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沙巴沙巴东海岸
27/09/2021
完成接种才可搭公交 巴士乘客量大减
作者:魏俊威
受疫情影响,根区搭巴士乘客不比以往,现场显得冷清。

(山打根27日讯)早前政府宣布大部分行业可以恢复运作,惟冠病疫情仍然严峻,大部分民众减少外出,再加上完成接种者才可搭公交,导致根区搭巴士的乘客大减,相当依赖人流的短途巴士在恢复营运后困难重重。

据观察,今日到根市区短途巴士站的民众,比起以往大幅减少;部分巴士也在未载满乘客的情况下离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市区短途巴士站昔日人流旺盛,在疫情爆发之前,市区常是根区民众聚集的地点之一。当时巴士班次多,巴士载客量也常达75%或以上,惟如今此景已不复见。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民众在上巴士前,必须扫描MySejahtera以及向司机展示已完整接种的电子证书。

巴士票悄悄涨价

随着民众减少外出,除了减少班次及削减开支外,不少巴士业者自去年行管令期间已“悄悄涨价”;不过,涨价之举却引起部分低薪打工族投诉,更引来政府单位的关注,使得巴士业者的营运之路变得越发艰难。

新的标准作业程序表明,司机必须要确保每辆巴士载客量为50%,且需要定时消毒;乘客方面,上车前除了要扫描MySejahtera,也需要向司机展示完整接种证明。

ADVERTISEMENT

根据新的标准作业程序,巴士载客量仅为50%,民众必须分开坐。

求助无人理
短途巴士业苦撑

短途巴士乘客因疫情变少,尽管业者已向各政府单位求助,惟未见任何改善,巴士业者只能咬牙苦撑。

根区巴士业者皆希望相关单位能认真聆听他们的心声,着手改善他们面对的困境。

胡欣:做整天还亏损

迷你巴士司机胡欣(60岁)接受《星洲日报》访问时指出,疫情以后搭巴士的乘客大幅度减少,除了需要上下班的打工族依赖巴士,平时已很少民众搭巴士。

他说,以往返华美园到市区为例,一辆迷你巴士目前仅限6人乘坐;由于乘客目的地不同,收费也不一,前往最终站的乘客往往仅剩下1到2人左右。

ADVERTISEMENT

他表示,以往市区前往华美园的价格为1趟2令吉,疫情以后,业者曾想过要收取4令吉,而最终采取折衷方案为1趟3令吉,现今仍延用此价格收费。

他也说,虽然价格有微调,但今时不同以往,他们一天的收入完全是看乘客多寡。

“运气好时满载的话,一天可以赚取超过100令吉;运气差时,一天仅能赚约60令吉。而这费用不包括自费添油以及其他费用,意味着做一天工,还可能要面对亏损。”

拉希:双倍收费被投诉

往返32哩至市区的巴士司机拉希(31岁)透露,他们去年曾尝试以“双倍价格”向乘客收费,后来被不少民众投诉,甚至引发各单位如沙巴商业车辆执照局(LPKP)等政府单位关注。

他说,虽然仍有部分司机“冒险”向乘客收取双倍价格,但毕竟是少数;疫情期间,他认识的大多巴士司机是依据原有的价格,再增加一笔70仙的费用为基准。

ADVERTISEMENT

他解释,无冷气巴士首2公里的价格约70仙,之后每1公里即增加约10仙。

“比如从佳豪镇搭巴士到8哩西埔架再也镇,原本车资为80仙;现因疫情关系,还需加上70仙费用,等于1趟需要约1令吉50仙。”

伊扎:补贴帮助不大

另一名司机伊扎(32岁)表示,根据他的了解,迷你巴士公会去年起一直跟沙巴商业车辆执照局,甚至是与交通部长的拿督魏家祥作出商讨;后者也曾到访山打根询问业者意见,惟至今仍无下文。

他也说,虽然巴士业者已获得食物篮或政府的补贴,对现况的确有帮助,他也相当感激,但还是未能改善巴士业者的根本问题。

“尽管我们多次申诉要求涨价或提供津贴,但所提供的援助仅杯水车薪。他们没有给乘客任何搭车津贴,或者改善公交设施,根区巴士业者在谋生方面变得极具困难。”

ADVERTISEMENT

至于美丽园末端到市区短途巴士站的价格,他指出,目前定价约3令吉1趟。“其实我们也不想涨价;但若是不涨价,我们会更艰难。”

ADVERTISEMENT

疫情
涨价
巴士
苦撑
困难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8小时前
9小时前
12小时前
1天前
1天前
2天前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