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国内全国综合
15/10/2021
“期限结束仍可接收报告” 张念群:教长回复缺诚意
练珊恩/报道
取代///张念群回应统考报告
张念群认为,程序上教育部要延长特委会的期限不是问题。即便不延长,也不妨碍教育部接收他们的研究报告。(档案照)

(吉隆坡15日讯)教育部前副部长张念群说,教育部长拿督莫哈末拉兹在统考特委会的课题上,所给予的国会书面回复缺乏诚意,因为即使特委会的期限已结束,也不妨碍教育部接收特委会的研究报告。

她接受本报访问时说,她认为教育部长是要逃避此课题,特委会的期限在2020年2月结束,2020年2月之后,统考特委会主席邱武英说他们还是有和教育部合作,教育部还是有继续提供协助。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所以如果是这样,程序上教育部要延长特委会的期限,我觉得不是问题。即便不延长,也不妨碍教育部接收他们的研究报告。我对教育部长的回答最不满意的是,他连见都不要见。”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她说,尽管承认统考不是当今政府的竞选承诺,但是也可以接收这份报告,公布报告的结果,而不是当作没发生过一样。

3年成果不应丢在一旁

她认为,这份报告是统考特委会努力3年的成果,他们举行了多场交流会,收集了很多单位的意见。无论报告内容和结论如何,特委会成员和所有参与的人都付出了心血与宝贵意见,不能就这样丢在一旁。

无论如何,她说,重点还是特委会是否已经完成这份报告。

ADVERTISEMENT

询及统考特委会自成立以来多次展延期限是否合理与其原因,张念群说,这应该要由特委会回答,但是她由于顾及自己在统考课题上过于鲜明的个人立场,而不过多地施压特委会提交报告。

“我做政府的时候,是很希望他们越快完成报告越好,因为他们一天不完成,我们就无法走下一步。可是每次他们说还未完成,需要更多时间时,我觉得不应该把自己的政治压力转嫁在他们身上。

在位时尊重专业不施压

“如果我太过施压,对他们也不公平,所以我在位时候,宁愿尊重他们的专业与独立性,也不要自己参与太多,因为我怕会被错误诠释为要干预他们的研究过程。”

张念群说,即便现在教育部和高等教育部是分开的两个部门,但是统考研究报告与两者都有关系,因此将报告交给何者都不成问题,这不表示统考报告与教育部没有关系。

她解释,承认统考课题的第一步是探讨统考文凭是否与大马高级学校文凭(STPM)与A水平同等,这是与教育部有关的部分,下一步才是我国是否要接受统考文凭作为申请政府大学的资格,即高教部的部分。

“另外,过去大家对统考的其中一个争议是指控独中是根据台湾或中国的课纲,这涉及中学课程,即与教育部息息相关,也是教育部权限下的课题,相信特委会的研究也有涵盖这个部分。”

ADVERTISEMENT

记者也尝试联系教育部副部长拿督马汉顺取得回应,惟至截稿前未有回复。

教长不接见特委会
“华教政党施压吗?”

另一方面,张念群说,教育部长莫哈末拉兹不接见统考特委会,当年一直追问统考报告进展的华教和政党人士,会发起抗议行动施压教育部吗?

她昨晚在脸书贴出教育部长针对统考特委会所给予的国会书面回复时,在帖文中说,统考特委会2018年10月成立,辗转已经3年,报告却还未提呈给教育部。

“当我再问教育部长何时将会接见统考特委会,教育部长的回答是,不会与特委会碰面,因为特委会已在2020年2月解散。”

教部没获特委会统考报告

根据莫哈末拉兹在给予的书面回复说,教育部没有接获统考特委会有关承认统考文凭作为进入政府大学条件的任何报告。

他说,统考特委会原本应在2018年11月29日成立的3至6个月内提交报告。尽管研究期限延长6次至16个月,即直到2020年2月,该特委会还是没有提交研究报告。“基于研究期限不再延长,且在2020年2月29日结束,特委会成员身分也在同一天自动结束,教育部无法与特委会进行会面,因为技术上来说,该特委会已经解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张念群
统考
陈大锦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8小时前
2天前
1星期前
1星期前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