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娱乐大马娱乐
1:44pm 09/10/2021
巫启贤专栏《歌.就是这样开始》|红尘梦,等到心痛

巫启贤专栏《歌.就是这样开始》|红尘梦,等到心痛

1988年,我终于在台湾推出第一张唱片《你是我的唯一》,拿下中广流行网的十大金曲和十大新人。当时台湾乐坛是新人井喷的狂飚期,这3年里包括王杰、周华健、潘美辰、黄舒骏、伍思凯、张雨生、张信哲、林强、赵咏华、赵传、张洪量、飞鹰3姝、红唇族、小虎队、红孩儿……(歹势,人太多写不完),一大批新人和当红巨星们展开一场又一场的正面对决。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新人往往是胜利的一方,因为这批新人展示的唱功才华和形象,是集合过去20年台湾流行音乐演化之大成,除了拼歌手素质外,还拼唱片公司的资源和财力,飞碟、滚石、可登、上华是最肯砸企划广告预算的公司,只要是这些公司的歌手出片,铺天盖地的广告、电视剧主题曲和MV填满电视台和电台,小公司的歌手则像苦行僧,走遍台湾各地的电台去做上百个访问,争取到大专院校的迎新晚会演出。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我记得第一站就先到最南端的高雄做电台节目,每天大概去4个电台,做10个访谈,有些节目有主持人对谈,大部分是给你两小时自说自话,介绍歌曲,天天讲同样的东西,讲到自己都想吐了!但是做了无数个电台访问播歌,一个月后在广播里听到自己的歌,在大学里发现有人在台下跟你一起唱,心里会很安慰,很爽。

我这种靠苦行僧方式冒出头的新人,还是拼不过各大唱片强打新人的财粗势大和狂轰滥炸,很快就被边缘化了。

与黎沸挥牵手进宾馆

1992年,我在台湾熬了4年了,唱片公司安排我长期住在一家宾馆,其实就是一般男女开心时候去住宿的钟点酒店,所以整个环境的要求很简单,最重要的就是那张床好不好使?另外一个重点就是价格便宜,我当时的确还是小咖,能够有这种地方遮风挡雨,好好睡觉,真算是上宾招待了。

ADVERTISEMENT

尴尬的是,每天工作结束回来,宾馆柜台人员都会问,“要不要找小姐来陪你?”我当时没这个胆,更加没有这个钱,但是还是很要面子的,就说今天很累,下次有需要再安排吧。后来我的救星出现了,黎沸挥跑到台湾来找我,公司安排他跟我住在一起,我告诉了他这个状况,我们就决定手牵着手走进宾馆,从此以后,柜台人员再也不问我需不需要小姐了,所以我跟黎沸挥几十年的深厚交情是有隐情的,你懂的!

美丽的花朵不一定开在花园里,有时候会真的开在牛粪上,我在台湾那些年住在这种宾馆,事业看不到有突破的机会,于是就在宾馆里写下“红尘来呀来去呀去都是一场梦”,抒发自己的无奈和迷茫,夜里听许冠杰的歌,听到“人皆寻梦,梦里不分西东”,这些都实实在在地描述当时的心情,于是两首歌曲《红尘来去一场梦》、《人生如梦》,就在这男欢女爱春宵一刻的宾馆里写好了。

1993年,EMI唱片公司帮我成立“启贤音乐实验室”,让我一手操办自己的专辑制作,并且投入巨大的广告预算,让我的歌曲,无论是在各大媒体或大街小巷,都能够被听到。这张唱片突破30万的销售量,一扫这几年的郁闷,我终于成为畅销歌手了,在宾馆写的两首歌,竟然在KTV让人一遍一遍的传唱,更有一个彩蛋,就是专辑里另一首《不该让你等太久》,竟然被张学友翻唱成广东歌《只想一生跟你走》,凭着这首歌,也让香港乐坛注意到了我。悄悄说一句,这个时候的我已经被唱片公司安排长期住在五星级的酒店,这应该是最初的“土豪feel”。

跟我真心真意牵过手的黎沸挥也完成他重要的作品《等你等到我心痛》,他把在台湾演唱出版的机会让给我,助我一臂之力,简直是如虎添翼。连续两张唱片都突破30万的销售量,为我未来的发展垫下牢固的基础,带着这些成绩回到新马,真有一丝丝衣锦还乡的味道,开心!从此以后,江湖上出现一句对联“红尘来去一场梦,等你等到我心痛。”最后还是要感谢我的牵手——沸挥,爱你喔。

(转载自新加坡《联合早报》)

巫启贤专栏《歌.就是这样开始》|红尘梦,等到心痛
黎沸挥(左)跟巫启贤有几十年的深厚交情。(档案照)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巫启贤
黎沸挥
红尘来去一场梦
等你等到我心痛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7月前
8月前
10月前
11月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