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沙巴沙巴特写
26/09/2021
大水过后徒留狼藉 苏骨家园重建无期
报道/张健锋
麦多原本居住的村屋。

本月15日下午的一场大雨,导致沙巴西海岸多个地区发生水灾,兵南邦县的苏骨(Sugud)是其中一个灾情最严重的地区。

突如其来洪水在极短时间内就把乡区民宅淹没,大批村民甚至来不及收拾细软,只能赶紧逃命,损失难以估计。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在庆幸没有村民遇难的同时,苏骨多个甘榜居民所面对的,是这场生平所见最严重洪灾所造成的一片狼藉的家园。儘管水灾已经过了逾10天,苏骨一些地带依然断水断电,多条道路因泥土和树干堆积而无法通行,还有屋内淤泥无法冲刷而凝固硬化,更严重的情况是整间屋子已经消失无踪!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迈克指向麦多住家的原有位置,如今已不剩一砖一瓦。
单层住家片瓦不留

在热心者郑伟龙和苏骨区甘榜丁杜尊(Kg.Tinduuzon)前乡村社区管理委员会主席迈克(55岁)的协助下,《星洲日报》记者得以采访严重受灾的村民。据述,《星洲日报》是水灾发生以来首家深入该区采访的中文报社。

深入甘榜丁杜尊,展现在眼前的是一片彷彿佈满圆形石块的干涸河床。其实这片“河床”是水灾前村民的家园,但是之前矗立在上面的单层住家已经被洪水冲刷干净,连一根柱子也没有留下!

被冲走的是残疾者麦多波林一家六口的住家。由于麦多在记者到访时恰巧携家人外出,记者只好向他的亲戚汤姆斯(58岁)了解情况。

ADVERTISEMENT

由于汤姆斯的住家建在地势较高的位置,所以受灾情况比较轻微。他说,洪水袭击的速度非常快,麦多一家根本来不及收拾证件或重要物品,只能顾着逃命。过后,麦多一家就借住在他的家,并期望有善心者提供协助。

此外,汤姆斯说,水灾发生后,该区供电设备大程度毁坏,不知几时才能恢復电供。至于水供,该区本就没有自来水供应,居民依靠山泉引水系统(Gravity Water),如今在慈善团体协助下,准备展开修復工作。

汤姆斯住家旁的树木和电线杆被洪水推倒。
屋塌车毁 废墟搭篷

水灾发生后,很多高官、部长和慈善团体都曾到访苏骨视察灾情,实际上苏骨的范围很大,很多边缘地带的受灾情况几乎不为人知。

爱丽丝的住家毁于水灾。

在苏骨的曼达纳尼(Mantanani)一带,劫后余生的村民爱丽丝(52岁,家庭主妇)和担任木匠的丈夫,还有孩子等一家六口居住的屋子和汽车在水灾中毁坏。如今,他们只能在邻居旧屋废墟上搭建帐篷,但是完全挡不住风雨,下雨时空气潮湿,身体倍感不适。

爱丽丝说,他们的住家本来建在小溪旁,之前不曾发生如此严重的水灾。15日当天,夹带大量泥沙的洪水突然来袭,一切都是猝不及防,整间屋子近乎垮塌,汽车也被摧毁。

水灾发生至今,爱丽丝和家人依然无法获得水电供应,只能使用热心者捐赠的简易太阳能照明工具。至于未来,一贫如洗的他们只能等待热心者捐赠建材,帮助他们在原址重建家园。

ADVERTISEMENT

忧心下波水灾侵袭

水灾发生至今逾10天,苏骨区还有很多道路被土崩带来的泥土和枯树阻挡而无法通行,包括甘榜卡阿纳班哥杜(Kaanapan Kodou)一带的路段。有关单位虽委任承包商用挖土机开路,可是进展非常缓慢,大部分村民只能自救。

迈克指出,苏骨区内一些地方的基本设施情况非常缺乏,如今更是雪上加霜,难以想像年秒雨季来临后,另一波水灾侵袭时会发生什么事。

基于防灾的紧迫性,他希望政府立刻提升排水管道和兴建桥樑,还有制止山坡森林砍伐活动;同时为水灾易发地区配置船隻供救援用途。此外,丁杜尊大约有10间屋子被水灾摧毁,还有很多村民因为菜园被摧毁而失去收入,政府应该提供额外援助。

他也希望政府尽快在宪报公佈苏骨一些村落为“甘榜”,并加速发展水供系统。

另外,热心者郑伟龙欢迎有意为村民提供协助者与他联络(013-551 6064)。

汤姆斯(左)向迈克讲述水灾发生的情况。
爱丽丝一家数口暂住在临时搭建的简陋寮子内。
家园重建遥遥无期,爱丽丝倍感无奈。
水灾摧毁原有的山泉引水系统,甘榜哥杜村民只能在肮脏的小溪清洗物品。
甘榜卡阿纳班哥杜的路段仍通行。
一辆轿车被洪水冲走,过后“卡在”树干和泥堆中。
原本绿意盎然的菜园,如今被黄泥堆积,很多村民失去收入来源。
一条乡村道路变成水潭,电杆七歪八倒。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土崩
水灾
兵南邦县
苏骨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3天前
3天前
5天前
5天前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