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14/10/2021
強硬執法對付無牌狗主引反彈,NGO促關丹市廳寬容處理。

(關丹14日訊)關丹市政廳在過去兩個星期突然展開強硬執法對付無牌狗主,開出500令吉罰單,已經引起坊間強烈反彈,公正黨士滿慕社區服務中心與愛護動物非政府組織代表呼吁當局寬容處理。

士滿慕區州議員特別助理陳俊廣今早聯同愛護動物非政府組織的代表召開新聞發布會指出,國人過去經歷疫情及行動管制令打擊,在經濟上陷入困境,如今彭亨州好不容易進入国家复苏计划第四階段,人們剛剛得以恢復營業,市政廳這突如其來的執法行動來得不是時機,甚至加重人民負擔。

“未申請養執照的狗主一旦被檢舉,一隻狗罰單500令吉,兩隻狗罰款1000令吉,即使提出上訴,也只能獲得大約50%的折扣。諷刺的是,當一些人還需要獲得食物籃援助的同時,市政廳卻四處向人民開出高額罰單,是極不合理的。”

●申請者排長龍恐引發感染群。

他補充,由於當局強硬執法,擔心受罰的狗主紛紛踴往市政廳大廈櫃檯申請養狗執照,現場大排長龍,有者甚至等候3小時才順利呈表格及繳付執照費,這種情況恐怕將產生反效果,引發“狗牌感染群”的危機。

“而且目前市政廳的狗牌已斷貨,申請者都無法立刻取得狗牌,只能以收據作為證明。現在是科技時代,市政廳何不讓民眾以線上系統申請及電子轉帳方式辦妥申請狗牌的手續,降低群眾感染風險?”

同時,他也揭露市政廳網頁關於申請養狗執照手續詳情並沒有更新,其中一個細則更要求狗主出示雪州獸醫局發出狗兒已注射瘋狗症疫苗的證明,這明顯是個筆誤,從9月被人們發現至今卻沒有糾正,讓民眾感到混淆。

●祖来迪:促市廳體諒人民困境。

公正党英迪拉马哥打国会协调员祖来迪也希望關丹市政廳體諒人民的困境,勿在疫情未真正消退,經濟尚未復蘇前大力執法,加重人民負擔。

他建議市政廳先向無牌狗主發出警告信,給予一個寬限期並指示狗主即刻去申請養狗執照,如果無法遵守指示才開出500令吉罰單,而非不由分說就開罰。

●謝家強:應寬限到明年。

关丹动物拯救及教育组织(KARE)主席谢家强指出,當局強硬執法引起許多狗主抱怨,他希望市政局暫停對無牌狗主的執法行動,給予3個月寬限期讓狗主把握時間申請狗牌,到了2022年初才恢復執法亦尚不為遲。

“另外,市政廳不應該把申請狗牌的手續,與當局籍由电子封锁(i-sekat)行动追討拖欠罰款及門牌稅的工作牵扯在一起。這兩個事項必須分開辦理,因為拖欠門牌稅、違規泊車的罰款如果逾期未還,當局還會再增加罰金。

“如果狗主拖欠門牌稅及罰款,他們就必須先繳清欠款,否則不能申請狗牌。若狗主沒有能力繳清,又沒辦法申請狗牌,他們就接獲500令吉罰單,罰款額可謂大幅增加,負債壓力百上加斤。”

●陳鎂財:擔心加劇流浪狗情況。

愛護動物志工陳鎂財說,當局的強硬執法的動作可能會適得其反,讓一些擔心受罰的狗主選擇遺棄狗兒,造成社區的流浪狗數量增加。

“社區流浪狗的問題一直讓愛護動物組織及地方政府感到頭痛,關丹市政廳捕捉流浪狗後,也沒有理想的收容環境,處理手法也欠人道。而KARE的庇护所至今已經收留了超過400隻流浪狗,在經濟上已經是非常沉重的負擔。因此市政廳必須寬容處理無牌狗主的課題,而非強硬對付。”

●范瑜殷:關丹爱毛孩之家即日起發動聯署促推動絕育資助計劃。

●范瑜殷:發動聯署促推動絕育資助計劃。

關丹爱毛孩之家(i-Furkids Home)代表范瑜殷指出,目前地方政府處理流浪狗的手法為捕捉及扑杀,對於愛護人士來說是不入道的,因此希望地方政府能與非政府組織合作推動流浪動物絕育計劃,通過动物结扎限制繁殖,以有效控制市內流浪狗的數量。

“由於动物结扎手術費用昂貴,非政府組織無力承擔,因此需要地方政府的資助及配合,才能更有效完成整個計劃。同時,我們希望當局可建設一個流浪動物庇護所,以收容獲救的流浪動物,並鼓勵人民認養取代購買。”

她說,關丹爱毛孩之家目前並沒有本身的收容所,只是作為獲救流浪動物的中途之家,並安排讓人認養。

范瑜殷說,該會即日起發動聯署請願書運動,以便在本月杪之前向民眾收集超過千人簽名,以促請市政廳支持他們的流浪動物絕育資助計劃。有關請願書聯署表格分別放置在公正黨士滿慕社區服務中心及關丹滿慶酒家,讓民眾到來簽名給予支持。

狗牌
分享到:
热门话题:
更多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