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28/09/2021
黄晓虹.60岁驾车怎么了?
黄晓虹

并非所有人60岁以后就变成老懵懂,或有健康或精神问题而无法驾驶。

星期天早上赶上班的途中,跟在一辆灵鹿后面,有点心急,但只能耐住性子行驶到双条车道越过对方,超车时本能的瞄了一眼,果然,是一对银发夫妇。

这是星期天常看到的景象。老人家趁着周休路上车辆少,驾车出来买菜饮茶逛街,也是晚年人生乐趣之一。不过,如果依据警方早前提出限制乐龄人士更新驾照的建议,他必须做体检才可以更新驾照;如果过不到关,此景此情成追忆。

这个建议引起激烈反弹是意料中事,根据乐龄的定义来落实的话,凡60岁以上驾照就须每年更新,还要先做体检证明有驾驶能力,再跑陆路交通局或邮政局,花钱添麻烦是一回事,忿忿不平的是他们觉得此举很不公平、不合理,甚至受到歧视。

有关建议等于把这个年龄的驾驶人士也归类为“路上高风险族群”,这口气很难吞得下,因为并非所有人60岁以后就变成老懵懂,或有健康或精神问题而无法驾驶。

后来警方澄清,这只是武吉阿曼交通调查和执法部(JSPT)总监的个人建议,还未深入讨论,大家才松了一口气。

其实,JSPT提出这样的建议有其原因,总监的理由是老人家年老体衰,可能患有阿兹海默等病症或健忘,听力眼力退化,才会发生老人家逆向行驶或误闯摩托专行道等情况。

但鲁莽驾驶的年轻人多着呢,警方近期取缔大批毒驾和酒驾都是非乐龄人士,难不成也要年轻人验尿才能更新执照?

在提出建议之前,必须有完善的调查,再公开研究报告,用大数据来说服民众,而不是只用一种标准。

这个建议的最大问题是“乐龄”两字太广义,60岁和90岁都是乐龄人士,前首相敦马九十好几开车巡视吉隆坡闹市受到赞扬,60岁的人在他面前还是小伙子呢,怎么驾车就有问题了?

其实,老人家经历大风大浪之后理应比年轻人更爱惜生命,所以驾驶总是小心翼翼,只是有时交通路况令人混淆,路牌不明确,突然来个交通改道,还不时要避开路上大洞和神出鬼没的摩托车,不止老人家反应不来,任何驾驶者也无所适从。

如果有关建议是更精准的针对高龄人士,或许可以理性思考和讨论。无可否认有一些老人家比较顽固,连自己的行动都控制不到,却以为可以驾驭一辆车。

我的同事以前经常为父亲年纪大了还硬要开车而操心,她说全家人连哄带骂,还把车匙收起来,还是不敌老人家的固执。她三不五时接到老人家撞路灯撞沟渠撞路栏的通知,最后无奈的问:“有什么方法可以叫当局把他的驾照收回去?”

老人家驾车是全世界都伤脑筋的问题,这里指的是七十五或更高龄的人士,虽然老人家的体能精神状况不能一概而论,也不能剥夺老人家行动的权利,但无可否认有一小部分老人家的情况已经不适合驾驶。

荷兰的交通条例就规定75岁以上申请延长驾照时必须经医生体检;如果患有可能会恶化的慢性病,驾照期限会缩短,很多国家如新加坡、日本等也针对老人更新驾照设下一定的条件。

其实每个人都应该对自己和别人的路上安全负上一点责任。如果觉得亲人已经不适合驾驶,就要铁了心阻止他们带着风险开车;政府要年长者放弃驾驶,除了“利诱”就是提供便利了,例如让他们免费乘公交,搭电召车有津贴,老人家有“阿末”载送,开销还低过汽油费,还有多少人愿意自己驾车?

驾照
黄晓虹
乐龄人士
下班的路
道路安全
分享到:
热门话题:
4天前
1星期前
2星期前
3星期前
3星期前
3星期前
更多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