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国内我们
7:00am 10/10/2021
多元才是大马最独特风景 失乐园会有蓝天
陆世敏报道 (照片取自档案照和网络)
马来西亚的未来很大程度会由新一代决定。(档案照)

马来西亚独立,不是要割裂种族之间的关系,而是要国家成为人民的避风港;马来西亚民族,不是要主宰其他同胞的命运,而是要让每一个种族都找到归宿感。

9月16日是马来西亚日,标志着马来亚联合邦、北婆罗洲、砂拉越和新加坡于1963年共同组成马来西亚联邦。从结合的那一刻起,就注定大马的多元性身分,“多元种族”、“多元宗教”和“多元文化”成为我国一道独特的风景。

ADVERTISEMENT

生于斯,长于斯,我们从小就理所当然地认为自己是马来西亚人,即便长大后踏遍世界万里,对祖国依然有着不可割舍的感情。

然而同一时间,我们又对国家种种不公的分化政策感到不解,更不时被一些政治人物所发表的偏激言论所震惊。这让人不禁怀疑,多元性和差异性是否为团结的绊脚石?

到底,马来西亚独立对我们有什么意义?究竟,什么才是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

丹尼斯伊纳修斯曾在八十年代出任马来西亚驻中国大使。(图:网络)
丹尼斯9月9日举行《失乐园:马哈迪与希望的终结》新书推介礼。嘉宾有敦依斯迈长子道菲依斯迈、前总检察长丹斯里汤米汤姆斯、澳洲塔斯马尼亚大学亚洲研究教授詹运豪和UCSI大学教授达祖丁。(档案照)

分析种族政策弊端
前外交官出书抨敦马 

曾在八十年代出任马来西亚驻中国大使的前外交官丹尼斯伊纳修斯不久前出版了一本名为《失乐园:马哈迪与希望的终结》(Paradise Lost: Mahathir & The End of Hope)的书籍,批判前首相马哈迪在大马政治演变中所扮演的角色,引起坊间哗然。

他在书中披露,敦马首次任相期间就开始腐败的公仆制度,不但渴望绝对服从的官僚机构,更毫不留情地移除妨碍他的人。

除了批判马哈迪的作风,丹尼斯亦在书中语重心长地分析种族政策带来的弊端,并希望我国能够早日成为“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Malaysian Malaysia)。

他在新书简介是这么说的:“这是一本挑战过时观念的书,聚焦国家现在面临的危机,并认为拯救马来西亚的唯一希望,在于拥抱和利用其独特的多元文化身分。”

丹尼斯说,翁嘉化、布哈努丁和李光耀都是富有理想的领导人,他们在国家独立前后的几年里都设想建立一个公民平等的国家。(图:巫统网站)
翁嘉化 布哈努丁 李光耀
建立平等国理想落空 

根据丹尼斯所述,在独立前后的几年里,一些富有理想的领导人,如翁嘉化(Onn Jaafar)、布哈努丁(Burhanuddin Al-Helmy)医生和李光耀就设想建立一个公民平等的国家。

丹尼斯说,翁嘉化、布哈努丁和李光耀都是富有理想的领导人,他们在国家独立前后的几年里都设想建立一个公民平等的国家。(图:网络)
具有超越时代思想

“他们有着超越时代的思想,希望建立一个不因种族或宗教,而是凭着对这片土地的热爱和承诺而统一的国家。”

他感慨,当时也许考虑到马来人和华人之间的经济鸿沟,所以最终成为无法实现的理想。

“不过时过境迁,经过逾半个世纪的经济重组,我们是时候重新审视这种情况了。”

他说,在基于种族系统的道路上,我国已经尽可能地走了很久,但无法走得更远。

“如果已故敦依斯迈医生如今还在,他会像在513事件后那样问:我们为何要为独立而战?是因为可以划分不同种族吗?不可能是这样的,对吧?”

丹尼斯说,翁嘉化、布哈努丁和李光耀都是富有理想的领导人,他们在国家独立前后的几年里都设想建立一个公民平等的国家。(图:BBC网站)
打造真正团结国家
大马需新社会契约

丹尼斯说,马来西亚如今需要一个新的社会契约或全国共识,从单一种族和宗教的思想中悬崖勒马,拥抱真正的使命——团结就是力量(Bersekutu Bertambah Mutu)。

“我们需要典范转移(paradigm shift),一个新的社会契约,一个新的全国共识,随便怎么称呼它。我们需要给自己第二次机会,发展真正团结融合的马来西亚。”

敦马最早提出概念却未兑诺

他指出,敦马是最早提出“马来西亚民族”(Bangsa Malaysia)概念的人,然而他却从未兑现过诺言。

“那是有着共同命运体的民族,国家种族融合及和谐共处——敦马为此承诺过,但从未实现,我们是时候再次为它注入活力了。”

他直言,无论是称之为马来西亚民族抑或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都是唯一能拯救我们的愿景。

奉行“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
才能实现和平稳定 

从政治上来说,“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是个沉重的词,但对于一个多元种族、多元宗教和多元文化的国家来说,这是顺理成章的。

“除非所有大马人不分种族和宗教,在这片国土下拥有平等的地位,并享有平等的权利、机会和责任,否则国家不可能实现真正的和平和稳定。”

敦依斯迈曾驳斥主宰论

他再次提及曾在70年代担任副首相和代首相的开国元勋敦依斯迈医生说,后者曾经形容,“一个种族应该主宰其他种族”的想法是“疯狂且异想天开的理论”。

“这种思想已经荼毒我们的国家很久了,不仅是种族主义,从根本上来说更是不公正的。

“我们要团结起来,消除隔阂和建设桥梁(break down the walls and build bridges),实现强大的世界性平等民主理念。”

应理解时代已变迁
盼马来人更具自信

不过,丹尼斯肯定的是,像马哈迪那样在种族和宗教政治中扶摇直上的马来至上主义者,会立即否定这种想法。

马来至上主义者怕外来威胁

“他们会大声疾呼,这会给伊斯兰教、君主制、马来人权利和文化等构成威胁。”

他希望一般马来人能够更好地理解,因为当下已非1957年或1969年,而是2021年。

“经过超过半个世纪的国家建设,马来人对自身和与他人平等竞争的能力更有信心了,即便他们的一些政治领导人并非如此。

“他们也知道,伊斯兰教是联邦宗教,没有什么可以改变这一点。”

他指出,相较新经济政策(NEP),基于需求的经济援助计划更能惠及他们,因为这种结构只是利于精英而牺牲穷人。

曾在70年代担任副首相和代首相敦依斯迈(左)曾形容,一个种族应该主宰其他种族的想法是“疯狂且异想天开的理论”。右为敦依斯迈妻子诺拉诗静。(档案照)
接触更大世界
年轻人有独到见解 

就目前而言,“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似乎是一个不可能实现的梦想,但随着新一代的崛起,我们依然能够为梦想插上会飞的翅膀。

“在当前的种族和宗教政治漩涡中,具有不同观点、态度和想法的年轻大马人也在成长。

“他们接触到更大的世界,更加适应多样性和差异性,不受过去历史、旧怨和过时的种族观念的影响。”

丹尼斯说,这班年轻人对种族和民族都有自己独到的见解,经历上一代的过激行为,他们懂得勾画出自己理想的国度。

“即使在沙地阿拉伯,Z世代(1996年后出生的人)也在反抗瓦哈比教派对社会施加严苛的限制。”

年轻领袖可带来变革
政坛应换新血 

我国政坛其实不缺年轻有为的领导人,他们推崇多元文化身分,致力于发扬民主精神,希望能够带领国家迈向更好的未来。

“比如说拉菲兹、努鲁依莎、杨美盈、杨巧双、法米和赛沙迪等,他们身上有着当今政府身上所缺乏的那种正直。”

丹尼斯说,他们越早进入最高领导层,真正的变革就会越快到来。

“我们是时候更换领导层了,是时候把一大批年老、腐败、无能和痴迷种族分化的领导人,以及错误的宗教和种族政策都撤换掉。

“如果我们想要拯救马来西亚,这必须是我们的首要任务。”

丹尼斯说,“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从政治上来说是沉重的,但对于一个多元国家来说,这是顺理成章的。(档案照)
降投票年龄影响大
新一代决定国家未来

在很大程度上,大马的未来将由新一代决定——是否故步自封,让国家在原来的道路上前行,或者革故鼎新,为国家开创一个崭新的时代。

“一旦将最低投票年龄降至18岁的法律全面生效,他们的声音和政治偏好将会变得越来越关键。

“这也许就是为什么,保守势力仍然试图推迟相关政策的实施。”

盼年轻一辈实践多元性

丹尼斯由衷希望年轻一辈能够找到实践多元性和西方民主的最佳方法,让大马成为一个让不同信仰和肤色的人民感觉自己受到尊重,找到自己归宿的地方。

“这不是新的或革命性的东西,而是存于联邦宪法中,这是大马的愿景,也是开国元勋在国家独立前夕,向世界宣布的愿景。”

处成败分水岭
须全力以赴开辟新路

然而,经过几十年的种族主义、分裂、腐败和萎缩,要在霎时间做出改变,谈何容易?

“开辟一条全新道路可谓道阻且长,但我们要么迎来多元文化民主国家的结果,要么只能让马来西亚成为种族隔离的宗教法西斯国家。”

丹尼斯说,如今我们正处于成功与失败之间关键点,任何一代人都肩负着这沉重的使命。

“有一点是肯定的,无论形式多么惨淡,我们都不能放弃希望。即便我们留给后代的只是黑暗中的烛光,我们也必须战斗。”

国父冀大马成避风港

他指出,正如国父东姑阿都拉曼所言,我们必须让马来西亚成为和平、和谐和幸福的避风港,为此必须全力以赴。

“我们必须勇敢、秉持公平和公正,无论发生什么,我们都要团结一致,准备好迎接它。

“只要不言倦、不放弃,我们终将在适当的时候,有所收获。”

打开全文
大马独特风景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