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28/09/2021
【彼个安静的所在】水形物语/李宣春
李宣春

身边有不少同辈朋友喜欢台湾歌手徐佳莹(乐迷都习惯叫她拉拉),会创作、会唱歌,虽然她已经获得女歌手们梦寐以求的最佳女歌手奖,但我对她的印象仍停留在她出道前参加的选秀。在那个搭建得有点窄仄、落寞的摄影棚舞台,她唱出了足以出道的〈身骑白马〉。她后来的确顺利走上了歌手之路,既有着吸睛聚众的商业能力,也有着独立创作的深度、白话而不浮泛的诗意。

近日,结婚、产后的拉拉推出了新单曲〈雏形〉。歌曲一开头就如此唱到:“很想你/ 可当你在这里/ 好不容易走到一起/ 却还是感觉有距离/ 很像我/ 想证明在这里/ 好不容易找到话题/ 却忘记该怎么尽兴”,后续歌词里一再重复“没有关系”,轻轻撩拨着大疫期间像热浪一时一时袭来的浮躁。“没有关系、没有关系,这也不是什么多大的事情,不必太勉强,不必太刻意,慢慢来就好。”这是我私自以为的弦外之音。

保持镇定 顺着海流

想起已经很多年没见的S。那时年少懵懂单纯,与S有过一段笨拙的交错。做了许多愚昧的行为,带给她困扰。别后多年,各自都有了不一样的人生,当时的细节在如今看来已无伤大雅,无关紧要。倒是始终记得与S有过一次简单而平淡的私下对话。终于晋升成为社会人的我,跌跌撞撞地与周边大人冲突、对抗,因为还没学会婉转和进退,常常搞得遍体鳞伤。我便是在那个时候开始出现班驳的白发,寓示我脱离了少年,蜕成完整的大人。

某天夜里,给S捎去了问候,大概是生日祝福之类的。S还是跟过往一样,不多谈私己。但至今犹记得,S说她正让自己“活得像水一样,遇到怎样的容器,就会变成怎样的形状”。即使后来没再有更多深入的交集,这段话清楚留在我的脑海。而我始终不知道,当时的S是否因为早熟,早早已知悉人世的幽微?还是她拥有的良好教养,让她更早就懂得人与人之间的应对。这让我不时觉得羞愧,相较起很多人,我的确“开窍”、“世故”得有点迟了。我以为自己拥有创作者们奢想的“老灵魂”,恍然发现自己贫乏无奇,内里空空如也。别人误以为我深邃难懂,但我实质上何其肤浅。

关于水,我其实也听过另一种说法:当你在海里遇到对冲的海流,越是挣扎就会越快耗尽体力,然后就会有遇溺的危险;此时应该保持镇定,减少身体动作,顺着海流,直到流水平复、援助到来。

年少时有过浮泛梦想,在家乡建一个屋子,周围全是树,一家几口过日子。当个小老师,靠着够用的薪资过完一生。如今的我哪有什么远大梦想?近期不过是希望自己多挣点小钱,想办法把身体肌肉练起来。啊,比起晚熟或肤浅,更适合形容我的词汇,应该是“幼稚”吧?

顺流
开窍
梦想
大人
李宣春
分享到:
热门话题:
4天前
更多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