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27/09/2021
“陪您走过失落哀伤路”公益讲座 淑清:更令人感压力 面对哀伤 勿急著排除

(关丹27日讯)马来西亚注册与执证心理辅导师莫淑清指出,面对失落哀伤,人们总是急于从悲伤中“拉出来”,以便更积极面对生活,就因为急著排除悲伤,反而更令人感到压力和抗拒。

“最好的处理方式是经历失落哀伤,旁人可以扮演陪伴的角色,甚至谈论事发过程等细节,让失落哀伤者能够‘完整’记忆和经历,走出悲伤。”

讲座吸引逾200人聆听

莫淑清老师周日(26日)在“陪您走过失落哀伤路”线上公益讲座上作出上述分享。

这次的讲座是由星洲日报、马来西亚佛教发展基金会、槟城檀香爱心福利中心、关丹美景酒店,以及彭亨大学慈音小轩联合主办,共吸引逾200人出席讲座。

她说,在过去约500多天的冠病疫情影响下,许多人面对各种大大小小的失落与哀伤,包括染疫、或丧亲、或失业、或陷入经济困境。

“我们常常希望这些疫情或不幸事件能够尽快结束,对于不幸的人,我们更是希望他们能赶快振作起来,不要因此放弃对未来的期待。但是,这样的期望和劝勉往往都没什么效果。”

她认为,旁人要消极的人变为积极,或急于把失落衰伤者从悲伤中抽身,这些目的都会令人感到压力。

不需要刻意躲避或简化

她分享2018年患病和女儿夭折的经历说,由于受到华人传统习俗的影响,她无法妥善处理自己的失落和哀伤。

“我失去了女儿,但是在医学上不认为那是真正的生命,不需因此感到悲伤,人们也回避讨论我的失去,用‘那个’、‘那件事’来取代女儿夭折的说法,以致我的失落哀伤得不到肯定。”

她提到,旁人也劝告她别哭和勿留下已遗者的遗物,以免亡灵或倒楣的事情一直跟随,并且希望她赶快收拾心情,以恢复正常生活。

“直到我妈妈前来照顾我的时候,聊起我失去的女儿时,问我还有什么可为女儿做的事,我才把原本计划和期望等说出来,这些都是我的经历和回忆,我需要旁人陪我完整它,接下来才能安置思念。”

她认为,人生不断前进,有前进就会留下大大小小的失落,而失落哀伤不需要刻意去躲避,也不要轻易简化别人的失落和哀伤。

“我们常说已经失去了,可以重新再来,但是我们不知道对方失去的不只是重要的人,也失去了和他一起对未来的期盼、经济、情感的依靠等等。”

可通过聊天 陪伴哀伤者完整记忆 

莫淑清建议进行哀伤陪伴的时候,可通过聊天的方式,与失落哀伤者讨论事发经过、关系和相处的记忆、对逝者或当事人的期许等达到“完整”记忆。

“如果你也认识逝者,可以聊一聊对方的特点、梦想、价值、失落者对他的爱或逝者对当事人的爱和期望等等细节,这都有助于陪伴失落哀伤者完整记忆。”

她说,当失落哀伤的经历和记忆被完整后,日后回首时看到的不只是自责、内疚和遗憾,当中也包括祝福、价值和爱,并感觉这是一股力量,而非拉扯自己的压力。

她分享《走在失落的幽谷》的精句说,所有改变都会带来失落,如同所有失落也会带来改变。这意味著人们无法改变失落事实的发生,但是至少可以留在记忆里。

不要急著say goodbye向前走

她也提到张志伟心理谘询师曾说过,哀伤和悲伤是很珍贵的,它背后汇集了许多爱和思念。

“不要急著say goodbye向前走,有时可以回头,say Hello again。在任何需要的时候仍可以回忆和保持连接,因为他的祝福和关系会与我同在。”

做“照顾好自己”来安定情绪 

莫淑清指出,冠病疫情的确衍生出各种行为和情绪而且不自知,需通过安身、安心、安念和安联系的“照顾好自己”来安定情绪。

“我们要要吃得好、睡得好,饮食作息要规律来照顾好自身健康,而疫情给了我们‘自律’的功课,只有做好自律才能获得健康,做好安身。”

她说,“安心”则是要大家正视自己的心,因为伤心、哀伤会引起情绪而不受控制和不自知。

“我们常有负面想法,尤其看到确诊病例,需要刻意让自己静下来达到‘安念’和生起慈悲的想法。”

她提出,许多人因疫情和宅在家,感觉没有别人仍可以活下去,但是却越活越枯萎,因为人需要与他人互动,所以,人们需要刻意与他人进行联系、聊八卦等达到“安联系”。

莫淑清:失落哀伤的时候,最需要的是休息,旁人也不要急著要失落哀伤的人赶快走出悲伤。(档案照)
莫淑清分享防弹少年团(BTS)曾出席联合国总部时说过,“我们不是迷失的一代,而是迎接改变的一带”,极具正面力量。(彭亨大学慈音小轩提供)
“陪您走过失落哀伤路”线上讲座吸引逾200人参与。(彭亨大学慈音小轩提供)
来自彭亨大学慈音小轩的陈沺菘老师担任表演嘉宾,在线上弹唱《明天会更好》。(彭亨大学慈音小轩提供)

分享到:
热门话题:
更多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