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国际坐看云起
16/10/2021
《鱿鱼游戏》触及韩国人痛处
文章来源:美联社

Netflix原创韩剧《鱿鱼游戏》剧情描述一群绝望的成年人在会送命的儿童游戏竞赛中拼死一搏,以求逃过沉重债务的机会。这部剧集令李昌根(音译)感同身受。

自9月开播以来,《鱿鱼游戏》吸引了全球观众,势将成为Netflix有史以来最受欢迎的电视剧。而在韩国国内,个人债务飙升、就业市场衰弱以及收入严重不平等问题因过去20年的金融危机而恶化,令人们日益不满。这部剧更触及了痛处。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在《鱿鱼游戏》的反乌托邦恐怖中,李昌根从剧中主角成奇勋,一名婚姻破裂、连续面对生意失败和赌博问题的被解雇汽车公司员工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剧中,成奇勋遭追债人暴打,逼他签下用身体器官作为抵押的文件,但之后却获得神秘人献议,参与一项有6种传统韩国儿童游戏的竞赛,尝试赢取456亿韩元(约1.6亿令吉)。

这部韩国制作的剧集让成奇勋与另外数百名面对经济困难的参加者进行极度暴力的竞技,争夺最终的奖金,而在每一回合,败者会被处死淘汰。

这挑起了关于这个亚洲最富有经济体之一未来的令人不安问题。曾经自夸为“汉江奇迹”的韩国人民如今自嘲活在“地狱朝鲜”。

ADVERTISEMENT

对于这部剧集,李昌根说:“一些情景看了非常难受。”

李昌根是韩国双龙汽车公司的员工。2009年,这家汽车制造商申请破产保护,并将李昌根和另外2600名职员解雇。之后,李昌根面对财务困难和忧郁症问题。

经过多年的示威抗议、法庭诉讼和政府介入之后,李昌根和另外数百名双龙员工在近几年复职。不过在这之前,有多名陷入财务困境的同事和他们家人相继自杀。

李昌根说,“在《鱿鱼游戏》中,你看到剧中人物在被解雇后挣扎求存,辛苦经营炸鸡店或是当代理司机”,代醉酒者开车将他们送回家,“那令我想起已经死去的同事”。

他说,他和同事们苦苦找工作,但却被其他汽车公司视为激进的工运分子而列入黑名单。

韩国高丽大学医学研究人员2016年发表的一份报告指出,有至少28名被解雇的双龙员工或他们的亲属死于自杀或严重健康问题,包括创伤后压力综合症。

ADVERTISEMENT

韩国从1950年至1953年韩战的严重破坏中快速重建的成就令人惊叹,从三星崛起成为全球科技巨头到韩国流行音乐和电影大受欢迎并扩展至亚洲以外。不过,数以百万计韩国人如今正与这兴盛的黑暗一面搏斗。

电影导演林常树说:“阶级问题在世界各地都严重,但似乎韩国的导演和作家更大胆地带出这问题。”

在《鱿鱼游戏》中,成奇勋的种种问题源自于10年前被虚构的龙汽车(影射双龙)解雇。

2009年,数百名工人,包括李昌根占领了双龙工厂数周,以抗议被解雇,但之后被镇暴警察驱散。警方围困他们,用警棍、盾牌和水砲攻击他们,还出动直升机投下液化催泪气。

那场暴力对峙造成数十人受伤,也被编入《鱿鱼游戏》的故事中。

最终,在《鱿鱼游戏》里数百名甘冒生命危险以求摆脱巨债噩梦的参赛者之间残酷的大逃杀中,只有人人顾自己。

ADVERTISEMENT

这部剧集也突出了其他被压垮或边缘化的角色,如来自巴基斯坦的工厂非法外劳阿里·阿卜杜勒。他因工业意外断了两根手指,而老板又不付他薪资。这些都成为这个国家如何剥削亚洲一些最穷苦人民,同时忽视危险工作环境以及工资盗窃等的缩影。

在韩国这个好工作日益难求,房价暴涨的社会,许多人失去前进的希望。这也诱使许多人大量举债,以在具有风险的金融投资或加密货币赌上一把。

韩国的家庭债务如今超过1800兆韩元(约6.28兆令吉),已超越其年度经济产出。由于在生活中苦苦挣扎的夫妇避免有小孩,这艰难时期将已破纪录的低出生率推得更低。

一名旅居波兰的韩国律师金世正(音译)在报章《首尔新闻》的专栏中写道,《鱿鱼游戏》在全球的成功成不了骄傲的理由。

她说:“外国人会到你面前,说他们也看《鱿鱼游戏》看得入迷,也许还会问剧中阿里的情况是否真的会在一个如韩国那样富裕和整洁的国家发生,而我无言以对。”

ADVERTISEMENT

《鱿鱼游戏》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星期前
1月前
1月前
2月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