后,网卖家开始哀嚎苦日子来了。随着政府朝将冠病定位为地方流行病处理,更多领域将开放,预料在未来一两个月,网购及实体店的生意份额,将慢慢有所调整。

这么一来,网购及实体零售业将直接对垒。但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网购、零工行业有本身的挑战,而甫从疫情中准备浴火重生的中小型实体业者亦有本身的困难。

ADVERTISEMENT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巫青团长阿斯拉夫提议要政府承认电召车司机、摩托电召车送餐员和快递服务员等,应当在1955年雇佣法令及其他相关法令受到保障,出发点是好的,但是在这样的经济环境,此要求是不切实际的。

我并不反对阿斯拉的提案,只是认为应该循序渐进,而不是一步到位,因为随着营商成本提高,消费者却步,司机的工作量减少,将造成更大的社会问题。

目前电召车平台和司机骑士们都是伙伴关系。伙伴关系是指,两者皆为合作方,各负盈亏。这也是电召车平台可以迅速崛起的原因之一,因为司机骑士不是它们的职员,所以不用顾及额外成本。但是对于司机骑士的长期规划是非常不利的。因为干这行,长期没有升迁机会,而且随着年纪长了,体力下降,再也无法像年轻时超时工作。最后,如果因为工作时发生意外,更欠缺保障。电召车公司可以另寻替代者为客户提供服务,没有必要为司机们的福利上心。

话说回来,巫青团的要求其实几近不可能。我就不赘述“不可能”的原因了,因为实在太多。但是,司机和骑士们需要更多生计保障,却是不可忽视的事实。现在许多人丢掉工作,加入成为平台零工,是最快找到工作的方法。但是,随着许多人加入这一行列,有人投诉入门容易,但工作机会少。也有人因为染疫或是密切接触了确诊者被强制隔离,就这样失去了14天的工作机会。

如果把目光放远一点,我们会发现,不只是这一行的工作需要有保障,其实整体的就业环境,已经很难有“铁饭碗”。那些有本事从MCO (行动管制令)1.0支撑到现在,还没有裁员的企业,或许也在想着,如果有更灵活的雇佣程序,让全职和兼职不再是一刀切,对大家是否更为妥善的安排。

现在许多企业,无论是经历了行动管制令的艰困,或是看到其他业者的困境,大多都抱有暂时不想请人的心态。在一些不需要全职员工的岗位,企业宁愿提供更高一点的时薪请兼职者,甚至直接外包业务出去,一旦像MCO之类的事不幸卷土重来时,就可以快速卸下包袱,不用承担昂贵的遣散费用。

ADVERTISEMENT

所以不仅仅是平台零工,各类的零工将会持续出现,如平面设计、会计簿记等,其实都是可以请零工或散工的行业。

整个就业环境其实已经改变,在人人都可成为老板的年代,商业竞争何等激烈。有些刚好凑够钱创业者,经过疫情冲击,都后悔自己当初为何要请人和创业。在后疫情时代,只要我们和冠病共处模式还不是舒服自然,企业更加不想承担聘请正职员工的巨大风险。与其讨论如何保护平台零工,我们更要认真探讨,当全职工作越来越少时,如何鼓励企业有信心及勇气增加就业机会,以及如果企业不幸面临倒闭,如何不让良心企业因为付出巨额的遣散费而无法再东山再起,也是政府应有的考量。

大家应该摒弃劳资对立的过时想法。只有劳资两边的权益得以平衡,整个经济及就业环境才能走得更远。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郭健平
路见不平
中小企业
电召车
巫青团
零工经济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天前
5天前
6天前
1星期前
2星期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