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14/10/2021
黄书琪|提升数位素养迫在眉睫
六日议言堂.蝠城记
文/黄书琪(居銮国会议员)

只要在网路搜索引擎输入诈骗案或英文scam以及马来西亚相关字串,搜索结果都会显示,马来西亚人每一年都在网络相关的诈骗案中损失数亿令吉,累计数年已上看数十亿令吉。是马来西亚人太善良好骗?还是我们的数位素养严重低落?

 

所谓数位素养(digital literacy),指的不仅仅是我们会不会使用智能手机或电脑上网,还包括我们是否能够善用网络查找资讯、辨别评估讯息、创造以及透过这些功能与人沟通。英文的literacy用在基本教育评估,是指能不能掌握基本的语文阅读与书写能力,不识字者即文盲—illiteracy。

同理,放在数位素养的脉络当中,无法善用资讯科技沟通或不具能力辨识数位讯息真伪者,就是所谓的数位文盲了。

 

 必须要注意的是,会使用智能手机上网,并不等同于具备数位素养。从电脑DOS系统手动输入指令才能开机、手机只有简讯与电话功能的年代,到今天几乎人手一机,我们手上的智能手机基本上就是90年代的超级电脑;上个世纪90年代小学生要上课学如何启动电脑,这个年代3岁的小朋友不用父母教,都学会如何按开父母亲的手机。

 

我们要学的不仅是功能性的使用知识,而是如何不被人利用科技忽悠。事实告诉我们,在网络上受骗者不一定是教育水平低落者,新闻报道的受害者不乏老师、高薪白领、甚至精打细算的生意人。这些案件显示,会使用科技不一定就掌握数位素养。

 

这个年头的电脑课(如果还有学校办理收费电脑课的话)不需要教学生如何使用电脑或各试各样的电脑程式,经历将近2年的网络教学后,许多学生说不定比父母亲还熟悉如何上网、使用手机制作短片吸引万千观众注意力;我们需要让学生乃至于成年人掌握的是—数位世界的生存基本知识,即如何辨别真伪、妥善保护个人资料与隐私、如何使用科技有效沟通。这才是学校真正应该给学生上的“电脑课”。

 

更重要的是,我们还需要替许多成年人补课。数位素养绝对不只是学会玩脸书、IG或抖音,而是包括享受科技的便利,但不被数位世界的数字所欺骗。放眼望去,马来西亚的数位素养普遍低落,我们必须整个社会动起来推动数位素养教育,否则我们每年还是会赔上以亿计的金钱损失。

 

更多报道,请留意星洲日报、星洲网。

六日议言堂
蝠城记
分享到:
热门话题:
6天前
4星期前
1月前
1月前
更多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