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文艺春秋
15/10/2021
冰谷/蕴含华人血脉的长河(上)
作者:冰谷
1、河上的月光

月色皎洁如霜的夜晚,河面泛起一片银光。滔滔漰漭的激流,雨季里澄澄浊浊,混溶着大量泥沙;旱来稍为澄洁,却也从未清澈过,莫盼清澈如棱镜的时光了。许是它要让众人沉住心灵,深思熟虑它所经历过的创伤有多沉重。

这条河,名字略为吊诡,叫做Kinabatangan River,意思为长河,译作京那巴当岸河吧!据说名字脱胎于Cinabatangan,为当时华人总督黄森屏所起,这蕴含华人血脉的印记,令人产生一份亲切感,故恪守延用。今天,长河的名字依然响亮地照耀着风下之乡。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京那巴当岸河为沙巴最长的一条河,流域面积宽扩约16800平方公里,流程长达560公里,下游沿河岸融汇形成的大平原,林密深邃,正是野生动植物的聚集地。如长鼻猴,其雄猴皆拥有下垂的鼻子、大大的腹部以及粗大的白尾巴。其他吸引人的动物包括人猿(Orang Utan) 、猕猴、大象、云豹、犀鸟、鳄鱼及水獭等。此地还可观赏到翠鸟、白鹭及其他鸟类,使巴当岸河成为旅客必游之地。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长河源自婆罗洲中部的克洛克山脉,泱泱荡荡汇入东面的苏禄海(Sulu Sea)。多次航行后我又知悉,原来丛林隐密、落木萧萧下的荫翳形成隐天遮地的绿野屏障,让大河两岸成为珍禽异兽匿隐的活动天地。我屡次觉得目不暇给,在“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的韵致里漫游,心旷神怡,难以忘怀。

我的生命旅途始终与河有缘。出生地霹雳霹州瓜拉江沙,就在江水荡漾的霹雳河畔,娉婷的江沙河于此汇入霹雳河,两河交汇形成去势如虹的霸气。意想不到走进风下之乡,在荒野里开天辟地,竟又驻足在大河边岸。这条发源于婆罗洲中部山脉的长河,比母亲的河长达近乎一倍,我在长期漂泊中涤荡我的乡愁。

长河虽然长年混浊,却潜藏着大量肥美的鱼虾,笋壳、巴汀、白须公、大头草虾,经年不断在长河里翻波逐浪,锻炼体力。扎营岸上的众人有口福了,就像今晚,山风呼呼从远方的林野赶来,萧萧然,一个月明星稀的初夜,一群青春年壮的男女,在京那巴当岸河边展示智慧,把日里工作的余劲注入河流的咆哮里。

ADVERTISEMENT

感谢可可病理专家潘博士到访,她带领3位大学女学员来深山野地体验生活,以便将来毕业不至感到蛮荒的孤寂沉闷。我们的顶头上司李总与潘博士熟络,趁可可丛林训课之余,安排一趟河岸捕鱼的活动,让大家过一个愉悦轻松的夜晚。

那真是一帖丛林生活的调节剂。沉闷的山中岁月,平时晚餐后职员总是各就各位,顶多到迷你俱乐部看电视剧。外号“包青天”的李总,今晚一反常态,笑脸迎人,饭后嘱咐大家准备出发,带上渔网、鱼篓、手电筒、钓竿等,全副武装后,宾客拥上4辆Hilux,直驶河岸的渡头,捕捉巴当岸河水流漰漭的月色,让青春的生命在荒野里奔放。

月色清明,银光斜照在众人身上。李总和几个山寨王区经理,平时八面玲珑,此刻的眼光焦点却显然不在他们身上,也不落在学富五车的潘博士身上,而是环绕着她身边的3位女学员——两位华裔,一位印裔的身上。豆蔻妙龄,丁香笑靥,柳条身段,像飘云飞絮一般今夜把几个青壮男士的眼神给逮住,特别是几位风华正茂的单身壮汉。

森林木材遍地,公司的渡头以硬木建造,伸出河面20呎,为可可运输打造的平台,也是快艇和舯舡攥缆的停泊处。渡头看似简陋,实则牢固无比。河岸上的初夜,周遭寂静,但闻水声汨汨,快艇和舯舡随波轻荡,不停击出“啪啪”的声浪。

捕鱼工具从车上搬来,李总开口说,“Kenny,你先出台示范,让大家开开眼界!”瘦皮猴Kenny是寨中的智多星,二话不说,摞起渔网纵身一跳,已落在快艇上,他马上成为手电筒的聚光点。但见Kenny左手攥绳,右肘挺网,肩手并用,将大渔网往河里一抛,渔网迅速旋张,以开扩的弧度降落河面,虽不圆满,却已有七成的张力。

渔网沉底后,Kenny略为沉着,然后攥紧网线慢慢往上抽,旁观者莫不屏住呼吸,视线聚焦在网上;等渔网抽离水面,只见它不停抖动,有四、五只大头草虾“啪啦啪啦”蹦跳,作最后的挣扎。

ADVERTISEMENT

“快把竹篓拿过来!”Kenny说完,把手伸进渔网,将鲜活的草虾逐一困在竹篓里,转身对Shamugam说,“该你出场了!”拥有印度大学种植兼工商管理资历的他,性情带点腼腆。但我发现他多次与印籍女学员聊天,对方也笑语盈盈。单身的Kenny和他,风华正茂,雄姿英发,今夜最有资格争夺花魁。

Shamugam没有推辞,一手接过渔网,一个鹞子翻身立于晃摆的快艇中央,站稳步伐正拟撒网,一阵疾风拂来,卷起浪涛,Shamugam一个踉跄,“扑通”一声连人带网坠落河中。

众人一阵惊愕,女士更是捂口尖叫,连统领的李总也紧张起来,忙招几个健壮的职员跳下快艇,Kenny一马当先,眼睛不停往河中搜索,只手伸张作救援的准备。就在大家担心之际,一个人头从水面涌起,在生命临危之际,手中依然攥着网绳,那是今晚捕鱼网虾的重要渔具。众人见Shamugam如此奋勇,马上给予一阵热烈的掌声。Kenny眼明手快,双手把Shamugam从河中扶起。

“再来一次!”大家一起欢呼。满身落汤鸡的Shamugam,以手掠几掠发丝,又左肩撑网右手抠绳,踏稳脚步,将渔网向激流撒下,渔网旋开为半椭圆,盖入浊流里。渔网的张力没有渔夫的圆满,但是众人皆信,Shamugam全力以赴,竭尽所能了!

当渔网沉底,Shamugam开始收网。接近水面时,渔网不停擅动,啪啦有声,似呼十分沉重;拉抵艇舱,原来除了草虾,还有多尾掌状的白鱼,显然运气眷顾Shamugam,他撒网幅度小却收获丰盈,令众人欣羡。

正拟收队,守护快艇和舯舡的印尼籍劳工走来,说让他试试,替我们撒几网,多捕捉几只鱼虾。他站在快艇的身形如铁栓,稳健而从容。渔网在他手中轻若一袭棉衣,随手一荡,渔网旋开犹如一把大油伞,困在网中的鱼虾自不在话下。他连撒了3次网,把我们带来的两个竹篓填满鱼虾,看得大家目瞪口呆,纷纷向他竖起拇指。

ADVERTISEMENT

平时他照顾船艇,闲来无事,以捕鱼为乐,练就一副好身手。凡事都讲求专业,撒网也是。

那晚,在月色清明的长河边岸,我们尽兴而来,也尽兴而归。既赢得鲜鱼大虾,也促进友谊。(待续)

蕴含华人血脉的长河(下篇)

ADVERTISEMENT

沙巴
散文
冰谷
京那巴当
河岸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4小时前
4天前
4天前
4天前
5天前
6天前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