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27/09/2021
入院前阴性 出院时阳了 本报记者分享经历
入院前阴性 出院时阳了  本报记者分享经历
黃建榮在9月25日前往新山巴西古当市政厅室内体育馆冠疫治疗隔离中心报到。(取自脸书)

(新山27日讯)“朋友们都问我,为何会确诊冠病?答案就是——我进到感染群之中。”

本报新山办事处记者黄建荣因要进行一个疝气修补手术而被安排进入医院,不料入院当天病房竟爆发感染群,事主在病房里度过忐忑不安的一夜后,获准出院居家隔离,最终却仍难逃病毒“魔掌”,数天后确诊冠病。

黄建荣(41岁)目前正在新山巴西古当市政厅室内体育馆的冠病隔离及低风险治疗中心隔离,他于脸书撰文分享经历,直言“人生就是有不完结的挑战”。

他透露,他于本月19日入住新山苏丹后阿米娜医院(中央医院),准备在次日动手术,入院前的筛检结果是阴性,

“本来这个日期不是我选的,是临时通知被提前了两天,就是这么两天,人生的轨道因此改变?”

入院前阴性 出院时阳了  本报记者分享经历
在医院病房内度过忐忑不安的一夜,未料最终难逃病毒“魔掌”,这段经历令黃建榮直言“人生就是有不完结的挑战”。(取自脸书)

黄建荣指出,他在入院当天就知道病房已爆发感染群,有两名病人被隔离,但是还在病房里。

“病房目测有二三十人吧,是个大房,大家都戴著口罩,睡觉时也被劝告也戴著。”

他在进入病房时,内心已经忐忑不安,没想到才过了一夜,就传出床位最靠近自己的被隔离的病人开始出现症状。

他在21日凌晨被叫起来进行筛检,结果呈阴性,令他稍微放下心头大石,然而,他较后想起,病毒会随著空气中的气溶胶(aerosol)传播,而大家在吃饭时都脱下口罩。

“然后,其他人的结果一一揭晓,我前方一排病床4人确诊,左右两边附近也有2人确诊(其中一位的床位曾在我隔壁,有半天之久)。”

入院前阴性 出院时阳了  本报记者分享经历
黃建榮在9月24日进行在家用快速检测剂盒(RTK-Ag)检测后,结果呈阳性。(取自脸书)

黄建荣说,院方通知他在离开医院后必须居家隔离14天,再另外安排一个日期进行手术。

“接下来的故事,就是我在23日晚上开始出现症状,24日我自己在家做了RTK-Ag检测试剂盒后确诊,然后25日去武吉英达冠病评估中心想做进一步筛检,但是医生说我不需要做PCR检测了,口水的快筛已经足够确认是确诊病例(confirmed case),必须居家隔离14天。”

随后,他在下午接到电话,必须到新山巴西古当市政厅室内体育馆冠疫治疗隔离中心报到,直到10月8日。

他说,医生也说,他还有一个选择,就是自费到酒店隔离,而他心里想着“应该很贵吧,我应该把钱节省下来”,于是,便前往展开了他的隔离生活。

黃建荣在贴文中分享,他的症状较不明显,没有发烧、咳嗽或喉咙痛,还有味觉和嗅觉,只是轻微鼻塞,血氧浓度也是99至100%。

“但是,我有身体发热的感觉,温度介于36.7到37.4摄氏度,心率超过100,介于100到110,甚至去到120多下,持续一整天。然后就是一夜睡不好。”

他也提醒他人,如有怀疑本身可能确诊,就去检测,因为早知道好过迟知道。

“我还梦到我失去味觉,没想到梦有时就灵验的,可能潜意识已经知道,提前通知我,所以我比原定9月30日的第二次PCR提早做了自我检测,第一次PCR在9月21日呈阴。”

分享到:
热门话题:
更多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