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眼明心亮
07/10/2021
利亮时.生在贵胄家,不知世间苦
利亮时

我们的官员,往往喜欢随意发表“高见”,但是他们享受的是国家的资源,无法体会百姓的艰苦。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东姑赛夫鲁(Tengku Zafrul Aziz),在担任财政部长前,曾就任联昌国际集团控股有限公司的执行长兼执行董事和联昌国际银行的执行长,也曾担任马来亚银行的高层经理。日前我们尊敬的财政部长,又发表了他理财的真知灼见,他表示如果一个人从20岁开始,每个月存起500令吉,若累积40年,再加上6%的年利率,则他就能在60岁的时候,积累百万存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这是很简单的数学原理,但是我们的人生真的如此容易规划吗?财政部长如果出身在平常百姓家,并且经过许多艰辛和磨练而有今天,笔者认为财长应该不会提出上述的规划理论。笔者身为华人,出生寒微,在人生道路上虽没有太崎岖,但是也历经少许的磨练,结交的也非达官贵人,对草根阶层的生活有着深刻的体会。

学习商业管理的专才,应该很清楚通膨(Inflation)这个现象,我们如果20岁立志要用40年的时间存100万,我们是否有考虑通膨呢?如果通膨一直维持在每年2%-4%的在成长,再加上银行利息的下降,我们40年后就是真的存到100万,试问这100万可以让我们终老吗?我们不妨用吉隆坡房价的成长来看,1970年代中晚期一个1000方尺的单位,1万7000-2万令吉,如今呢?大约要50万至70万之间。如果当年我们立志存100万令吉,到今天我们的100万,其价值根本无法跟当年比。我们的辛苦存的钱,都被通膨给侵蚀掉了。

40年的时间,其实也是一段蛮长的时间,以目前世界的变化来看,40年的变动几乎很难预测。就以这次冠病疫情来看,我们升斗小民就是有万般的规划,面对疫情也是措手无策,我们并没有一个强大的后盾在支持。一次疫情就足于把我们的计划全数打乱,甚至连未来五年都无法掌握。

ADVERTISEMENT

从银行利息或者投资股票的角度去看,我们国家的银行利息在1980年代确实曾高达9%-11%。然而,进入1990年代后期,储蓄高利率的时代,就一去不复返,如今我们的定期存款利息大概都在2%上下。高储蓄利率只有一个地方,就是公积金,我们是否每个人都要工作40年呢?公积金能确保每年都派6%的利息吗?并且要长达40年哟!

再来是股票投资,我们如果用存股的方式来进行投资,例如每个月定期定额的买入马来亚银行,累积40年的话,这样我们有可能会存到100万价值的股票。股票的发展,在1980年代中期合作社的倒闭潮,1997年金融风暴,还有本世纪的科技泡沫,以及当下的冠病肆虐,请问有几个人能够处变不惊,守住股票40年呢?

我们小市民,薪水微薄,上有高堂下有妻儿,生活过的本来就不容易,面对高房价、昂贵的生活费,试问如何存钱?如何进行投资呢?一对夫妻,就算各月入4000令吉,一个8000令吉收入的家庭,在吉隆坡也只是过普通的生活,离高收入都尚有一段距离,请问各位读者,是否全国有一半的家庭都月入8000令吉呢?如果没有,我们是否可以达到财长的储蓄目标?

我们的官员,往往喜欢随意发表“高见”,但是他们享受的是国家的资源,无法体会百姓的艰苦。

ADVERTISEMENT

东姑赛夫鲁
吉隆坡
利亮时
眼明心亮
公积金
银行利息
百万存款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7小时前
3天前
3天前
3天前
3天前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