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大都会城人小说
13/10/2021
周志诚·谜传

城人小说13/10图

“死亡时间,下午4时45分,死亡原因为脑死。”蓝医生看了时钟后对着护士和助理医师说。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脑死?这样真的可以吗?他明明是……”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要我怎么和死者家属说明死者送进医院来时已经没有大脑了?”他稍微提高声量来掩饰自己的情绪。

“死亡证书我来签吧,这样应该没问题。”助理医师说。

蓝医生注视着死者的伤口,头颅被尖锐物体刺穿,大脑组织被强行拉扯,神经线组织有着明显撕裂的痕迹。这是他从只有一枚银币大小的伤口到自己割开观察后得出的结果。这也是他行医生涯中遇上最独特的怪事。

ADVERTISEMENT

“对不起,我们尽力了。”他带着歉意的脸和死者家属说,他的隐藏不是故意误导家属,若说出实情,没了脑的死者这说法,能接受的人不多?追究下来,最后的责任还是绕回至医生或者医院身上。

死者的家人都在抽泣着,只有比较年轻的弟弟处理死者的身后事以及办理各种手续。

“你哥哥的死,很抱歉。”蓝医生忍不住和他说了几句话。

“我相信你们尽力了,不必自责。”

“你们是在哪里发现他出事?他当时在什么?”他企图套话。

“是在拉斯湖边被人发现,他去钓鱼,据说发现的时候已经没了气。”

ADVERTISEMENT

“节哀。”拍了拍弟弟的肩膀后,蓝医生踏步离开后,继续思考这件离奇死亡。

从手术室来到餐厅后,没食欲的他叫上一杯咖啡,独自坐在最角落。

“我可不可以坐在这?”一老翁捧着茶杯,露出和蔼的笑容。

蓝医生不曾见过这位老人,看衣物,显然不是医院里的工作人员。

“可以啊,请坐。”这个时候有人和自己说说话也是件不错的事。

“像我们这种老人,午茶时间就是喝茶,再不然就是钓鱼,你喜欢钓鱼吗?”老翁问道。

ADVERTISEMENT

“我该怎么称呼你?”他有礼貌地问。

“这种短暂的对话无需留下姓名,你若是能记得我们曾谈过天,那就不错了。”老翁没有正面回应。

“那钓鱼的话,你有什么好建议?比如哪个牌子的渔具比较好,需要事前准备什么?将来我老了可以试试看。”

“我建议拉斯湖,那里的鱼无论是种类还是数量都很多,绝不会空手而归。”老翁口中的拉斯湖提起蓝医生的兴趣。

“哦?那是个怎样的一个地方?”他挺直了身子。

“那里风光明媚,黑夜比白天长,据说是因为连绵的山脉遮住阳光造成。不过最让人在意的还是那里的一个传说。”

ADVERTISEMENT

“传说?”蓝医生开始对这段对话产生兴趣,他注视着老翁,尽量不去注视他满是鱼尾纹的眼角和稀疏的头顶。

“据说那里有只敏捷的猎兽,狼头人身,双脚站立,有着尖锐的指甲与獠牙,且出没无声无息,它眼中尽是世间的恶。

当地居民视它为为拉斯湖的守护神。它不会无辜危害他人,但如果做了违反规矩的事,那它就会出现。”

“哈,那它定下的规矩是什么?”半信半疑间,蓝医生发现一些眉目。

“这是个很好的问题。规矩不明。”老翁喝了一口茶。

“那它将如何制裁所谓的罪犯?”他接着问。

ADVERTISEMENT

“谈话就到这里吧,年轻人,祝你有美好的一天。”老翁的茶还冒着烟。

蓝医生虽没有阻拦,但心里确实有些许不愉快的意味,感觉自己被愚弄。蓝医生看着离去老翁的背影,无意间发现他后脑勺有着一一枚银币版大小的伤痕。

X X X X X X

“哦?你终于舍得清掉年假啦?真是太好了,想去哪玩?”护士长对此感到惊讶,在对话中拉高了语调。

“是啊,只是两天,想去钓鱼,想稍微放松一下。”他笑着回答。

“好好享受假期,医院的事别担心。”护士长像看着病人康复出院般似的欣喜。

ADVERTISEMENT

蓝医生点了点头。

护士长看着转身离去的身影,直到他被走廊尽头处的黑影吞噬。平日鲜少对谈的两人,像是把此生的话量给用尽了。

护士长总觉得下次对话会是好久好久以后。

ADVERTISEMENT

谜传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