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优活
01/10/2021
【爱长在】PKRCS第一篇:为B40低收入群而设的低风险免费私立隔离中心,珍惜每一条生命!
作者:黄婉秋(粉红鞋义工平台创办人)

无论你是谁,抵达位于吉隆坡市中心的PKRCS(Pusat Kuarantin & Rawatan Covid-19 Swasta)Travelodge City Centre冠病低风险隔离中心门外,第一件必须完成的事是冠病检测,若检测结果阴性才能获准进入。我早上约8点抵达,医护人员熟练的在酒店门口为我们检验,第一次检验的我内心紧张,但她淡定从容的处理手法让整个过程干净利落地完成,我也获准进入酒店前台,也是隔离中心指挥处,称为:绿区(Green Zone)。

现年41岁的护士曽海燕是隔离中心的其中一位医疗义工,刚好服务满一个月,曾在私人医院担任5年护士,过后不断进修完成了博士学位,也有13年国内外医疗组织义务工作经验,过去曾到过中国、尼泊尔、菲律宾、印尼、巴基斯坦、东马等地从事医疗服务。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隔离中心目前拥有足够的医生与护士等专业医护人员服务,有些像海燕一样当义工,但大部分也获得医疗服务津贴。海燕负责监督隔离中心红区(Red Zone)分诊处(Triage)的运作,同时兼顾护士的工作,包括接待确诊者、照料隔离病患、确保医护人员拥有足够的医疗器材与器具等。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海燕在隔离中心红区分诊处服务,首要职务是监督那里的运作,同时兼顾护士的工作。
医疗义工曽海燕:
提供“关怀服务”,让病患感觉不孤单

“身为护士,我们可以在隔离中心做很多事,因为病患非常信任我们,我们以护士的专业看顾与照料病患,同时关注病患的情绪。确诊感染冠病对病患来说是噩梦,他们通常有很多焦虑与疑问需要获得解答。医护人员的责任是耐心地照料、解答与确保病患能得到很好的照料下获得痊愈,也不能忽略病患的社交需求。有一天,我在分诊处接待一名新报到的隔离者(友族奶奶),她的心率超标得厉害,我问她 ‘你感觉紧张是吗?’ 她回答 ‘是,我非常紧张。’ 这是因为她第一次自己入住酒店,她不懂如何使用电梯、不懂如何打开酒店房门、不懂如何使用酒店的洗手间等。为此,我向她保证会亲自陪着她去酒店房间,教她并示范如何操作使用,这不是护士平常需要做的事。当下,她感觉轻松,心率也回到正常水平。她对我说 ‘奶奶已经放心,因为小姐说等下会带我进去房间。’ 你们可以想像吗?若我不主动询问她担忧什么,她很可能就因为心率太高而转介去全马最大的沙登冠病隔离中心(MAEPS)了。这事情看起来简单,但我身为护士必须在百忙中坚持这么做。”

“我们义工提供‘关怀服务’相对于贡献出我们的生命,我们对服务对象发出的讯息是 ‘没有人孤单行走’ 。义工在这里协助与支援,任何事情都会变得有希望,不再是绝望。我不懂太多生命哲学,但试想若你是确诊者却被歧视或抛弃会有怎样的感觉?当我听到一位确诊者不幸的被亲友遗弃,就因为他确诊了。身为隔离中心的医务人员,我们都可以为确诊者的生命带来改变。你可能认为我们能做的事太小了,但足以让一位确诊者重燃活下去的动力。我记得这里一起服务的一些护士们对我说,他们感觉很开心可以一起服务,我的心当下融化了,很温暖的一句话足以让我开心的继续服务。”

总指挥张志健:
一边筹钱一边运作
CREST负责人兼隔离中心总指挥张志健拥有丰富的灾难回应经验,他希望能够开办更多隔离中心协助更多B40群体。

2021年8月7日开始营运的Travelodge City Centre冠病低风险隔离中心里总共提供198间房与250张床给确诊者隔离,但隔离中心的病患人数每天都会有变动,根据入住与完成隔离的流动每天更新。这里经过一个月的运作,总共协助了440位确诊病患,其中267位康复回家、72位转送医院,目前总共有140位义工。

ADVERTISEMENT

隔离中心总指挥张志健说,只要是来自B40低收入群体,无论你是什么种族或宗教都一律可以通过转介或申请入住这由危机救济服务与培训组织(CREST)筹款营运,拥有专业医护人员照料,提供免费三餐饮食、住宿的私立隔离中心。

“我们不只接受来自CAC转介的隔离者,也接受来自KLINIC KESIHATAN的转介者,同时,有些确诊者只需要到CREST网站填写表格,我们也会联络他们并通过电话对他们做一个调查,若通过了就可以过来中心隔离。”

入住隔离中心的每一位确诊者只需要在入住办手续时,先缴交100令吉抵押金,10天隔离结束后就可以取回抵押金。至于隔离中心如何可以顺利操作营运?张志健表示,他们所属的非政府组织其实并没有什么钱,幸运的是获得老天眷顾,很多人响应这项计划并通过捐献与赞助送暖,才能让隔离中心顺利的营运。

CREST其实需要承担隔离中心的所有费用, 3个月需要约270万令吉。 虽然费用庞大,但张志健坚持一切要做到最好,坚持选在隔离传播设备几乎“万无一失”的酒店当隔离中心,而不妥协于在羽球场等费用相对便宜,却无法达到隔离效果的地点。无它,只因隔离中心计划的诞生是为了确保更多B40低收入群的确诊者能够受惠,在疫情期间能够在最安全的地方隔离,珍惜每一条生命。

计划陆续在槟城、巴生开设低风险隔离中心

“吉隆坡低风险隔离中心是我们的第一个计划, 接下来还会在槟城与巴生开设同样的低风险隔离中心。吉隆坡这家是一边筹钱一边运作。酒店提供房间,但我们还是需要付房间的费用。我们需要承担所有费用,单单食物就占了总费用的百分之四十。我们也需要缴交电费、水费、管理费、义工与员工津贴,家庭比较贫困的义工会获得津贴、饮用水、食物、防护衣、血氧仪、测量体温仪器、交通费、消毒与卫生等费用都是我们承担。”

张志健透露,雪州政府与槟城政府已经批准了该组织设立低风险隔离中心的计划,以酒店当作隔离中心的场地也找到了,当务之急需要的是“人”(红区义工等)!只要有了义工报名,他就能亲自到槟城与巴生给予义工与职员培训,到时将有更多地方的B40群体受惠。

ADVERTISEMENT

“我们最大的问题是需要有人到中心服务,然后中心开始营运了,钱自然就会慢慢地进来。目前,我们最需要的是红区的义工与员工,最少需要20位能够全职服务,一周至少能服务4到5天的义工或职员,槟城与巴生的隔离中心就能开始运作。目前,总共3个地方需要义工,吉隆坡、巴生与槟城都开放报名。”

严谨确保团队安全,每周至少一次冠病检测

当初,吉隆坡Travelodge City Centre冠病低风险隔离中心耗时约2个月时间筹备,最大的挑战是政府要求NGO办的隔离中心要有医院的水准,最终一切问题都一一解决了。 今天,Travelodge City Centre营运了超过一个月依然非常安全,没有暴发任何的感染群。拥有多年灾难回应经验的张志健说,灾难回应的原则就是,首先要确保自己的安全、接着团队安全,再来就是被援助对象的安全。

“我们全体一周一次COVID TEST,义工与职员会减少进出,除非很重要的事。最近,一位救护车司机义工的太太确诊,那天他已经进来报到。他太太在家里,我们即刻启动紧急程序, 他需要立刻回家再去做一个PCR TEST。当时,我们不让所有义工进来,至于已经跟这位义工接触的或在同一个环境里的,都必须继续留下来撑当天的班直到那位义工的报告出来,我们等了超过24小时才放人,就这样成功截断感染链。”

来隔离中心服务,规定每周一次冠病检测才能进入绿区,红区服务规定穿上防护衣。亲自体验了穿一级与三级防护衣进入红区服务,也明白为什么隔离中心不会暴发感染群,也不容易把病毒带出去或带回家。但世事无绝对,谁能够百分百担保我们义工的安全呢?我们除了尽责做足准备,也只能多祈祷了!

无需缴付分毫,享有专业医疗与住宿照料

隔离者一旦获准入住吉隆坡Travelodge City Centre低风险隔离中心,他们将如何度过未来的10天隔离生涯呢?

无论你平时习惯几点起床,住在隔离中心就必须每天早晨约6点自动起床洗刷准备,这里有约30名轮班医生会根据时间表待命,早上6点半开始医生会到隔离病房门外亲自探访隔离者,病患需要在房门外的椅子上坐着等候医生到来。医务人员每天这样跟进隔离者的身体状态与症状,再根据病况与心理需要给予隔离者所需的援助与治疗。

ADVERTISEMENT

隔离者最害怕与担忧的是什么?或许是隔离期间的每一次微小变化与不舒服,却无奈只能一个人默默承受,或害怕没有医护人员治疗与陪伴了吧? 住在Travelodge City Centre隔离中心的病患却无需害怕,因为医务人员全天候待命,若突然感觉不舒服,病患也能主动以电话告知病况与需求。

拉卡纳医生对我说,隔离中心已经运作超过一个月了,最让他开心的是隔离病患都对中心的服务感到非常安心与满意。

“这里的特别之处是医疗与非医疗两方能够巧妙地合作。医疗方面,医护人员提供了最高品质的照料,每天至少两次检查病患的身体状况,第一轮是早晨医生亲自巡房,第二轮是傍晚护士致电给病患了解病况,至今病患都非常满意,因为他们的需要被看见了。早上负责探访的医生也在医院工作,他们特地提前来照料病患,然后再去上班。感谢这些医务人员愿意牺牲时间与精力照顾这里的病患。我们采纳的医生都在治疗冠病领域有着丰富的经验,我想这是为什么这里的病患都非常满意我们医务人员提供的治疗,病患也感到住在隔离中心很安全。”

这里的医生与心理医生是轮班制,值班的医务人员会在绿区的白板上每天更新与注明每一位病患特别需要注意的事项,包括:精神协助(辅导或药物)、食物敏感、血压(观察/药物)、冠病阶段(是否需要转介去医院)、药物协助、身体症状、孩子们的需要(玩具或娱乐或任何特别需求)等。

每天早上约10点,正是隔离满10天者重获自由的“出院”时刻,一般需要隔离中心总指挥张志健或副总指挥与一位护士同时负责监督这环节。
卫生部官员正在为隔离者剪掉粉红色手环,宣告隔离者的隔离期限正式结束。

 
 
病患屡次逃离不听劝诫,只好遣送沙登隔离中心

虽然说免费入住隔离中心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但也有不少人差点熬不过10天隔离期,竟然也有者想要提早离开,有的甚至想要“逃离”。这到底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ADVERTISEMENT

“最难处理的事其实是病患想要跑,很难遵守10天隔离期。隔离中心遵守卫生部的规则,不可以隔离多一天或少一天。很多病患到了第10天就很想走,我们首先会给SOFT WARNING, 心理医生也会打电话安慰他们,若依然不行, 总指挥会给HARD WARNING 。若他们逃走, 我们会报警,警察会去找他们,他们最终需要去监狱或扣留所。目前我们还没有遇到最严重的,但我已经准备好怎样面对。其中有一位态度强硬,他说‘你不放我走,我要自己跑出去’, 其实他只是要抽烟而已。”

这里的保安或义工需要24小时监督闭路电视, 确保每个楼层与房间的病患能乖乖坚守10天隔离期不逃走。

俗话说,一种米养百种人,要确保隔离中心人人都安全,还需要谨慎处理以免酿出大祸。 这里的保安与义工需要24小时监督闭路电视, 确保每个楼层与房间的病患能乖乖坚守10天隔离期不逃走。隔离者只允许在医生探访时走出房门外的椅子上坐着,或开门取三餐与饮用水,或把垃圾置放在房门外的椅子下。其余时间,不得擅自开门出入,若被保安或义工发现违规,首先中心负责人将通过扩音器警告该隔离者返回房间,再不听警告就会派人上去制止并把病患带回房间,再致电上去给予严重警告不得重犯,否则将会遣送到沙登的隔离中心。

延伸阅读:
【爱长在】PKRCS第二篇:完成两剂疫苗也会感染,我们该如何做好防范?

相关文章:

【爱长在】杨吉祥(Sam Yong)/ 留爱不留债,留给孩子最珍贵的遗物

【爱长在】MDS患者陈莉珍/照片,是最珍贵的遗物,可随时跨越时空去见“你”

ADVERTISEMENT

【爱长在】面对生死无常

【爱长在】给长者一个空巢的“家”? 还是一个安居的“家”?

ADVERTISEMENT

隔离中心
爱长在
PKRCS
免费隔离中心
CREST
张志健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星期前
2星期前
3星期前
1月前
1月前
1月前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