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我的股票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琴有独钟
04/10/2021
王丽琴.阿末马斯兰副议长之路,阻拦重重
王丽琴

尽管国阵和希盟在推动体制改革上,皆不约而同地期望打造廉洁文化,然而事与愿违,我国至今还未能立法管制政治献金。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数天前,被控洗黑钱和给假口供的巫统总秘书兼笨珍国会议员阿末马斯兰获法庭宣判“无罪释放”。“获释”似乎象征着他此前所面对的危机暂时落幕,也让他可以全力转战政坛。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阿末马斯兰在2019年10月接获反贪会的罚款献议,但他选择将案件带上法庭审理。不过,经过漫长的法庭聆讯,他最终做出妥协的决定,并向反贪会承认自己收取110万令吉,且愿意缴付罚款脱身。

犹记得阿末马斯兰“获释”的第二天,我刚好采访国会下议院会议,他在国会参与第12大马计划辩论时,道出自己心中的“委屈”。

他所面对的其中一项控状是指他未申报收取来自前首相纳吉的200万令吉支票。从2014年至今,即使他手上持有受质疑的资金,但他依然坚称自己是政治献金下的受害者。

ADVERTISEMENT

他说,自己在两年前接获反贪会的罚款献议时,曾一度想要抗争,那是因为他觉得金额太高了,他甚至听说有些人因为收取10万令吉,却被反贪会罚款20倍!

然而,经过了漫长的法律程序,他不想要再浪费精神去抗争。最终,他选择了妥协,也缴付110万令吉的罚款。

缴付罚款后,法庭裁决他无罪释放,反贪会也撤销对他的指控。

阿末马斯兰促请政府制定政治献金法令,以提高透明度,避免再有政治领袖因为接收政治献金而被控。

各方谈了管制政治献金课题这么多年,始终没有一个解决方案。这项改革,不只需要政府的力量,还需反贪会、总检察署的独立运作才能促成。

其实,纳吉于2016年执政时期,曾提出成立国家政治献金咨询委员会,并由该委会在一年内草拟法案,制定一个廉正政治献金的蓝图,寻求在第14届全国大选前,落实管制政治献金的条例。

ADVERTISEMENT

国家政治献金咨询委员会的成员包括政党代表、社会领袖、学者、智囊团与相关政府单位代表、私人界、民间团体及利益相关者,可是,政府来不及在第14届大选前向国会提呈政治献金法案。

希盟在大选前祭出厚厚的竞选宣言,其中一项体制改革,就是管制政治献金。

尽管国阵和希盟在推动体制改革上,皆不约而同地期望打造廉洁文化,然而事与愿违,我国至今还未能立法管制政治献金。

行动党前原产业部长郭素沁曾表示,希盟执政时期无法推行政治献金法令,那是因为遭到乡区选区同僚的反对,以及捐献者拒绝公布身分。

基于以上种种原因,阿末马斯兰支持政府立法管制政治献金的心愿,恐怕难以在短时间内实现。

此外,坊间也流传阿末马斯兰有机会当副议长的传言。在9月初,他披露,自己是国阵副议长职的唯一人选。

ADVERTISEMENT

如果继续官司缠身,他恐怕难以如愿以偿。如今他获法庭宣判无罪,似乎离目标更进一步了。

不过,土著团结党最高理事会已议决,不支持他和行动党安顺国会议员倪可敏出任副议长。土团党最高理事伊丁沙兹里甚至放话,该党准备考虑支持巫统的副议长人选,但前提是巫统愿意派出一位对土团党和国盟“友好”的候选人。

如果国盟和反对党议员都不支持他,那么他在10月国会当选副议长的美梦将会落空,印证了人算不如天算。

ADVERTISEMENT

王丽琴
琴有独锺
阿末马斯兰
副议长
政治献金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3天前
2星期前
2月前
2月前
3月前
3月前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