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大都会都市动态
6:52pm 03/10/2021
“狗狗看门改善治安” 业者促市局更新狗牌
版头//大都会/业者投诉DBKL不批更新狗牌
甲洞鸿图园轻工业区的业者希望吉隆坡市政局能允许他们更新狗牌,让狗只在合法的情况下,继续维护当地的治安。右起为李海云、辜瑞荣及陈美亲。(黄玲玲摄)

焦点社区:甲洞鸿图园轻工业区

(吉隆坡3日讯)“甲洞鸿图园轻工业区的狗狗有着维护当地治安的使命,请吉隆坡市政局继续让业者更新狗牌!”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甲洞鸿图园分为商业区及轻工业区两个部分,而向当局提出更新狗牌(养狗执照)的则是轻工业区的业者,他们养狗旨在防贼及改善当地的治安问题。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该区业者今年一如往常向隆市政局办理更新狗牌事宜,惟当局却以该区属店铺范围为由,拒绝让业者更新狗牌,导致养狗多年的业者感到百般无奈与费解。

版头//大都会/业者投诉DBKL不批更新狗牌
基于吉隆坡市政局拒绝让业者更新狗牌,因此狗只唯有戴着2020年的狗牌。(黄玲玲摄)
业者:近期频密捉狗

甲洞鸿图园轻工业区数名业者在人民党总秘书兼士拉央区部主席辜瑞荣的陪同下,召开新闻发布会时申诉,市政局不仅拒绝让业者更新狗牌,还有官员常前往该区展开“捉狗行动”。

业者指出,多年来更新狗牌事宜都相安无事,市政局向来皆批准业者更新狗牌,并在有关单据上写上“Kilang(工厂)”字眼,证明该区属于工业区。

ADVERTISEMENT

他们说,尽管市政局官员偶尔会到该区展开“捉狗行动”,惟近期到该区捕捉狗只的行动更为频密,甚至在一天内进行两三次。

版头//大都会/业者投诉DBKL不批更新狗牌
陈美亲说,狗只被官员带走后,再被带回来时,往往瘦了一大圈。(黄玲玲摄)
捉狗后索“赎金”

他们披露,当局官员并未将所有捕捉的狗只送往流浪狗收留中心,而是在不久后将狗只带回该区给业者,并向业者征收50令吉的“赎金”。

他们表示,据观察,负责捕捉狗只的官员似乎已知晓狗狗所属的主人,因此直接将狗狗带到业者的店前,并向业者索取“赎金”。

他们强调,若要赎回狗只,则是以每只狗50令吉来计算,而更新一个狗牌只需10令吉的费用,因此令业者感到非常不满。

养狗看门维护治安

他们提及,基于该区的治安败坏,经常发生爆窃或偷窃案,造成业者损失惨重,即使安装闭路电视,也无法彻底解决偷窃问题,唯有养狗来降低该区的犯罪率。

他们解释,由于来往该区的人潮非常少,导致爆窃案频频发生,所以决定养狗在夜间看门,以减少罪案的发生。

ADVERTISEMENT

他们补充,虽然有部分狗只早前是流浪狗,并常在该区走动,但善心的业者经常喂养狗只,之后领养它们,并协助看门,以维护该区的治安。

李海云(35岁,汽车维修业者):养狗后犯罪率下降

“这里的治安欠佳,经常听闻有店面遭爆窃,也有窃贼偷取停放在附近车辆的汽车零件、轮胎或汽车电箱,而警察巡逻的时间一般上是在上午或下午时段。

我在甲洞鸿图园轻工业区营业有大约8年,自从养狗后,犯罪率的确有下降,因此希望市政局能重新考虑让我们更新狗牌。

据观察,市政局官员曾在一天内来两三次捉狗,而且每次是不同的官员过来。”

版头//大都会/业者投诉DBKL不批更新狗牌
陈美亲透露,吉隆坡市政局官员会上门将铁链松开后,直接把狗只带走。(黄玲玲摄)
陈美亲(67岁,冷气商业者):多年来皆获更新狗牌

“我本身是爱狗人士,非常疼爱狗狗,自己也领养了7只狗,但有两只已逝世。

我在甲洞鸿图园轻工业区已近30年,一直来都成功更新狗牌,但市政局今年却突然不允许我们更新,让我感到不知所措。

ADVERTISEMENT

市政局官员会上门把狗只的铁链松开,然后直接将狗只带走,并在数天后把狗只带回来给业者,还向他们索取50令吉的费用。

由于这里的业者都相互认识,他们也知道当地的治安问题,所以他们没有投诉或反对狗只,而且狗只在五脚基走动,也不会攻击或咬人。

每天清晨6时至上午7时之间,我都会放狗狗到户外走动,而它们也会自动回来。”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狗狗看门
改善治安
更新狗牌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