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娱乐大马娱乐
12:20pm 25/09/2021
巫启贤专栏《歌.就是这样开始》|叫阮的名

巫启贤专栏《歌.就是这样开始》|叫阮的名

每当我提起母亲的时候,心里总会浮现两个人,一个是生我的母亲,她36岁就逝世了,当时我只有8岁。另外一个是两年后父亲续弦,辛苦养育我的新妈妈,87岁的她现在住在新加坡,由我的二弟照顾。她在10年前信主,至今天天笑嘻嘻,有好吃的就胃口大开,连汁都捞干,患了轻微的失智,开心的记得,不开心的不记得!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我小时候住在马来西亚金宝市附近的桂花村,除了母亲,还有姐姐和弟弟,爸爸长期在新加坡打工,半年才会回来看我们一次,所以我从小跟爸爸疏离,母亲是我的唯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我坚定相信自己的音乐启蒙老师就是我的生母,小时候家境困难,一家人寄居在亲戚家,吃饭都是分开两桌吃,各煮各的,各吃各的,我常常吃着这一桌,望着那一桌流口水。母亲有一部小小的收音机,这是她的唯一娱乐,靠它听歌和广播剧,我就常常坐在门口跟着听,小小的我也会跟着乱唱,还记得母亲赞我唱得好听,但是很像女生。

母子的广东大戏之旅

村里最热闹的娱乐节目就是每年寺庙的几天庆典,寺庙会安排广东大戏来演出,这段时间母亲就会千方百计地把我从村里搜寻出来,回家睡午觉,因为晚上要我陪她走两公里的路去看酬神戏,我如果不愿意午睡,就藤条伺候,以至于造成我现在可以随时倒头就睡的本事。很多朋友说我能睡是福分,我说是被逼出来的,没有人相信!

晚饭后,母亲牵着我出门,村里路灯不多,一束手电筒的光,大小两双脚印就此展开几天的看戏之旅。戏台人山人海,母亲拉着我往前拼命挤了个位子,戏开场了,母亲聚精会神地看戏,我看不懂,但是听着还不错。现在闭上眼睛,依稀看到一个年轻的妈妈为舞台上的爱恨情仇销魂落泪,身边的小孩边吃冰棒边荒腔走调跟唱着,落花满天蔽月光,借一杯附荐凤台上……

ADVERTISEMENT

1969年,我们搬到新山,如此一来,父亲每天放工可以回家。隔年我开始就读新山宽柔二小,第一天上学,母亲牵着我,带着姐姐走到500米以外的车站,等校车来了后,就把我交给10岁大的姐姐,母亲只交代姐姐一句要看好弟弟,转身就走了。直到现在,我依然佩服母亲的信心和胆量,让我在7岁的时候就练好孤胆上路,后来真的受益不浅,让我身上只带着500新币,就敢到台湾去闯天下。

难忘母亲呼唤的声音

1971年,母亲忽然病倒,没想到这一病就是永别了。妈妈在简陋的医院住了几个月,爸爸每天还要去新加坡上班,我跟姐姐有时候会走5公里的路,去医院看母亲,母亲说的话越来越少,到最后只是看着我们。有一天晚上我们姐弟挤在父母的床上一起睡,凌晨时,4个人忽然清醒,同时哭起来,过了一阵子,父亲才走进房间告诉我们母亲已经去世了。我知道是母亲舍不得我们,来跟我们告别,她当时一定很难过,因为她只能看着我们,却无法再拥抱我们了。

多年后,母亲的样子已经模糊,但是她黄昏时站在门口大声叫我回家吃饭的声音,依然清晰,她的语气中,带着寻觅,小小的担心和小小的责备。母亲,我知道此生与您已无缘再见,只盼在梦里能相聚,依然听到您大声地叫我的名字。

记得小时在槟城,母亲是用闽南语跟外公交谈,所以当我把母亲的故事告诉何启弘后,大胆要求他创作他人生的第一首闽南语歌词,从此以后“叫阮的名,当初细汉未赴乎你了解,你是阮的生命”这句歌词就一直流淌在大江南北思念母亲的孩子心里,一切都只因为“谁住在阮的梦,一住就一世人!”母亲的名字很美——甄带莲。

(转载自新加坡《联合早报》)

巫启贤专栏《歌.就是这样开始》|叫阮的名
1964年,1岁的巫启贤与家人住在马金宝市附近桂花村的木屋。(作者提供)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巫启贤
叫阮的名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8月前
8月前
10月前
10月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