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专栏昔日专栏迷你相馆
7:50am 27/09/2021
Frank Wong/真空‧弹珠
作者:Frank Wong

 Frank Wong/真空‧弹珠

(摄影:Frank Wong)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急冻日】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那一天,当店长跟我说:“这一切由不得自己,命运来吧来吧”。我突然想起了那一摊许久没有帮衬的云吞面。你尝试想起那个面档,潮湿的地小心滑倒,偶尔等位,偶尔搭枱,偶尔筷子油腻。食面时双手靠拢,手袋看好免得被人扒走,同行的人递来一块叉烧说太过肥腻啦你食吧,脸上一个趣怪表情,仿佛恶作剧。面档有茶水,咖啡西茶任点,但我们总嫌那薏米冰太稀不值得,抑或是面好食,咖啡可免,食完之后转摊,到另处饮茶。那是高纯度市井,情感没有冲撞,一切合情合理。因为食物它从来都不只是食物,那是场所,时间,回忆,陪伴,喜怒哀乐,阳光,声音,雨水。于是当真空包装的云吞面,急冻的印度煎饼寄来时,请不要怪我我感觉荒谬。而那些包装浮夸,文案写得飞天遁地的街边食物,它们如今填满了我脸书的墙的时候,是否也可以有一个选项,让我可以隔出某些字眼的贴,如“榴梿”,“月饼”,“古味”,“直送”,“关怀”,“人情味”。因为生存是困难的,于是所有的事都会被容许了。宽容有时,妥协有时,矛盾有时,自责则是多余。也许我们是时候去面对,到了最后,我们都成为了自己讨厌的大人。而我们无需为此感到亏欠。世界,它从来都属于坦荡的人的。

【微雨夜】

巴士快要到达夜市的时候,天就下起雨来了。雨如丝,窗上的水珠折射着光。到便利店买了3把折叠伞回到地铁站出口后,我们开始走。在人行道前的机车群的光中跨过了大路,随意挑了一个入口,在那里吃了烧牛肉,好像还喝了爱玉冰。我们总是爱走到世界的另一个角落吃同样可以在家乡吃到的东西,然后嫌东嫌西。下次再来,屡试不爽,不惜千金散尽。那也是一种奇趣。带小朋友看世界,他们看世界,我们看他们。一段旅程里,他们也许什么都不记得了,但是我们记住了他们那张光滑无瑕疵的脸,那昏睡的姿态,那投入的神情。女儿喜欢博物馆,在宋朝瓷器前带着解说耳机流连,她期望可以有更多的时间;而儿子在某个夜晚邂逅了弹珠游戏。用少许钱,买得钢珠一篮。投入钢珠,拉动某种机关,钢珠弹出,掉入某个地方算赢。男孩性子急,手抓一大把钢珠投入,也许歪打正着打破了简陋机器的某种设计,又或许这个机器根本是故障的,钢珠狂泻出来,看那赢得的数量,估计今晚都无法离开。旁边的小孩看傻了眼。男孩继续以大手气投注,钢珠再倾泻。我在旁边看,替老板汗颜。最后我们还是离开了,男孩将篮子里的钢珠,都分给了其他的小孩。也许他不恋战,也许他的教养告诉他,这是礼貌。也许他跟我一样,开始同情起那位老板。

ADVERTISEMENT

更多文章:

Frank Wong/洞里的狂人
Frank Wong/灭霸响指‧黑狗朋友
Frank Wong/枯井与梦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