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我的股票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琴有独钟
27/09/2021
王丽琴.议员,你去了哪里?
王丽琴

在谈改革之时,议员也应该做到言行一致。如果连出席议会这项责任都做不到,那改革会否沦为奢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上周二下午,国会下议院因为达不到开会的法定人数,险些流会!经过二度响铃以后,才勉强凑足27人,也达到下议院所规定的至少26人。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这种现象并不罕见,但听起来却很可笑。犹记得,在这十年间,国会也曾发生过无数次险些流会的情况。

当天的事情是这样的,国会在午休复会后,正要继续上午感谢国家元首施政御词的辩论环节时,行动党亚沙国会议员谢琪清即援引议会常规第13条文说:“据我观察,现在的议会厅内不到26名议员,从我这个方向看过去,区区4至5人而已。”

副议长莫哈末拉昔也指示国会秘书处点算人数,计算结果发现仅有19名议员。因此,副议长指示国会响铃数分钟,催促在议会厅外的议员尽速回到厅内。

ADVERTISEMENT

行动党古来国会议员张念群也嘲讽说:“尊贵的部长和副部长呢?不要翘班。”数名反对党国会议员也接着七嘴八舌说道:“不怪得不愿意召开国会”、“反对党议员比较多呢!”公正党巴东色海国会议员卡鲁巴耶亦大声地调侃说:“反对党拯救了政府!”

钟声响毕,副议长向在座议员宣布议会已达法定人数,议会厅内有27名议员,因此,议会也可以顺利召开。

我事后还特意翻查了国会网站当天的会议记录,当天早上的议员出席率,出乎意料地理想,在220名国会议员当中,有高达198人出席、缺席的有22人。

从上午10时至下午2时30分,短短几小时内,逾百名国会议员突然消失无踪?而且,离席的原因不详。据了解,出席议会的津贴为一天400令吉,这也意味着,只要“打卡上班”,就可以获得数百令吉的津贴。

但是,倘若迟到早退或打卡后便离席,那么出席议会的津贴是否可以被扣除呢?这个问题确实让我感到困惑,既然提早离席,凭什么还拿这么高的津贴呢?

事实上,从国阵至希盟执政时期,国会下议院也曾多次出现法定人数不足的情况,其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当时还是国会反对党领袖的依斯迈沙比利(现任首相)狠批议员缺席财政预算案辩论环节的歪风!

ADVERTISEMENT

依斯迈甚至形容,那是国会历史上黑暗和不幸的一天,因为连26人的法定人数都没有。不但如此,他还撂下一句狠话:“如果议员不愿参与辩论,我建议倒不如解散国会,重新选出那些更有意参与辩论的国会议员?”

是的,缺席也是旷职。不久前,前首相慕尤丁在国会特别会议上,就国家复苏计划进行汇报,但在下午进入总结阶段时,却改由财政部长兼国家复苏计划协调部长东姑赛夫鲁代为总结。慕尤丁的缺席,也引起反对党议员群起炮轰。

回到刚刚所说的,下议院午间90%议员缺席,情况惨不忍睹。议员的职责是商议国家政策,把选区课题带入国会、为选民发声、参与辩论和投票表决,而出席议会也成为他们最基本的职能。

倘若议员在毫无原因,或是以出席其他活动或宴会为由而缺席国会,试问谁又能代表这名议员出席议会呢?

我国在启动首阶段疫苗接种计划时,优先让国会议员与前线人员一同接种疫苗,以让议员能够在疫情下履行联邦宪法所赋予的职责。

若议员只是身穿笔挺西装或套装现身国会,纯粹为了在媒体的镁光灯下“露脸”,打卡后迅速离开,对我来说,这似乎有失职之嫌。

ADVERTISEMENT

政府和希盟日前才签署转型与政治稳定谅解备忘录,为我国掀开历史性的篇章。备忘录的协定之一为议会改革,但如今看来尚有一段距离。在谈改革之时,议员也应该做到言行一致。

如果连出席议会这项责任都做不到,那改革会否沦为奢谈?

洪亮的钟声在校园内响起,提醒学生上课时间到了;而国会的钟声二度响起,仿佛是为缺席的议员敲响一记沉重的警钟,但他们往后又会否引以为戒呢?

ADVERTISEMENT

改革
王丽琴
琴有独锺
国会会议
国会流会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6天前
2星期前
4星期前
2月前
2月前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