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14/10/2021
约500万吨澳洲煤滞留中国港口近一年  商家惨亏盼尽快通关
联合早报

(上海14日讯)中国媒体报道,沿海港口仍有滞留的澳洲煤还没获通关。相关进口贸易商从去年11月至今付出高昂的船只使用费和码头堆场费,希望能趁着现在煤价高完成进口,抵消此前滞留海上和码头近一年的成本。

自从澳洲呼吁对冠病起源进行国际调查以来,中澳关系就日益恶化。中国是澳洲最大的贸易伙伴,作为回应,中国对澳洲的葡萄酒等大宗商品征收关税,并禁止澳洲煤炭进口。

经济观察网日前报道,去年10月中、下旬,两艘装满数十万吨澳洲动力煤的货轮,先后从澳洲港口出发,目的地是中国东部沿海某港口。途中,在中国的货主接到通知,自2020年11月6日起停止进口澳洲煤,这两艘船几天后才抵达,不得不在港口等待靠岸。

报道指出,等待的成本是昂贵的,煤一天卸不下来,该贸易商就要给船东支付一天的船只使用费;两艘船在海上飘了近半年之后,今年春天,该贸易商的煤炭被允许上岸,但因禁令尚未解除,这批煤不得不在码头的堆场内继续等待。

这种情况在北方的港口不在少数,该贸易商估算,所有港口滞留动力煤可能达到400、500万吨,焦煤则可能更多。

根据此前的统计数据,2020年前8月,中国从澳洲进口煤炭7043万吨万吨,平均每个月进口880万吨。

经济观察网指出,今年中国国庆假期过后,伴随产煤大省山西的暴雨灾害,煤炭市场再次骚动,供需矛盾带来的市场情绪继续发酵。10月11日,动力煤期货大涨8%;同一天,动力煤现货报价更是达到每吨人民币2200元(约1419.83令吉),刷新了历史纪录。

该贸易商认为,对中国目前供给短缺的市场来说,此时放行滞留港口的煤炭,有助于在一定程度上缓解目前过热的行情;同时,如果能尽快通关,就能够赶上较好的价格,以抵消此前滞留海上和码头近一年的昂贵成本。

经济观察网说,过去11个月来,有一些面临同样情况的贸易商已按耐不住,不得不将煤炭转向其他国家进行销售。转口的贸易商中,以国有企业居多,而民企则倾向于继续等待。转口目的地包括印度、韩国、日本、越南等。

前述贸易商介绍,目前转口卖出去差不多是每吨逾90美元,因此前海外客户知道澳煤无法通关,所以就把价格“掐死”,卖方在这种情况下颇显被动。

按照前述贸易商的说法,9月底时中国北方的煤价在每吨人民币1600元左右,转口海外卖出去的只有每吨人民币700多元,相差一倍多。

这名贸易商仍在争取通关,目前海关总署尚未下达放行政策。据报道,他认为,当初这批煤炭是合法合规进来,且船只已经到了海上才接到停止进口澳洲煤的通知,按理不应一直滞留在港口。

澳洲
港口
分享到:
热门话题:
19小时前
2天前
3天前
3天前
4天前
4天前
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