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城乡大桌
14/10/2021
丁杰隆.当国会沦为儿童朗读班
丁杰隆

担任正副部长者,如果无法驾驭国家机器,充分掌握部门事务和施政方向,需要依赖官员小抄,低头念稿,这会很危险。当大家都变成木偶,任由背后一小撮小拿破仑摆布操纵,这就是助长“暗势力”(deep state)关键之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过去惯常在文告中嘲讽阿都拉和纳吉时期的内阁 “半桶水”(half–past six)(“半桶水”实际上源自2006年马哈迪对阿都拉政府的批评),今天的内阁看来,可能半桶水也不足。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这几年,发生越来越多正副部长在国会低头念稿的现象,或答非所问,或在不同环节重复朗读一样的答案,经常让认真问政的国会议员抓狂。泗岩沫国会议员杨巧双最近就批评“国会不是儿童朗读班”。

今年7月国会特别会议,时任卫生部长阿汉峇峇就是典型一例,相对凯里在总结环节的面面俱到,阿汉峇峇只顾低头念稿,对国会议员的提问毫无招架之力,只能频频答应在日后提供书面回答。班底谷国会议员法米当时直言如果只是来听部长念稿,不如干脆提供大家PDF文档就好。

当然,不仅是正副部长,许多国会议员在参与辩论环节时也是全程低头念稿。尽管今天国会议员每月领取的薪资、津贴和福利已经提高许多,但相比过去在野党议员在国会议事厅内做足功课、一夫当关“一打十”的年代,优质的辩论已经买少见少。

ADVERTISEMENT

这就是为何原本理应坐满222名国会议员的议事厅,经常发生不足法定26人而差点流会的窘境,因为议事厅变得毫无乐趣,也缺少火花。议员们往往打卡后就离开处理他事,“正业”变成“副业”看待,这是国家的悲哀,也非常讽刺。

更甚是,多数正副部长和国会议员的讲稿,并不是出自本身,而是部门官员、助理或实习生代笔。有者甚至不曾消化自己的读稿,频频吃螺丝。有时候辩论内容和议员本身日常关心议题、专业背景或选区属性毫无关联,也明显看出不是自己准备。

此外,许多国会议员对政府政策和法案修订缺乏兴趣,也不擅长辩论,怕人打岔。因此,其他议员在议事厅讲什么,也没有兴趣聆听,反正大家都是照稿朗读,也不会刻意打岔别人,大家礼尚往来,这样就可提早收工。所以,每当前国会议员刘镇东建议提高国会召开天数,反而显得曲高和寡,甚至未获党内议员同僚公开表态支持。过去10年,国会召开的天数有下滑趋势,这两年因为疫情更不用说,开会天数这么少,但还是会出现“差点流会”现象,如果要仿效英国和澳洲等先进国家每年国会召开150天以上,哪有娇生惯养的议员受得了?

在马来西亚,国会也许是唯一能够监督政府、学做政府的正式管道。当这些国会议员在平时有机会发挥时无法抓紧,不把国会当成培养自己关注议题或专长的训练场所,等至某天榴莲突然掉下做政府后,就会显得不知所措。

担任正副部长者,如果无法驾驭国家机器,充分掌握部门事务和施政方向,需要依赖官员小抄,低头念稿,这会很危险。当大家都变成木偶,任由背后一小撮小拿破仑摆布操纵,这就是助长“暗势力”(deep state)关键之一。若自己不争气,掌权时做不好,垮台后就总不能把一切失败责任甩锅给“暗势力”。

朝野要谈国会改革,就不能只挑软柿子捏,而刻意忽视正副部长和国会议员在国会议事厅内的表现素质和出缺席纪律。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国会
丁杰隆
城乡大桌
国会改革
国会议员
正副部长
辩论环节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5天前
5天前
5天前
6天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