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23/09/2021
顾客是我的“师傅”
报道/摄影:刘爱玲(部分图由受访者提供)
24/9:有故事的人/顾客是我的“师傅” -李金生
李金生及太太伊水妹同心协力做好油条摊的生意。

李金生·71岁·来自哥打峇鲁,现定居瓜拉登嘉楼·油条小贩

我本来从事豆沙馅批发生意,做了十多年后,因为一些缘故我结束了生意,想要尝试做其他生意。

我考虑了很多种生意,可是资金有限,后来想到瓜登没人卖油条,加上不需要太多资金,就决定开摊卖油条。

24/9:有故事的人/顾客是我的“师傅” -李金生
李金生表示只要身体健康允许,就会继续开档卖油条。

当时我完全不会做油条,我回去家乡哥打峇鲁向一名退休的油条小贩学习做油条,我用了几个小时掌握基本的制作方法,回到瓜登后就卖起油条。

我在摆摊的半年期间,顾客们就是我的“师傅”,他们吃了我的油条给予评语,例如不够咸、不酥脆,我接受顾客的批评,经过不断改良,终于做出顾客喜爱的油条。

24/9:有故事的人/顾客是我的“师傅” -李金生
李金生和女儿李丽青分工合作炸油条。

顾客提出的意见帮了我,让我能够在制作方面做出改进,也幸运地遇到朋友乐意分享烘焙知识,教我做出好吃的油条,让生意维持至今。

初期开档时,每天只卖百多条油条,有时更卖不完,现在每天可卖出超过200条油条,星期五是生意最好的一天,可以卖超过400条。

外人看我卖油条,以为这门小生意很轻松,实际上却是有苦自己知,我和太太每天清晨3时起身,4时多出门开档,开档后就拿出面团等它发酵,天气好的话,大约一个小时半面团就会发酵,7时许就开始炸油条。

24/9:有故事的人/顾客是我的“师傅” -李金生
疫情之前,李金生偶尔会和家人去旅游,放松心情。

自从开档卖油条,我们夫妻都睡眠不足,也少了休闲时间,放弃之前参与的社团及社交活动,可是当我们看到顾客买到油条的心满意足,我们又忘了这些辛苦,继续做下去。

我的油条每条1令吉,可是成本却很高,因为要用到冰箱冷冻,家里每个月电费三四百令吉,一桶食油逾30令吉、面粉及其他材料等,所以卖油条不能赚到钱,但可以维持基本的生活。

我年纪大了,膝盖觉得疼痛,不能站太久,记性也越来越差,不过,只要身体健康情况允许,我还是会继续开档,因为孩子们暂时无意接棒。

我不强迫孩子接手油条档的生意,至于接班人的问题,我现在也不知道,走一步看一步吧!

24/9:有故事的人/顾客是我的“师傅” -李金生
李金生.71岁.来自哥打峇鲁,现定居瓜拉登嘉楼.油条小贩

顾客是我的“师傅”
分享到:
热门话题:
更多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