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琴有独钟
11/10/2021
王丽琴.独中拨款,本来就不是理所当然?
王丽琴

或许我们都应该认清一个事实,独中教育不应该再受到政党的牵制,也不应再作为政党的鱼饵。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教育部高级部长莫哈末拉兹日前解释:“教育部不曾发放任何拨款给华文独中,因为独中不属于政府学校”,这番说法引起了教育界的热烈讨论。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这番言论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因为前教育部长马智礼也说过同样的一句话。当时,他指出该笔拨款是由财政部直接发放,不是教育部,任何关于独中拨款的疑问,请直接询问财政部。

两任教长说得非常清楚,且也直接厘清了独中和政府学校的分别。他们一再强调,独中不属于教育部管辖下的学校。

如果谈及最近独中拨款所引起的风波,就得追溯回行动党和马华在上周为了独中拨款而掀起的口水战。

ADVERTISEMENT

当时,我联系了数名独中董事长了解情况,大家都不约而同地宣称自己只是办教育,从来没有想过要卷入政治浑水。

其中一名来自霹雳独中的董事长对我说:“记者小姐,我和行动党倪可敏是朋友,他在霹雳州积极推动独中教育;但同时我也受邀出席由马华副教长马汉顺所主办的饭局,我们在饭局上被告知独中已获拨款,只不过钱还没拿到,暂无需对外宣扬。”这位董事长说得有些无奈,他坦言,自己不是什么政治人物,也没有政党倾向,只要独中获得拨款就足矣。

原本期望低调处理独中拨款的马华,在这个“好消息”曝光之后,逼于无奈地对外公布。马汉顺甚至坦白说出真心话:“马华在考量到有特定群体对独中教育存有误解,因此选择低调处理,避免有人操弄种族情绪。”

果不其然,在独中拨款消息传出之后,引起了伊党国会议员的不满,并质问教育部为何拨款给独中,而不是私立宗教学校。

各方在为独中或私立宗教学校拨款争得面红耳赤时,似乎都忘记了这些款项都是来自财政部,包括人民宗教学校和私立宗教学校于2019年首次获得2500万令吉的拨款,其实都是由财政部所发放。

希盟在2019年财政预算案中,破天荒首度列入1200万令吉的独中特别拨款,接着在翌年的财案中加码至1500万令吉。两次独中拨款都是由时任财长林冠英宣布。

ADVERTISEMENT

后来,国盟在2021年财案中,宣布拨款8亿令吉给多源流学校,但当时并没有特别注明独中拨款是否也涵盖在内,因而引发“独中拨款为零”的争议。不过,马华总会长魏家祥以“独中拨款未必是零”,似乎意有所指的暗示,他们会尝试去争取。

时光飞逝,在2021年渐入尾声之际,捎来独中拨款的喜讯。然而,关于政府拨款给独中,或是独中文凭受承认的课题,再次引发了争议。兜兜转转,一切彷佛又回到了原点。

行动党副秘书长倪可敏说,教长指独中非政府学校,因此教育部不曾拨款予独中,乃是过时和落伍之举。倘若首相依斯迈要落实“大马一家”,就必须以行动废除这种做法。

此外,希盟也要求政府将独中拨款纳入将于10月29日提呈的2022年财政预算案中。如果政府做不到,必然再度引发政党之间的口水战,变成政治课题。

希盟在执政的22个月内,来不及实践承认统考文凭的承诺,而由依斯迈领导的政府,选择静悄悄地发放独中拨款,言谈间深怕见光死。

年复一年,从当年的只剩一哩路、执政后立刻承认统考文凭、设立统考特别委员会、破天荒首次拨款给独中、独中拨款归零、未制度化拨款给独中等等说法,当中涉及太多政治考量和利益,归根究底,祸首还是政治人物。

ADVERTISEMENT

真正的办学者则犹如高空走钢索,一不小心就陷入进退两难的窘境。

尽管董教总一再宣称独中是属于国家教育体系的一环,然而直到今日,政府都没有明文规定会制度化拨款给独中。因此,无论是希盟或是依斯迈政府,给予独中的都是一笔“特别拨款”。

这么多年过去,或许我们都应该认清一个事实,独中教育不应该再受到政党的牵制,也不应再作为政党的鱼饵。如果要求政府将独中纳入国家教育体系,以目前来看,这不免近于天方夜谭。

ADVERTISEMENT

希盟
马华
王丽琴
琴有独锺
独中拨款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4小时前
1天前
2天前
2天前
2天前
3天前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