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大北马大新闻笔
10/10/2021
周新才 | 水灾山崩以后绝对不会少!
文/周新才(本报高级记者)

记得民联执政槟州没几年,便高喊槟州的水灾少了!

后来的实况是市区的水灾少了许多,真的要感谢无视肮脏的清沟英雄。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可是,市区的水灾并没有绝迹,大水灾要来总会来,来的还是连带城郊到处土崩的全槟大水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早年频频在市区发生的水灾跟随2000年市区居民大量外流的脚踪,流到偏远的地区,槟州有了更广泛与更严重的水灾,甚至是夺命水灾。比如几年前发生在湖内道路的水灾,导致一名马来少女连人带摩托车掉落湍急的大水沟丧生。

市郊的水灾更可怕,传统的市区水灾一般上是海水倒灌进入城区,而目前的市效水灾是山上土石流的泥浆涌入住宅区,水退之后留下厚厚的泥浆。

我的丹绒武雅住家一带是很好的例子,二十多年零水灾的组屋区,一夜之间发生从未有过的水淹7呎,闪电而来的大水退了之后留下接近1呎厚的泥浆,后来附近的工地发生了活埋11人的惨剧。

ADVERTISEMENT

再后来,当局虽然发挥了高度效率把小溪分流,并提升沟渠系统,大雨时沟渠仍是山洪大涨。

最近几年附近山边的高级住宅区仍会一雨成灾,提心吊胆的居民面对山泥与洪水一起涌入庭院的窘态。

在目前的社交媒体发达社会,类似城市外围水灾盖不住,即时上传的讯息反映了真实的情况。

槟岛北岸频发的水灾已是小儿科,人们最怕的是土崩。每次发生土崩,人们又旧事重提,有人急着问:“珍珠山怎么样了,住在那里的人安全吗?”

珍珠山的居民都平平安安,山崩早已司空见惯,不会大惊小怪。

最近叫北岸居民心惊胆跳的是,水灾才传出不久,珍珠山再次土崩,而同时发生土崩的还有峰回路转的眼镜池路,以及丹绒武雅海滨大道一带的山体。

ADVERTISEMENT

一场连夜雨带来丹绒武雅3地土崩,人们在社交媒体的影片中可以看到连大树也不能幸免的轰然倾倒。

前朝时期北岸被列为槟城主要发展走廊之外的无烟区,后来大蓝图上的无烟区地图从中华游泳公会前移到水上运动中心,范围缩小了,当时的反对党人士大力反对,却在推翻国阵州政府之后允许更多房屋开发计划。

这一带还有多项房屋开发计划接踵而来,接连而来的水灾和山崩以后绝对不会少!

ADVERTISEMENT

大新闻笔
水灾
周新才
山崩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6小时前
12小时前
12小时前
13小时前
2天前
2天前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