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地方有故事的人
30/09/2021
从跆拳道到中医路……
记者:包素菡
图受访者提供

邬广明.59岁.彭亨关丹人.中医师

1/10/有故事的人:中医师邬广明
邬广明.59岁.彭亨关丹人.中医师

家父在关丹经营中药店,所以,我自小就和草药、中药材为伍,药店里用来炮制中药的切药刀、中药秤及药匾等都成为了我的“玩具”。

虽然父母有讲解中医和中药的功效,但是因为年纪还小,纯粹是抱着好奇的心态学习。直到七岁那年,我发了一场大热病,颈后生满脓疮,被逼用拔毒膏布贴满疮口,但是病情持续超过10天都没有好转,非常痛苦。

1/10/有故事的人:中医师邬广明
1982年夺下全彭跆拳道公开赛时的照片。

眼看我病情没有好转,父亲就开了一剂药给我吃,我还记得那剂药是很苦很难喝的,结果喝了两剂后药到病除,感觉像仙丹一样,把我救活了。自此我就对中医中药留下深刻的印像。

很多人以为,我家经营中药店,而且又是家中长男,自然会朝中医药领域发展,以继承家业。其实,在还没踏进中医这条路以前,我曾醉心于跆拳道,甚至还拿下彭亨跆拳道公开赛冠军,我的人生差点就被改写。

我和师父林保永一起举起奖杯合影。

在我就读中学的那个年代,李小龙是许多人追捧的武打巨星,所以,凡是与武术有关的运动都非常受到欢迎。那时候的中华武术并不流行,学校只有跆拳道,我和一班朋友毫不犹豫报名加入了。

我花了2年时间就拿下跆拳道黑带,中学毕业后还报名了彭亨跆拳道公开赛,并获得冠军。那时候的我对跆拳道已陷入疯狂状态,每天需要练习两三个小时才肯罢休,教练还打算送我到美国参加两三个月的培训,令我更积极练习。

1/10/有故事的人:中医师邬广明
1988年中医课程毕业照,显然我是鹤立鸡群的那一位。

我父母见我如此拼命,感觉不妥当,赶紧劝我“回到正途”,往较有前景的中医药领域发展,日后才能继承父亲衣钵。我深知这是我的责任,因此决定放弃跆拳道,到吉隆坡马来西亚中医学院(原名“马华医药学院”)就读中医课程。

虽然离开跆拳道会感到不舍,但我不会埋怨,因为我至今还是可以把跆拳道当作运动,每天练武约半小时,同时也可以继续行医和义诊,帮助有需要的人,我已感到满足。

在甘马挽德教会紫昇阁进行义诊后,代表彭亨关丹中医中药联合会的医师接收阁长黄燕君移交给我们的交通费。

中医
跆拳道
分享到:
热门话题:
18小时前
3天前
1星期前
1星期前
1星期前
2星期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