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本报特约
7:20am 09/10/2021
张永新.马来人和马来进步政党的商榷
张永新

一个马来人的政党会更加有效,这是值得商榷的。那么,在井底的非马来人又怎么办呢?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达祖丁教授于《星期六广场》(2021年10月2日)发表〈成立马来进步党的必要性〉一文。分析了现有马来政党或马来/伊斯兰政党以及马来非政府组织的简况和性质。他认为现在的巫统、土团党、伊斯兰党都是井底之蛙。这些政党长期来带领着马来人,使得马来人也都变成了井底之蛙。他认为马来人应该跳出井底,成为新马来人,走向更广阔的天地,成为世界公民,有很强的竞争能力,能获取诺贝尔奖。他认为需要有一个进步的马来政党或马来人非政府组织来带领马来人跳出井底。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达祖丁教授认为巫统、土团党、伊斯兰党等都是井底之蛙,不能带领马来人跳出井底,虽然他没有提到诚信党、人民公正党,但言下之意这些政党也是不行的,所以才需要一个进步的马来政党。

他认为这个新的马来进步政党必须奠基于三个重要基础。一是悠久和优秀的马来文明,那要追朔到伊斯兰文明到来马来群岛之前的佛教、兴都教文明,马来文明本来是开放性的,世界性的和包容性的。二是我国宪法,他认为我国宪法是现代、进步和宽容的社会结构的最佳精神下制定的。三是进步伊斯兰基础,这种伊斯兰是富有同情心、包容、中庸和接受所有人的。

马来人经济落后问题,思维必须改变的问题,如何在各领域更有竞争力,更进步,不要再做井底蛙等等,不是新鲜的问题,这些问题讨论了几十年了。上世纪90年代初有一场很有意义又很精彩的关于新马来人和旧马来人的大辩论,当时的一些辩论文章也翻译成中文,发表在中文报章、杂志上。如能找回当年的资料来参考,对论述当前马来人问题会很有帮助,也会很有趣。

ADVERTISEMENT

追朔历史,马来人曾经有过很进步的政党,二战后独立,前的马来亚马来国民党或马来民族党(Parti Kebangsaan Melayu Malaya,简称PKMM)及其左右翼,青年觉醒团(API)和妇女觉醒会(AWAS)。这个政党的宗旨目标是争取马来亚的民族独立,帮助马来亚人民,特别是马来人进步与发展,摆脱贫穷,它获得广大马来人的支持和拥护,特别是在彭亨州有很大的发展。后来在英殖民主义者实施紧急状态,大肆和残酷镇压下,他们的许多人被杀害与监禁,也有许多人参与了马共领导下的第十支队,武装反抗英殖民主义者,争取民族独立。

独立前成立于1955年的马来亚人民党(PRM),后来改为马来西亚人民党,在当年一直到上世纪90年代,都是一个很进步的马来人为主要成员的政党,它以社会主义为原则,延续了马来亚马来国民党的斗争精神和传统。到2000年它和公正党结合,成立了人民公正党,因融入了人民公正党而消失了其原有的精神面貌。后来再被保留下来的马来西亚人民党已经不再是一个马来人进步政党了。

如果以上述两个政党以及上世纪50及60年代左翼政党的标准来看,今天的确是没有一个进步的马来政党或一个进步的政党,但如果放宽标准,以现在的时代现实来看,也许可以说有些政党有他一定的进步性。

达祖丁教授和他的朋友要成立一个进步的马来人政党来带领马来人跳出井底,走向世界,是一个非常好的想法与建议。他的进步的马来人政党立基于上述三大基础,的确具有其进步性,希望他能更详尽的说明什么是进步,即进步的定义是什么,也希望他们能获得马来西亚人民的支持。

进步的政党应该是多元族群的政党,但达祖丁教授的建议是一个马来人的进步政党,在马来西亚的社会现实中,一个单元族群的政党,能够是一个进步的政党吗?也许达祖丁教授的考量是,在马来社会的现实中,要把马来人从保守、封建、愚昧、无知的井底带上一个广阔的天地,一个马来人的政党会更加有效,这是值得商榷的。那么,在井底的非马来人又怎么办呢?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达祖丁教授
张永新
诺贝尔奖
巫统、土团党、伊斯兰党
井底之蛙
诚信党、人民公正党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月前
3月前
3月前
4月前
4月前
4月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