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文艺春秋
05/10/2021
蔡晓玲/跳舞的马
作者:蔡晓玲

我参加跨国交流来到西安,主办单位带我们到陕西历史博物馆参观。那里有一件文物叫做鎏金舞马衔杯纹银壶,记载的是历史上唐玄宗曾经有过的会跳舞的马。相传那些马挂着金铃系上珠子,盛装来到唐玄宗的千秋节上翩翩起舞。带头的马还会衔起酒杯舞到唐玄宗的面前为他祝寿。

故事听到最后才是最感伤的,这些马在安史之乱后被当作妖孽给活活鞭死了。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我想像那些马听到将士们所吹奏的音乐开始跳起舞来,不解风情的将士却挥动着鞭子鞭打那些马。马更奋力地舞,至死地跳,也许还认为自己做得不够好,却不知道那样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我为此对跳舞的马着迷不已。马舞起来的这一幕景象在我的脑海挥之不去。那段时间我常在宾馆附近一处叫做大唐不夜城的地方流连。

大唐不夜城像电视剧中上演的古代市集,有古风设计的档口和店家,街上还有穿着汉服来来往往的路人。我在这个市集的好几个档口都看到舞马的摆设品,什么颜色的都有。我看上了一个紫玉色的舞马,但一直犹豫不决,因为那匹马是一个篮球大小的体积,不好携带。学术交流的泰国团员走过看到我站在那里抚摸马身,竟走过来劝我不要买。

“家里不应该放马。”他笃定地说。

ADVERTISEMENT

“是因为会做牛做马吗?”我记得有些老人家看到客厅挂有万马奔腾的画象时会说这样的话。如果他这样说我倒是不以为意,毕竟这匹马是跳舞的马,不是奔波的马。

“不是,马会活起来。”

我看着他惊愕片刻,不确定他有限的中文是否有让我误解的地方。

可能他只是想跟我开个玩笑,但他说这话的表情实在太认真了,我就果断没买了。毕竟有些事一旦被说了反而会无端成真。

从西安回来以后,我用博物馆商品区买的杨贵妃零钱包装家里的钥匙,不时会惦记起唐朝的故事,和那些会跳舞的马。

那一天我在学校办公室待到很迟才驾车回家。即使已经不是塞车时段,但因为下过雨,路上还是有点堵车。我打开导航,企图用其他路径回家。

ADVERTISEMENT

导航带我走了一条之前没走过的小路。那一条路阒暗没有路灯,路的左侧还有眼睛看不透的幽深树林。我一路驶到底又遇到了需要抉择的岔路。导航要我直走,于是我的直接反应便是选了继续往前走的路。虽然导航一旦显示直走便其实应该选靠右的路,但那条岔路很特别,直走的话会被带到靠左的另一条路去。

导航马上显示重新计算。我知道自己走错了,但无路可退只好继续前行。四周依然如此幽暗,可是我的车正一路驶向一座发着光的建筑物。我的心顿时突突大跳,导航这时彻底没有讯号,我只好往前。那竟然是一座金光熠熠的城堡,门前有好几匹金铜色的马铜像。我如此害怕自己一路驶到末路去,或者误闯到一处类似桃花源的地方,不是现实之地。

我不敢细看,赶紧在城堡门前U转离开。

幸好我又走回那个岔路,转了出去回到一条大路,终究顺利抵达我的家。

后来我以金马与城堡为关键词搜寻,还真的找到这个地方,是一家富丽堂皇的酒店。不过网路上找到的照片皆是白日或傍晚所摄,不像我那天深夜看到的场面,而且那天诡异地酒店前杳无人迹,只看到马。那些马的马蹄舞动着,好像正要往什么地方出发而去。我当时用照后镜看身后的马,深怕马活起来正要向我追来。

ADVERTISEMENT

散文
蔡晓玲
大唐不夜城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7天前
1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3星期前
3星期前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