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24/09/2021
【征文/我的废材伙伴】欸,吃火锅?/萧宇淮(新山)
萧宇淮(新山)

“欸,周末有空吗?要不要去吃火锅?”手机亮起,弹出一条简讯。无需我多思考,便能知道这是栓发来的,毕竟与他10次相约,8次都是去吃火锅。正想调侃他两句,栓却像早看透我心思般先说:“聚会嘛!就要去有温度的地方!”

也不知是不是受到那年初见的影响——我与栓的认识,是在大学的一次活动中,当时的我们都被选为了节目组的工委。首次的小组见面,正是在一间热气蒸腾的火锅店,那年的组长就是这么说:“第一次见面,就要吃热腾腾的食物,这样过后大家的相处才不会冷掉!”说来也挺奇妙,我们的关系也确实如组长所说一般,即使后来都陆续离开了学校,也依然保持着联系。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尽管栓说的颇有道理,也难消我对火锅的余悸。同在大学那年,我们节目组又相约去吃火锅,为了更方便找到停车位,几人便共车。怎知途经一个露天游乐场,一车人就这样被车主栓拐了进去。也不知栓是怎么想的,进去后也不挑别的,就要我们陪他玩那名为“挑战者”的设施。起初我是拒绝的,但终究拗不过栓,只好硬着头皮坐了上去。设施缓缓升空,开始只是来回摆动,怎知接着居然转了起来,惹得我下来便是一阵狂吐。后来去到火锅店也还是一直反胃,最终只吃了一个waffle。

“这间火锅店真的好吃啦,保证你不会只吃一个waffle!”没想到我居然先被揶揄,我甚至还能感受得到栓在荧幕后坏笑。我在心里攥起了拳头,原本还想回呛几句,没想到栓下一句直接把我将军:“对了,上次说好的,这轮到我请客。”

“不要又忘记带钱包哦!”但我还是逮到了机会回击。那还真是次奇特的经历——就在上回,由于实在太久没有见面,以至我们都聊得忘了时间,几乎吃到店家快要拿扫帚赶人。正要结账,栓这才发现他忘了带钱包!漏屋偏逢连夜雨,我那天的现金也带得不多,而店家又只收现款,要临时呼叫朋友求助也有些难度。正愁不知该怎么办,栓却突然从他裤袋深处挖出张皱巴巴的10令吉,这才勉强凑够两人的餐费,不至于被店家留下来洗碗。

“那是一定。”这是栓的口头禅,似乎还能瞥见他边说边挑眉的模样,“那么星期六7点,不见不散咯。”

“不见不散!”明明只是看着信息,可我脑海中的火锅早已沸腾,而在徐徐升起的烟雾后边,是栓把各种食材放入火锅的场景——他这次又会整出什么幺蛾子呢?我不自觉地胡思乱想,却又莫名期待这每一次的奇遇。

火锅
请客
求助
联系
奇遇
萧宇淮
分享到:
热门话题:
2星期前
3星期前
4星期前
1月前
更多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