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23/09/2021
“喜刷刷”的洗地婆/李顺发(槟城)
李顺发(槟城)

抹一抹,窗明几净;洗一洗,一尘不染。以最快又有工作效率的服务,在两个小时内完成打扫任务。之后风风火火骑着铁马赶紧往下一站商店,又重复相同的工作程序,连接不间断完成一天4所办公室的工作量。这是洗地婆的工作范围与责任。先母便是这洗地婆——梹城一家清洁承包商底下的洗地工人。

70年代,清洗方式非常费时费力,尤其是清洗和擦地,多是蹲和跪着处理,真是膝下有黄金。那时候的洗地工人非常敬业,为了赚那微薄的40分钱日薪,或相等于那个时代一碗汤面的价格,不管处境多灰暗恶劣,却不埋怨自己面对的生活困境,而是专注挖掘生机。他们善用休息的周日,另计划发展个人的副业。

副业初露峥嵘,大家以为会有好的开端时,却惹来公司红鼻姐主任的眼红与嫉妒。她不公平地一口咬定干副业者占用了工作时间,暗自跟公司抢生意。这让大伙进退两难,但还是抱着无动于衷、不动声色的招式避免纠缠。最后此事还是闹到罢工的地步,才疏解了纷乱。令人欣慰的是,谈判过程中,清洁工人争取到一倍的起薪,真是因祸得福。其实是公司获得州政府的清洁工程新合约,极需大量人手,才屈服妥协。

那以后,母亲的身影频繁出现在俗称“9层楼”的州政府行政大厦。每当有人问起母亲在何处工作,我们多回答在“大厦”,问者都露出了惊羡的表情以为母亲是政府官员。这成了家人茶闲饭后的话题,但对母亲的职业,我们深以为傲。

铜筋铁骨、健壮的母亲鲜少生病,如果有,服了成药就拖着病体去干活——手停就没了一天的收入。一群姐妹见母亲精神不振,都会相濡以沫相互救助,让她坐在一旁好好休息不用动手,真是患难见真情。

可人总会遇到飞来横祸。有一天,在抹大片玻璃窗时,铁梯子失去了重心,母亲整个人翻倒,手臂意外脱臼。疗治多时,从中医转到西医,方能痊愈。就这样,母亲慢慢放弃了大楼的清洁工作,仅接洽家庭清洁事宜。惟单丝不成线,独木不成林,单薄的力量难以成事,她从容地邀请以前的莫逆之交同心协力,利益均霑。她还提出良计:第一次的收入20大洋全归姐妹,下次才轮到自己。

母亲在生活中非常节俭,理财更有一手。她把赚来的钱拿去标会,再变通购买黄金收藏,深深的相信“金钱诚可贵,黄金价更高”的道理。她也存放定期存款,懂得钱生钱的规律。这苦哈哈、劳碌艰苦的人,总算把洗刷刷演变成“喜刷刷”,活出了自己的特独价值。

母亲
敬业
清洁
健壮
节俭
分享到:
热门话题:
11分钟前
4天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3星期前
3星期前
更多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